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牢內牢外 — 給戰友的一封公開信

2017/9/8 — 12:39

赤柱監獄(資料圖片)

赤柱監獄(資料圖片)

自從他們被關進牢房,每天都想著他們。

早上起來,梳洗時會想起,他們可有乾淨毛巾?

上網閱報時,會想起他們,牢內沒電腦沒手機,可有報紙讓他們會看到全面的資訊?可會知道牢外戰友的消息?

廣告

吃早餐時,會想起他們牢內的食物會是怎麼樣的難吃?

寫文章寫感受時,會想到可以怎樣讓他們知道,他們一點兒也不孤單,牢外的戰友正在為他們打氣?

廣告

看書時,會想起若能送給他們這本書有多好!想起他們必然也在看書,牢內的圖書供應不知如何,能找到想看的書嗎?

在地鐵內、在街上,看到穿社運汗衣的人,他們的樣子立即會浮現腦海,但知道他們還在牢內,便想起他們此時此刻已失去了自由,正在做什麼?

往立法會開會,路過公民廣場,停下來望著圍欄,想起在這兒跟他們一起打的那些仗,想起在牢內受苦的他們,赫然浮現《午夜快車》的牢獄場景,驚惶失措。

往旺角開會,吃一串魚蛋,便想起了血流披面、被警察棍毆、被壓到在地的他們,想起了獲得保釋、在牢外逍遙的七警,想起了在牢內的他們,公平公義還在嗎?

去律政署抗議,想起了牢內的他們,喊著「假法治、真人治」的口號,看到一堆人字拖鞋道具,想起了他們在牢內可有穿著人字拖鞋?還可有運動鞋穿?有乾淨的襪子嗎?

參與單車遊行,抗議「一地兩檢」割地方案,在吐露港公路單車徑馳行,望著吐露港,想起了牢內的他們,困在侷促的囚穴、望到的是四面冰冷的石牆,何時再呼吸自由的空氣?

看電視新聞時,每次見到那群醜陋無比的官員、議員、律師在侃侃而談,發表什麼「依法辦事」、「求仁得仁」、「一鼓歪風」等謬論時,想起的是牢內的他們,不期然對著電視畫面,爆出粗話!

好像有很多說話想跟牢內的他們說,話到口邊,又好像沒有什麼真知灼見,不見得會幫上什麼忙?支持、鼓勵、打氣,相信牢內的他們必定知道,也沒什麼可以再說。捐款、呼籲、延續大家的抗爭、反抗暴政,牢外的我們必定堅持不渝。只希望他們平安度過這一關,在牢內身體鍛鍊得更壯健、意志培養得更堅定、稜角磨練得更鋒利。在牢外的戰友,不會忘記這場是持久戰,想著牢內的他們,不讓他們的苦白受,堅持與暴政抗爭,總有一天,我們必勝!

記著馬丁路德金在《伯明翰監獄來鴻》說: 伯明翰的非暴力示威者是真正的人民英雄,為了爭取黑人民權,願意受苦受罪,勇敢而又和平地反抗不公不義,爲了問心無愧寧願坐牢。

牢內牢外的朋友,記著甘地、記著曼德拉、記著劉曉波,今天的困局是磨練我們的良機;「少少苦楚等於激勵,聽朝天邊一光新的希望!」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