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特寫】中大四院會師 怎樣由「好鳩」迎新傳統 變成示威抗爭?

2019/8/29 — 12:06

一號風球的悶熱天氣下,中大迎新營盛事「四院會師」如期進行。昨午,四舊書院(即崇基、新亞、聯合、逸夫書院)在中文大學的百萬大道搭建各自「大台」,讓「大組長」(迎新營領袖)及迎新營籌委站上去。參與迎新營的學生大多穿上五顏六色的T 裇,頭髮染上七彩顏色。但與往年明顯不同,大台上的人皆戴上黃色頭盔,有些更配備防毒面具、眼罩,高呼帶有政治和社會議題的口號,

2019.08.28 不一樣的中大四院會師

2019.08.28 不一樣的中大四院會師

廣告

站在另一方,便是超過三百名的黑衣默站者。當中不少人配備full gear,有人更手持盾牌;站在最前方的人則揮動寫上「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的黑色旗幟,及舉起「香港警察企圖謀殺香港市民」的黑色橫額。黑衣人當中,亦有其他書院,如晨興書院、伍宜孫書院等學生。有些學生更是暫時離開迎新營,前來默站 — 他們口中的「會師派對」。

從上俯瞰百萬大道,對出的樓梯黑壓壓一片,與百萬大道五顏六色的人群形成鮮明對比。

廣告

這情況在中文大學絕不常見。往年會師所喊的口號多以嘲諷、調侃各間書院為主(俗稱「四七互片」),以「長自己志氣,滅他人威風」,增強新生對書院的歸屬感。可是,活動亦曾為人詬病,記者在現場訪問數名學生,他們異口同聲地認為四院會師本質上「無謂」、「為做而做」、「on9」,不明白為何要藉嘲笑他人,去凝聚書院學生。

2002 年,有學生更在會師期間展示印有「新亞桑拿」字樣的少女海報,大喊具淫褻性的口號。事件被傳媒廣泛報導,迎新營籌委會最終發聲明道歉。從此,口號只會列印在字條上,並且會在會師完結後,馬上收回,避免帶有「攻擊性」的口號落入傳媒手中。

2002 年,有學生在會師期間展示印有「新亞桑拿」字樣的少女海報(圖:網上圖片)

2002 年,有學生在會師期間展示印有「新亞桑拿」字樣的少女海報(圖:網上圖片)

有異於往年的針對其他書院的口號——「UC摺埋」、「逸夫懦夫」、「We are shaw. We don't have hall」,今年「四院會師」卻槍口對外,口號呼應近期反送中運動。即使衣著顏色不同,在場學生聲音卻一致 — 「五大訴求,缺一不可」、「釋放義士」、「光復香港,時代革命」此起彼落,一有人領頭大喊口號,全場紛紛大聲和應。除了上述經常在示威現場耳聞的口號,學生亦創作一些反應社會、政治現況的「片詞」。

——政治訴求:

每人都有選舉權
特首點解無得選
高官黑警要清算
香港人要真普選

訴求無個肯回應
狗屎垃圾講唔停
沒有暴徒得暴政
光復香港保我城

——警方濫權濫暴:

黑警濫權發曬癲
亂Q咁放催淚煙
任由白衫係咁癲
鄉黑無法又無天

拘捕理由莫須有
警員編號唔需有
開槍程序唔使守
獨立調查幾時有

——警鄉黑問題:

原來警黑一家親 
狼狽為奸面目憎 
鄉黑葉虎白衫軍 
黑官何妖禮樂崩

——感謝前線抗爭者:

連儂城牆遍滿地
遊行示威同你企
雖然政府唔會理
永不放棄真西利

市民示威沒有罪
暴徒指控無根據
大把上街有秩序
勇武和理唔會退

——感謝記者、救護:

