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牛頭角下邨 — 一個失敗的保育

2015/8/19 — 6:08

新細明體招牌

新細明體招牌

【文:無崖,80後中文教師,深信學科無界限,客串為教育工作關注組寫稿】

有關歷史文物保育的教學,近年在學校蔚然成風,除了是得力於通識科「生活素質」的學習範疇外,亦因為近年中史科銳意加入香港史的比例,例如EDB的文件《中國歷史科中的香港史教學》中指出香港學生學習香港歷史的重要:「作為香港人,我們必須認識香港的過去;作為中國人,我們必須認識中國的歷史,在香港回歸祖國後的今天,尤其如此。由是,在中國歷史課程中引入香港史教學,是饒有意義的,也是有需要的。」無論是中史科及通識科文件中,多次建議教師以實地考察的形式發揮多元化教學活動的作用,就此看來,政府對保育是很重視吧。可是政府對保育的馬虎態度,卻令人懷疑政府對香港歷史及香港歷史教育的承擔,是否只剩下文件上的口號?

保育重在發掘舊事物的精神,並以不同的藝術形式(包括活化,改建等) 延續,再融合現今生活,使舊事物煥發新的光彩。可以說,保育活化是連繫地方歷史的重要一環,對建構當地歷史,提高社會的凝聚力十分有用。因此良好的活化工程,正是給予下一代重要的歷史資產,讓學生在歷史中正確認識自我。但這些效用,並非gdp可以衡量,所以香港政府一直忽視(美荷樓工程的一拖再拖即是明證) 。或是偶一為之,也差強人意。

廣告

牛頭角下邨,正是一個例子。

舊居模擬單位

舊居模擬單位

廣告

其實我想問,這是甚麼?

其實我想問,這是甚麼?

模擬舊式冰室興建的休憩區

模擬舊式冰室興建的休憩區

1. 牛頭角下邨有何值得保育?

牛頭角下邨,前身為牛頭角徙置區,徙置區前身為牛頭角村,於1967年至1969年興建。1973年,香港房屋委員會成立後,牛頭角政府廉租屋更改名稱為牛頭角上邨,牛頭角徙置區則稱牛頭角為下邨。由於牛頭角下邨是香港最後一個被清拆重建的徙置區,加上不少香港人童年生活都與屋邨息息相關,所以香港人在屋邨生活的集體回憶,都不約而同地投放在牛頭角下邨。概括而言,舊屋邨呈現了以下精神面貌:

i.  不止於買賣的商業關係

舊屋邨商鋪主要提供貼近居民生活的服務。包括:售賣價廉的家具及電器,日用品維修,廉價餐飲及其他服務如理髮等。由於顧客通常是邨內居民,所以二者關係不淺,商戶普遍與顧客打成一片,甚至過時過節有居民與商戶同枱晚餐慶祝。故此舊屋邨中商戶與居民的關係,並非純然的消費買賣。在現今香港,商戶與消費者的關係已矮化成只有金錢交易的情況下,牛頭角下邨代表的商民關係正令人嚮往。

ii.  親切的社區關係

除了商戶及居民的關係,舊屋邨內居民於邨內消費時,亦會以談論其他同邨人的情況作為社交生活(俗稱「八卦」) ,故此邨內的店鋪群,也是邨內消息的集散地,從中街坊街里得知大家近況,再加上舊式公共屋邨建築設計中,隱私度較低,更方便居民之間的互動,形成親切的鄰里關係。所以不少人對牛頭角下邨代表的人情味十分眷戀。

iii.  對抗逆境,自強不息

住在舊屋邨的居民,本身多為草根階層。隨著香港80至90 年代經濟起飛,不少住在徙置區居民及其下一代,都憑籍個人努力向上流動,搬離屋邨。而他們最艱苦的歲月,都是舊屋邨陪伴著。對於不少由屋邨長大然後發跡的香港人而言,牛頭角下邨的生活,就是他們共同的童年生活體驗。

因此,新的建築要做到保育的效果,就必須延續以上的精神;而在形式上,由於舊屋邨的精神面貌都是從日常生活而來,所以保育屋邨,融入市民生活是極為重要的。但反觀牛頭角下邨重建後的「保育」,無論在精神上,形式上都做得甚差。

這裡是甚麼?我猜不透。

這裡是甚麼?我猜不透。

對聯,用電腦畫布做的......

對聯,用電腦畫布做的......

2.  意義閉鎖,難有共鳴

牛頭角下邨的文化廊,基本上是一個閉鎖的空間:它只把舊屋邨生活背後的意義開放予舊屋邨長大的舊居民。牛頭角下邨文化廊,有兩個模擬舊屋邨室內場景的展覽廳,嘗試重現舊邨居民日常生活。其中一個是舊居復原(圖一),另一個是類近社區中心(圖二)(事實上,圖中擺設不倫不類,無以名之,且稱其為社區中心)。兩個展館是長期閉鎖,參觀者是沒有機會進入展館與舊物互動的。

一般展覽,都會把展覽品的背後價值,以文字解說或其他形式附於展品旁,好讓不同參觀者明白展品意義。例如圖一中,那碌架床反映那代人口膨脹的社會現實;價廉耐用的藤製座椅反映當時居民普遍拮据的經濟狀況等,文化廊都沒有任何形式解說,更沒有介紹各種舊物及其與居民生活的關係,其他所有展品亦然。因此參觀者看到的,只是一堆「舊」的物件,一堆了無意義的舊物。可以說,這兩個展館是十分封閉的─它沒有把舊屋邨事物展示的「艱苦奮鬥,逆境自強」的精神開放予未曾接觸舊屋邨的新一代香港人、以及欲了解香港歷史的外國人等。結果就是展品背後的精神意義,只封閉在部分人的記憶中。這真的是「保育」?

