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特區「政府」窮得只剩「暴警」與「黑幫」

2019/7/29 — 11:28

如果說跟個多月來此起彼伏的示威抗議活動引致社會秩序混亂,破壞社會安寧,倒不如說自從政府推動《逃犯條例》修訂以來,林鄭月娥及奴隷派議員、以致整個建制陣營的那些捩橫折曲的說法,對市民的憂慮、反對與不滿的狂妄態度,才是擾亂社會安寧的根源。

6 月 15 日宣布政府宣布暫緩修例之後,以為什麼都不需要繼續做,就可以令大眾收聲,就可以把過去幾個月的種種問題掃入地氈底,也是嚴重的政治錯判。

除了幾個月來堅持推動修例工作是嚴重的錯誤之外,政府於 6 月 12 日還想妄顧 6 月 9 日百萬人上街的事實,可以利用警方的強大武力,盡快「無區別全方位」的使用武力就可以驅逐立法會門外的年輕抗議人士樣,讓由奴隷派主宰的立法會盡快通過修例,製造既定事實。結果成令更多市民要走上街,也造成了後來警方一系列暴力鎮壓行動。這反過來又令更多市民走上街,示威活動此起彼伏,警權乘機擴大而不受制約,甚至與暗黑勢力互相配合。

廣告

挾警自重的結果,是放任警察一再違反警察通例及使用武力的指引,到今天已是越演越烈,而且好像已經成為理所當然的慣例,所有制約警察紀律與操作的標準都已經蕩然無存。

到了 6 月 30 日那個撐警大會,警察縱容部分老不死藍絲,結合少數第一次介入事件的江湖人物毆打示威者、圍攻記者、破壞展示物,是第一次讓暴力正式滲入原本大致上還是和平理性的示威活動當中。

廣告

7 月 21 日傍晚,可能有黑幫在區內襲擊歸家示威者的傳言已經傳遍互聯網,而且已經有影片見到白衣江湖人物在元朗區內曬馬,但警方竟然沒有作出相應的部署。如果有二萬幾個電話打上報案中心,警方的反應為何仍然如此鬆懈?到暴力事件發生之後,警隊更是姍姍來遲。

明明是出現了從來未試過有的地區警力真空,警方發言人只是輕輕鬆鬆地說,不過是「遲了 39 分鐘」;明明是暴徒衝入車站月台及車廂,無區別歐打市民的恐怖暴力襲擊,警方的發言人竟然說是「不同政見人士的集體打鬥」;有部份被江湖人士打傷的市民縫了幾十針,但警方的發言人竟然說絕大部份傷者都「只是擦傷」。至於有片有錄音證明是在背後推動整個襲擊事件的那一位何妖議員,現在繼續撩事鬥非;有晒影片,被市民點晒相的,證明有份打人的大部份暴徒就繼續逍遙法外。警方的管理層與有份打人的那些暴徒拍晒膊頭影晒相,搜出攻擊武器還是開埋路讓他們走。市民懷疑警黑勾結,起碼可以說是表面證據充分。

至於警察,在面對示威活動時就凶神惡煞,不斷把武力升級,也越來越隨意。近距離亂噴胡椒,搏頭的警棍還要加了料,各類子彈橫飛而沒有預先警告,催淚彈就拋向記者,《警察通例》及警方動用武力的指引是否已經不需遵守?

看看在 7 月 21 號前後,應該保護市民及與暗黑勢力對抗的的警察,是如何「放任」暗黑勢力的暴力,事後又是如何輕輕「放過」暴徒。再對比一下最近幾天警察在元朗、在西環,是採取多麼強大的「武力」,使用催淚彈、警棍、胡椒噴霧時如何絕不手軟;在拘捕及制服了示威人士之後,又是如何繼續向被拘捕人士施加「暴力」,這只會讓人覺得警察與黑社會之間,可能已經再沒有明顕的界線。

這樣的警隊,不依守則、濫用武備、行動上不守紀律、濫用暴力、放任江湖人物,究竟與黑社會還有多少分別?

放任警察打市民打示威者打得兇,政府以為就可以壓服市民的不滿,結果是警察兇得完全沒界線,四個警察組織出信兇政府,反對獨立調查,好讓他們可以繼續兇下去而不受制約。

日前,當政務司長說了一句較為合理一點,似點人話的發言向市民道歉,承認警方在處理上有不當之處的時候,作為最前線警察代表的那個員佐級協會,代表的是最低級的警員 Junior Police,竟然可以對香港警隊的頂頭上司惡言相向。令人懷疑這個政府是不是仍然有效運作,政府的組織架構及公權力的交代與問責,又是否已經蕩然無存?

說警察擁武自重及綱紀淪亡,絕對不是誇張。香港的警隊現在是看穿了政府及特首要挾警自重,到這個時勢便反客為主,反過來挾其合法的武力及現時可以為政府發揮的作用來號令政府。

到了今天,警察的暴力及黑幫的暴力互相推進,互相配合。林鄭月娥原本以為可以挾警自重,現在已經變成了讓權力膨脹的警隊反過來挾持政府,而警隊似乎也不介意放任由江湖勢力介入抗爭事件,來達到繼續膨警權之目的。

名義上由特首林鄭月娥領導下的這個特區政府,在西環的干擾,及在一連串的政治錯判之後,到今天已經淪落到窮得只剩下暴警與黑幫。

作者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