又唔係血海深仇
係要扑穿我個頭
全靠救護有勇謀
免得你哋比天收

現場直播反應快
隨時隨地要stand by 
超時做野唔鬆懈 
記者朋友辛苦哂 

大是大非前,中大學生選擇摒棄對其他書院的冷嘲熱諷,利用迎新營這個最能聚集「中大人」這個身分的時刻,對準政權,將心中不滿、悲憤,以口號表達出來。

四院會師期間,曾同學帶上面罩,只向記者露出雙眼。訪問途中,每當群眾高呼「光復香港」,他亦會稍為停頓,先作呼應「時代革命」,才繼續回答問題。過去三個月,他曾穿上 full gear,在警民對峙場面作鬥,過去一連串的「反送中」示威集會,他僅缺席四、五次。他坦言,每逢參與遊行,家人都會顧慮他的安危。他唯有早點回家,以安撫他們,但每次離開現場後,他都覺得自己在愧對仍在場與警察對峙的示威者,「好對唔住其他人」。

2014 年雨傘運動時,他還是個中學生,只在學校罷課一、兩日,覺得作用不大。傘運結束後,他亦曾對社運感到無力、灰心。事隔五年,礙於自己的「暴力潔癖」,他一直未能突破心理關口,走上最前線作戰,但自覺比以前更為勇敢,會體諒示威者採取的暴力手段。五年前,他感到成年人對中學生的保護;五年過後,眼見有中學生受逼於政權而上街,比當年的他「更勇」,他覺得作為大學生,有責任保護這群年輕一代。

不過亦有在百萬大道圍觀的女學生質疑,雖然加插政治元素的會師是「有進步」,但行動其實仍流於表面,停滯於「嗌口號」的一貫儀式,沒有實質作為。她停頓片刻,繼而緩緩地道,會師形式如此改變只是出於時勢。當日後社會形勢歸於平淡,會師也只會重拾傳統,如昔日般大叫「很鳩」的口號。

兩姊妹 Rebecca 與 Tiffany 一同身穿黑衣,戴上口罩到場。即將升讀三年級的姐姐 Rebecca 與「大學新鮮人」妹妹 Tiffany 兩人都從未參加迎新營,但今天,卻選擇以黑衣到場。

「我覺得大家團結返喺一齊」。對於 Rebecca 而言,會師是一個各為自己書院努力、熱血的場合,像各自為戰。但今次並不一樣,中大人、香港人的身分,將各書院連結,是真點校內的 We Connect。這個連結並非因為自己的私利,而是為著政權、社會、警方等各種問題,放下既有做法,對準現況。每間書院由一束束各有各燦爛、七彩顏色的光,匯聚成一束白光。

大學新鮮人 Tiffany 有感書院間未有如以往一樣,只顧著娛樂成分,而是專注自己大學生的身分,正面面對社會問題。網上討論區「連登」不時有網民發帖,批評在這大是大非時候,大學迎新營如平行時空,「馬照跑、舞照跳」。Tiffany 正好覺得這次以黑衣到場,加上會師口號加添政治、社會元素,是一個機會,讓社會的人知道究竟大學生的所思所想。其實,大學生都在自己的位置,負上關心我城的責任。

一小時過後,會師結束,黑衣者陸續散去,參與迎新營的學生則在書院旗幟前拍下大合照。「煲底」中大校徽下方位置,中大學生會懸上「九二罷課」的大型黑色橫額,份外顯眼。

斜陽下,學生緩緩離開,高台上留下的,只有一頂又一頂的黃色頭盔。

六月底,有網民發現,Google 地圖上的香港中文大學簡介被惡意更改為「香港暴徒中文大學」。此後不少中大人都喜歡以「暴大」來自嘲。

走過百萬大道,我們到底如何形容這群「暴大人」?

「煲底」一旁大樓的玻璃上,有人寫了以下詩句:

團碩大圍籠,肥厚地 

壓頂,卻無法驚擾你們

 

文/實習記者 王靖琳、任蕙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