另一個位於牛頭角下邨文化廊的,是一個模擬舊式冰室興建的休憩區(圖三),。其中最大特色是座位沿用舊式冰室常用的「卡位」設計,附近亦擺放舊鋪所用的鐵閘及舊邨生活的畫布(但畫布中的場景是雜貨店)。政府嘗試把舊式冰室的聯誼、消閒的回憶,以休憩區的形式呈現出來。但是政府對冰室文化底蘊的無知,卻再一次展現。舊式冰室背後的精神,其實是那種超越金錢買賣的商業關係:那時不少區內的人都在工餘時間到冰室享用食物,並與老闆、伙記、食客閒話家常,因此老闆及伙記與附近街坊都建立了深厚的情誼,一些搬離了舊邨的前居民,亦時有回到舊邨冰室光顧。

這些濃厚的人情味,在休憩區附近連片言隻語的介紹都沒有!可以說,冰室所代表的那份人情味,只是開放予從前冰室的食客。單憑數個「卡位」座椅擺設,年輕一代真能體現冰室背後那濃厚的人情味嗎?更諷刺是,新邨連一間茶餐廳也沒有,已全換上追求效率毫無人情味的連鎖集團經營。

可以想像,將來年青的一代成為教師後,帶著下一代到此考察時,到底二者對舊屋邨的一切一切,還有多少共鳴?

位處通道的展品

位處通道的展品

3. 虛假、求其的展品,建構的是甚麼的回憶?

對於歷史保育,「真」相信是最基本的條件。這個「真」不是指展品的必須為真品,是指那些物件必須曾經存在於那個時空。簡單來說,如果是秦朝的文物展,我們會接受兵馬俑的仿製品,但沒有人會接受石雕的HELLO KITTY作為展品吧。可惜,牛頭角下邨文化廊,政府真的犯了如此低級的錯誤。例如欲透過圖四了解舊時屋邨文化,那肯定是笑話。因為那是歷史上未出現過的。

首先那些桌椅全是最新的設計,與新邨所用的一式一樣,舊屋邨從未使用過。另外,到底哪個室內桌子會鑲上中國象棋的棋盤?另外,政府利用立體圖片嘗試帶出舊年代的閱讀室擺設,可是書架中的書,其書脊展現的印刷形式,全是舊年代不曾存在的;那圖畫上沙發、冷氣機、抽濕機等也不是舊屋邨時代的常見的。一個存在於平行時空的室,是哪門子的「保育」?(圖四)難道政府的所謂「保育」,只是按己心意,隨意詮釋而不需尊重事實?

另外,政府在不少建築細節上都十分疏忽,香港不少圍村會有石雕對聯,完熟的石刻工藝與中國字的美感融合,古意盎然。牛頭角下邨也有類近對聯,但對聯使用材質竟然是使用電腦打印畫布。(圖五)又如舊區店舖招牌,字體多用楷書或隸書,由右至左排列,但在圖六的休憩區中,「牛頭角茶餐廳」招牌,竟然使用電腦專用的新細明體字(圖六),並由左至右排列。這些細節上的疏忽,正正反映政府對歷史保育的敷衍態度。這樣如何令下一代尊重真相尊重歷史?

位處通道的展品

位處通道的展品

 4. 與生活割裂的展覽形式

正如上述,由於舊屋邨的精神面貌都離不開日常生活細節,所以舊屋邨精神的保育,必須融入居民生活,是以保育形式不宜以展覽為主,宜多與居民生活互動。上述的保育建築中,除了模擬舊式冰室興建的休憩區外,餘皆以展覽性質為主。更重要是那些展覽都放置在屋邨的中心以外。例如舊居復原、社區中心位於屋邨外圍往港鐵九龍灣站的天橋附近;又如不同的舊物展品(圖七至九)大都擺放在下邨地下通道─那是居民買菜後回家的路,但沒有加裝任何休憩康樂設施。所以現場所見,居民都是怱怱行走。一切舊物,彷彿只是新邨毫不起眼的陪襯,甚至是無意義地佔用空間。這帶給人的訊息是:舊屋邨的事物與新生活不能發生任何關係。惡毒些說,這種保育,無異於拿舊邨歷史出來鞭屍。

無意義的招牌拼貼

無意義的招牌拼貼

展品表達的,是舊物的「情」,抑或是舊物的「了無生氣」?

展品表達的,是舊物的「情」,抑或是舊物的「了無生氣」?

5. 保育非不能,實不為也。

收筆之時,其實想提提屋邨的保育也有成功的例子─美荷樓生活館。除了以豐富的展覽品讓到訪者親身了解當代居民的生活水平及實際情況(包括舊時公共廁所、沿室和居民在走廊煮食家中縫衣以幫補家計)外,美荷樓亦邀請舊居民擔任導賞員,以當事人口述歷史的方式介紹屋邨歷史,使舊邨的歷史不限於死板的文物,而是可以和現代人互動的活人,所以倍感親切。而國際青年旅舍的用途,更能把屋邨的生活面貌開放予外地人。生活館冰室亦能保留茶餐廳的文化。

若果政府真的為下一代設想,是否應該以身作則,用心對待歷史保育,使香港歷史只抽離在那冷冰冰的歷史課本?

 

教育工作關注組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