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牢記六四是種本土

2017/6/4 — 18:50

2017六四維園集會

2017六四維園集會

【文:黃澤鏗】

有人認為六四事件不夠本土,鄰國的人權事件不需要給予特別關注,所以悼念應終結,先著眼於香港民主。

但是,六四之於港人沒有特別意義嗎?在這一晚悼念,與香港本土理念相抵觸嗎?六四事件於香港民主而言是毫不相關嗎?

廣告

六四之於香港的的本土面向

八九民運發生時,香港人紛紛聲援。民主歌聲獻中華、黑色大靜坐,全球華人大遊行150萬人上街,印證著香港一個時代對於民主的渴望。而且六四事件亦影響到當年香港人對於中共的信任度,並引發移民潮。可見,六四事件或多或少影響到香港的發展進程及民主運動的發展。這亦能部分地解釋,為甚麼香港人會年復年地集體悼念六四,而沒有給予其他所有國際人權慘劇同等的關注,正是因為六四之於香港有特別的經歷及情感。

廣告

認清中共是香港民主的敵人

不以人道關懷及情感的角度,而是以香港以後的民主出路及香港人本位來說,無論二零四七香港人的取態如何,中共必然是香港邁向民主體制的一大障礙。不論是爭取獨立還是「真點」高度自治,中共無時無刻都在阻撓香港人的民主進程。不只人大委員長張德江多次發表言論表明中共反對港獨,實際上,中共人大釋法、港獨銅鑼灣書店事件、DQ梁游等事件無一不反映中共一直影響香港民主進程,是香港通往民主路上最大的敵人。而且,即使香港能夠爭取到民主,中國作為香港遴近國家,以人口、經濟等手段影響香港,也是可預見的。

所以,牢記六四更是提醒港人,中共這個殺人政權的暴行,從而思考香港民主的出路。對抗敵人前,也要認清敵人及其本質;而強調本土前,也要認清本土民主的敵人及其本質。即使這一代香港人已認清中共政權之猙獰,牢記六四也有助我們將這一段歷史傳承,使下一代香港人不致遺忘。

悼念六四不與爭取香港民主相抵觸

作為香港人,我也認為需要牢記香港本土的歷史,緊守香港本土的價值,並爭取香港民主。但是,這不與悼念六四相抵觸。希望悼念六四的人,並沒有阻礙選擇不悼念的人;而對於那些批評說悼念六四不是貼近本土,無助爭取香港民主的評論,第一,本人在上文已嘗試指出,六四事件有其於香港的本土面向,而牢記六四於爭取香港民主上有其作用;第二,即使有人不同意本人於上文的觀點的話,也不能否定悼念的人可以在六月四日晚以外的其他日子思考香港的民主出路、本土價值等,而本人亦不相信有人是用盡每一分每一秒來思考及爭取香港民主的吧。

在六月四日這一晚,我只為悼念而悼念

悼念是種追憶;是敬意,亦是哀痛。這一晚在悼念的時刻,我放下意識型態及政治議程之爭,因為在二十八年前的這晚,有班為了追求民主自由的鬥士被血腥政權屠殺,而我只想向這班民主烈士獻上本人最高的敬意。

作者簡介:香港理工大學學生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