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特事特辦」之火燒連環船

2016/4/18 — 10:45

四月十七日,香港空勤人員總工會總號召會員和市民到機場靜坐行動

四月十七日,香港空勤人員總工會總號召會員和市民到機場靜坐行動

「香港人同坐一條船」是少數權貴哄騙平民百姓的空話,後者的小船破船豈可跟大船官船相提並論,但它們緊緊綁在一起卻是事實。

一男子權力慾投射出火舌,不慎慾火焚身,誰料颳起大風令火燒連環船,官員議員一個個捲入火海,遠至北京隔岸觀火的人民日報評論員也趁機發難。正當我城市民以為可以安坐船中剝花生之際,忽然發現大火不只燒旺張燈結綵的官家大船,連小船破船也易被火海吞噬,要不趕快逃生便得加入滅火。

香港上演的戲碼總是如此精采,七百萬人擠在一起,弄不清誰是主角誰是配角。

廣告

事發半月,機場行李「特事特辦」的一家主角恍已變成閒角:梁頌昕在美國升學,梁振英除了不斷否認濫權之外大家不會有任何期望,所謂「第一夫人」更消失得無影無蹤。今天最有看頭的戲碼是搞清香港七百萬人原來分演七種角色,人人有份,永不落空,大家不妨對號入座。

盲撐:

廣告

這角色由活孖寶主演:首先是民航處長羅崇文,他一口咬定『任何機場一定發生違失行李情況,航空公司及機場保安會處理,不認為是「特事特辦」』。另一位保安局長黎棟國同樣否認由航空公司人員代為將行李送入禁區的做法是「特事特辦」,但他加入一點似是而非的道理,「由職員攜行李需要進回禁區做法符合基本要求,但要符合確認物主、通過正常安檢及不會引致飛行風險三個條件」。

兩位活寶的共通點是罔顧事實,因為多家傳媒派人到機場實地測試,以一般旅客的身份遺失行李,沒有一位能得到梁頌昕的待遇。所以機場人員在事件中運用酌情權,令梁頌昕獲得特權優待是鐵一般的事實,這還不算「特事特辦」?

掩飾:

這角色由行政會議成員擔綱:首先是葉國謙,乾脆把特權認定是市民應享而未享的權利,建議機管局檢視現行做法:「在便民的角度上,機管局是否應該要考慮一些機制,能夠讓類似的『失魂魚』,在親人或朋友手中,可以接回遺留的行李?」繼而是葉劉淑儀,她說「每個機場、每間公司都一定有VIP服務」,更以英國外相夏文達作比喻,認為這是對待貴賓的禮貌。

可惜葉劉淑儀露出馬腳:夏文達是公職外交人員因公出行,梁頌昕是非公職人員因私出行,豈能相提並論?況且夏文達真要遺失行李,只會讓隨行特工認領檢查而非交機場人員運送。所以當主持問這是否「特事特辦」,葉劉只得支吾以對,因為一時要說特首女兒應享特權,一時又要說特權不算「特事特辦」,實在是豬百戒照鏡,兩面不是人。

廻避:

令人嘆為觀止的戲碼是最須負責的官員最懂耍太極,運房局長張炳良被傳媒三番四次追問,只稱「機管局了解緊」,「要等機管局報告」。機管局起初發表聲明,辯稱「沒有違反一直以來的機場保安程序」,繼與立法會議員胡志偉會面時,承認梁頌昕一事並非一般遺失行李事件,但將此事說成是「航空公司去處理同客人關係」,機管局不能代表航空公司回應。

根據國泰航空的內部文件,當時在特首夫人一番理論及特首與駐機場職員通電話後,一名國泰職員取得機場保安公司當值經理准許,才把梁頌昕遺失的行李穿過禁區直送登機閘口。既然機管局負責機場保安,又如何能推卸「發出准許」的責任?

