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特區大學校長的「政治正確」媚行 扼殺了學生會的「獨立自主」!

2019/3/6 — 13:15

理工大學民主牆

理工大學民主牆

去年 10 月理工大學民主牆事件觸發學生在校長樓層攔阻教授的衝突,日前經過學生紀律委員會聆訊後,涉事學生被重判,引起網友和社會人士紛紜議論。筆者前兩天終於花了逾句鐘觀看了理大校園電台當日攝錄的衝突事件影片。就視像現場所見所聞,叫囂指罵和柔聲對質的場面不斷同時出現,筆者以為其實並沒有甚麼大不了的激烈衝撞,因為說到底並不是聚眾群情洶湧式的失控打鬥,只不過是兩位賴皮教授老油條式回話對應那三個年輕人口角糾纏的暗勁較量場面而已。

筆者印象較深刻的是那一位主理學生事務沈姓副校長「嬉皮笑臉」,與那位網絡傳聞是「學生獨立聯盟」何姓成員「惡形惡狀」的對比……挖苦纏鬥鬧劇多於惡毒脅逼威嚇性質。俟後其身不正曾經涉足江湖飯局的劉姓校董高調在報章指斥學生似黑社會「刮友」,那張長不出象牙的狗口竟然狂吠,著實令人冷齒發笑。也許事情殊不簡單,從陰謀論來說,筆者一些友人指出學生會可能在半自願情況下被那個何姓港獨派人士「騎劫」,以至愈演愈烈,甚或從更大規模的反策謀略看,所謂「港獨分子」是被安插搞局翻盤的棋子,令到群起指責大學管理層處理不當的泛民陣營再度惹來爭論以至內鬨……可惜,筆者並無具體事實引證這樣的說法。

不過,筆者從其中兩封判決書內容看來,對於學生紀律委員會對涉事學生「趕盡殺絕」的懲處手法並不認同,以至最近暫任校長陳正豪發表的電郵聲明,都只是就校長樓層所發生的「暴力行為」作出避重就輕的辯解和交代,強調尊重制度的原則和維持校園綱紀的重要性,卻一直有意迴避引發今次衝突事件的核心問題:大學學生會的獨立自主特性和民主牆管理的自主權。須知導火線是民主牆張貼上「香港獨立」字幅,大學管理人員以紅紙掩蓋的粗暴手法處理……引申至學生會自主管理民主牆的權利,以及言論表達自由問題的爭辯,大學管理層以行政為由,不斷收窄以至扼殺大學學生會的「獨立自主」空間,令人十分遺憾和憤慨。大學管理層明顯是執意順應和緊守香港特區政府的「政治正確」戒律那條紅線:對「港獨」採取零容忍態度,必須徹底根絕任何宣揚「港獨」意識的言行……云云。因此,可以說大學管理層已變成了當前政權的附庸,簡直就是淪為維護「政治正確」的打手,不惜輕易放棄應有的行事原則,為圖逢迎獻媚甚至做出下作的行徑,有辱傳統大學的獨特風格和精神。

廣告

大學作為學術研究的高等學府,自由思想的搖籃和培育知識分子及專業人士的堂奧,管理層中人豈能只為政治的風向和壓力便放軟手腳,屈膝匍匐。況且,筆者以為,就大學層面的調查、研究、討論和辯證的學術探索原則而言,不應有任何預設的禁區和避諱不可談論的議題。2007 年錢理群先生在北大中文系演講,分享其閱讀《民國那些人》(註)一書的感受,指出那一代學人是「有承擔、獨立、自由、創造精神」的知識分子,成為民族的脊樑,並籲請大學生追尋這樣的「大學精神」。該書其中一章名為「一校之長,今安在」,介紹民國當年多所大學校長的氣度、風骨和魄力,有借古諷今之意。環顧當前高等教育界的現實,筆者以為如今香港特區多所大學校長更為形穢,儘管他們並不自慚。

筆者不禁問:如今香港高等學府的「大學精神」何在?高等教育是承傳和守護社會文化,以及學術發展的重要橋頭堡,如今眼見在政治烽火硝煙中已遭破損倒塌,香港禮崩樂壞的事實已近在眉睫,實在教人扼腕慨歎!

廣告

 

註:詳見徐百柯著《民國那些人》一書,香港中和出版有限公司(2012)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