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特區政府 少理老耄 (下)

2019/1/19 — 13:17

劉怡翔、林鄭月娥、羅致光

劉怡翔、林鄭月娥、羅致光

特首林鄭落實提高長者綜援年齡,以釋放勞動力作為美麗的砌詞,實際上政策充滿荒謬,對長者是悲涼,對社福界是蔑視。

一,政策甩漏

新政策有前無後,慘不忍睹。政府完全未做好僱主聘用長者的支援和配套:第一,現時勞工保險未全面照顧長者;第二,退休政策未清楚要求僱主不能強迫60至64歲的長者退休 (即僱主不可強行要求60至65歲僱員退休,但僱員可於期間選擇退休而仍享有退休保障。);第三,勞工法例政策不保障未能從事418 (連續4星期及每星期工作18小時或以上)的長者。所以,這個政策可以說是零支援、零配套!

廣告

二,葉公好龍

鼓勵長者就業,政府講一套做一套!最諷刺的是,政府或相關公營機構未有聘用長者政策。14周產假,雖未能立即修例,但政府帶頭做起,可取;釋放長者勞動力,政府只講不做,就是可笑。

廣告

公務員有退休福利,固然不愁生活。我們關注的不是公務員,而是基層長者!政府可以棄用外判制度,將全部的清潔工作和保安工作收歸其下的聘用方式,專以60-65歳的基層長者擔任相關工作,這就是支援,就是配套,就是邏輯;現在呢,什麼都不是!

三,摧毀安全網

安全網是一個對弱勢社群的生活保障。推動長者就業,與社會保障安全網,是完全兩碼子的事。政府利用收繄社會保障的門檻來鼓勵長者就業,情況有如要藉大幅減少公立醫院的床位,大幅提高公立醫院服務的收費,以促進全民健康!邏輯是收緊服務門檻,市民就會少病痛?!

政府食古不化地堅守上屆政府的釋放勞動人口政策,但就偏偏選取要釋放最基層最弱勢的人口勞動力。今天政府已經不講邏輯了!

四,助紂為虐

前文說到政策零支援零配套,那麼,市場出現更多超低工資超長工時超零碎的職位,是意料之內的事了;零散的工作崗位,會助長出現更多沒有勞工法例的職位。不久前出現的外判清潔公司隨時解僱長者勞工,未見有停止的趨勢,再加上現時即將把長者綜援門檻提高,相信基層長者的就業市場會更惡劣。

五,忽視基層勞工

文職高官的離地,在於他們忽視基層勞工的苦況。高官喜歡運動,基層只有勞動,老弱病痛,沒有人想要,但總會一天在自己身上出現,只不過是因人而異;但同時老弱程度亦與職業、階層相關。

人均壽命延長,不代表基層勞工不再辛勞。香港與外國不同,修路工人沒有全面封路的保障,清潔工沒有最高工時制度,建造業工人在酷熱天氣下仍會開工......本來的社會保障制度惠及這班有就業困難的五勞七傷長者;政府雖有人均壽命和分層年齡就業數據,但偏偏卻沒有關於基層勞工健康及生活水平的研究數據。

六,不知何謂豐盛人生

政府強行把長者的豐盛人生與從事有酬工作扯上關係!要圓滿豐盛的人生,特別是步入人生八階段的最後一個階段,可以持續學習、照顧家人、從事義務工作或優閒生活。要基層勞碌一生,是一個非常狹隘、退步、落後、不公道的視野。

七,蔑視社福界意見

政府完全沒有進行公眾諮詢和向長者收集意見,更沒有向從事社福界長者服務同工諮詢半句。政府有企圖把長者年齡的定義延後,牽連甚大,這影響了日後申請及使用長者服務,包括日間中心、津助護理安老院等等,門檻或會被提高。這是對社會服務、社會保障和社會福利政策有翻天覆地的變動,但業界卻一無所知。

政府要事事諮詢專業界別嗎?不用。不用的話,結果如何?結果就是紅磡站月台建築安全標準可以變,結果就是操練式TSA可以變種成為BCA,結果就是前特首梁振英可以變動航空安檢的標準和程序。

總結:何不食肉糜?何不游泳健體?

政府在1977年曾提高長者綜援年齡資格由55歲至60歲,當時除了進行廣泛諮詢外,55歲至60歲人士的就業率高達85%。基層勞工隨著年齡增加而身體機能減退,面對社會對學歷和技能要求不斷改變,不少人在晚年總會被就業市場淘汰,最後唯有為了生存而接受低價的厭惡性工作,甚至有長者由早到晚在街上拾荒拾紙皮,並被政府「洗腦」,堅信「懶人先唔做嘢,有能力嘅人應該自力更生賺錢」。

羅致光局長是渡海泳好手。他見到一名64歲體弱多病的基層長者沒有就業,或會問道:「何不游泳健體?」。事實上,該名長者每月覆診的次數,可能比羅局長游泳練習次數多!羅局長和特首林鄭,就是今屆政府管治班子自詡最熟悉社福界的人物,世界就是如此可笑。

註:耆耄耋,三字原泛指老人,耄特別是指七、八十歲之老年。昨有羅局長擅自更改長者定義,今有社總將「耄」定義為香港基層老弱長者。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