硬食:

整場戲啞子吃黃蓮的角色莫過於機場保安公司和航空公司,它們至今未有發表正式聲明,因為若果承認當時行使酌情權是「特事特辦」,等於指正特首說謊;若果否認行使酌情權,等於同意大眾與梁頌昕享有同等權利,勢必永無寧日,機場日後無法運作。 

揭弊:

香港人最應感謝的神祕角色至今仍未現身,因為他們是冒著極大個人風險的吹哨人。首先是向《蘋果日報》透露事件經過的當事人,隨後是向傳媒提供兩份國泰內部文件的神祕人。沒有他們挺身而出,公眾對這宗貌似小事的大事勢必矇在鼓裏,權貴對規章制度的侵蝕必定變本加厲。

最令人憂慮的是香港仍未有「揭弊者保護法」,據《南華早報》報導,機場保安公司已把涉嫌向傳媒提供資料的前線員工辭退,但因為當事人未有現身,詳情無法核實。儘管如此,若果市民漠不關心而不向機場保安公司施壓,前線員工被犧牲,有如縱容特首一家假手他人 kill the messenger,誰通報誰遭殃,以後有誰敢為公眾利益講真話?

立法會議員梁繼昌已就「揭弊者保護法」提出私人草案,但遠水不能救近火。相信不少人對為港視發牌說出真相的顧問伍佩瑩被公司解僱一事記憶猶新,誰忍心讓這種不公不義的犧牲又再重演?

企硬:

演變至今,這齣戲的主角是既有切身利益亦肩負公眾利益的地勤和航空人員。他們最熟悉一貫行之有效的規章制度,因此可以義正詞嚴地指出群醜亂舞的可笑。

從公民黨機師譚文豪發動公眾聯署,到國泰航空空中服務員工會主席黎玉嬋指出容許特權是嚴重保安漏洞,再到香港空勤人員總工會總幹事吳敏兒號召會員和市民到機場靜坐行動,均顯出是可忍孰不可忍的氣慨。

航空安全並非臨時加插的劇目,特別在全球恐襲風險上升的今天,民航處不能視行李有通過安檢便等同滿足航空安全要求,因為「同行同檢」是增加航空安全系數的必要措施,所以違背通則的特例必須減至最低。民航處理應對「非同行同檢」以「零容忍」為目標,但現今為了掩飾特權卻反其道而行,即使國際航空組織不願公開譴責,也無法令空勤人員信服。

泛民議員在立法會要求成立專責委員會,調查梁特一家涉嫌違反機場安檢規定的事件,但在建制派護航下否決,猶如火上加油。

啞忍:

假若你沒有擔綱演出上述六種角色的任何一種,你自會「被演出」為一味啞忍的路人甲。千萬不要以為大火不會燒過來,因為除非你是臥床不起的孤家寡人,無論你自己或親戚朋友都必然有使用機場服務的一天。設想特首一家「特事特辦」順利過關,揪出掲弊者殺一警百,「同行同檢」制度鬆弛,特權泛濫變本加厲,香港機場很快會變成國際航空安全最弱的一環,恐怖份子找上門的日子還遠嗎?

從一件黑色手提行李演變為一齣黑色荒誕劇,這件事有資格列入學校通識教材,因為它引證了權力令人腐化的本質,更說明了香港社會雖自以為文明,其實脫不了威權文化的基因。

追本溯源,這事件本來不牽涉甚麼重大利益,梁頌昕不能及時拿行李上機,談不上有何損失。但特首「不能認錯」這項迷思,卻牽引了巨大利益:官員怕得罪上級影響士途,行會成員怕因護主不力而失寵,機管局怕特首延宕三跑填海,航空公司怕損失商業利益,建制派議員怕誤判北京撐梁力度,一環扣一環,至今未聞有建制中人敢公開要求梁振英道歉認錯。

事實證明,順從威權的慣性遠遠大於服膺理性的力量,無疑反映香港管治文化的落後本質。

火燒連環船正在上演,所以七百萬人還可以調換角色。如果你對「啞忍」生厭,或許你還來得及參加行動變身「企硬」演員。如果你認識受權貴迫害的揭弊者,你或許可以找出方法為他們討回公道。只要荒誕劇未曾落幕,香港人還有改變結局的機會。

 

原文刊於《明報》星期日生活2016年4月17日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