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爭鬥

2015/7/6 — 10:47

資料圖片,圖片來源:dansenshus.com

資料圖片,圖片來源:dansenshus.com

【文:小女孩】

我們的社會實在充斥著太多爭鬥。

暫且不談政治。鬧市中,街道上,地鐵裡,同事間,同學間,甚至於一個家庭,各種形形色色的明爭暗鬥,就像已經離不開我們日常的生活,成為人生存的一個重要部分,每天適應藉、呼吸著。仿佛人已經習慣在爭鬥的漩渦中渡日。我們漸漸都認為,要在現實生活中達到與世無爭是天方夜譚之說。這到底是因為人好喜歡爭鬥,希望透過爭鬥去獲得某種個人的歡愉?還是因為社會間引起的各種爭鬥都是必然發生,無可避免?爭鬥又是從何而來?

廣告

爭鬥之所以發生通常是因為雙方持不同甚至對立的取態而產生衝突,在爭鬥的過程中,我們希望自己的觀點能夠被他人接納。就在這眾多意見的爭議上,一場又一地的爭鬥就逐漸展開。爭鬥不單止經常出現在現實生活中,在網路上它卻顯得更為凌厲。於網絡間發言,人可以變得更大膽,更瀟灑,更赤祼地把心中的話舒發出來;另一種說法就是網絡提供了一個比現實更自由、更廣闊、更具影響力的平台,促使人更喜歡透過網絡傳遞聲音。

廣告

因此,我們都知道每人對每事都有不同的感受和見解,以下所講的只是小女平時看網民留言時的有感而發:當每個人都你一言我一語,急忙發表意見的同時,龐大的資料要處理起來并非易事!我們希望他人可以多了解自己的取態,卻明白一個道理:我所說的都要簡單易明,點到即止。太冗長的字句不夠reader-friendly。預祈寫一篇無人耐心觀看的文章,倒不如寫重點更為有效率,到位就可以。於是乎,我們開始把文句簡化,簡化到只需要讓人明白自己對某事當下的感受,簡化到只需要用語氣助詞⋯看!這則新聞下面有我的留言!

簡化的文句的確有它的效果,但不能保證所有時候都能夠把意思完整地表達或被對方理解;當留言被誤解和不被認同的時候,有人會再去留言回應。本質上,這是值得鼓舞的!但處理不當十之八九會演變成一場口角紛爭。學術和智慧的交流始於相互的討論,過程是最重要(其實能夠達成共識都好重要,但視乎事件的複雜性,好多時在現實中好難達到),「互相理解」更加重要,要達到這點需要人有客觀的思想供你分析每個論點論據的質素,客觀不表示取態中立,只是明白這不是一場比賽,無需爭鬥。但事實上好多時人是不會因為或嘗試透過「互相理解」而減少演變成爭鬥。所謂激烈的討論只謂內容的質素,語氣再強悍都只會淪為聲大夾惡的一分子。因為好多時引發爭鬥者的最終目的往往不是為了讓對方了解自己,而是單方面地強迫對方認同自己的觀點,這是一件多麼粗暴,多麼野蠻的思想!

小女淺見,我不能完全參透「文明」的真正含義及其要素,但我深信在一個文明的社會少不了提倡自由的思考和討論,不同的人對著同一件事情產生各自的思想和情感,實屬理所當然的事,我相信不會有人否定,否則這些人必定是生活在封閉的國度,除了自己已知的,就只有已知,北韓是一個好例子(我不排除有北韓人民心中暗地裡有猜疑,要不然不會有脫北者;有時候就算人身處在思想陜隘的地方,肉體的上的感受往往是最能分出青紅皂白)。

我認為有爭鬥并不一定是不和平的事。我把爭鬥分為「惡性」和「良性」的爭鬥。只要能夠好好處理爭鬥(處理意見不同所引起的衝突),則成為一個絕佳的契機供人深思一般人認為理所當然的事。時代告訴過我們它有絕對力度崩潰前人習以為常的傳統觀念,有時更可以激發全新的審視角度,例如男尊女卑的思想在香港已經顯得落後。此為「良性」的爭鬥。

要引起惡性爭鬥是一件簡單不過的事,只是其輕重緩急卻完全是因人而異。「罵戰」是我最近常見到的其中一種惡性爭鬥。我稱之為惡性爭鬥是因為它不是純屬發表意見甚至毫無互相交流之意;「罵戰」意指言語對話中只帶人身攻擊的字眼,講求粗口的運用,其重點則是無論點更無論據。傷害人又不自重的事,不是文明人和有智慧的人的表現。簡單的例子,前陣子在網絡上流傳的一段影片:在地鐵裡,兩位大媽因為身體碰撞而互相粗口大罵,她們身旁的其他乘客都為此側目,相信我都無需多言。

我不喜歡與人爭鬥,因為爭鬥不能讓你真的開心(松浦彌太郎著《松浦彌太郎說:假如我現在25歲,最想做的50件事》)。我更重視如何令自己變得更好,珍惜時代給我的機會令自己的思想變得更加豐富,更加成熟,更加有說服力。然而,我們的社會的確充斥著爭鬥,要與人爭鬥的經驗少不了,但如果能夠在爭鬥中快速成長,可能是一道使人致強的捷徑。

 

作者簡介:小女去年進入社會大學,在核數部門工作至今半年有多,資歷尚淺,見識不廣,寫文章就更加不是強項,但更希望能夠傳達多點正面訊息,讓大家見笑!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