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特寫.黃大仙黑夜】踢拖抗暴 — 當催淚彈蔓延至長者社區

2019/8/5 — 2:04

合法遊行集會越來越難,市民逐漸習慣如流水般在街頭四散。8 月 3 日晚上,一小隊示威者從油尖旺「轉場」,先到九龍城遊擊、再往黃大仙警署外塗鴉叫囂,隨後又傳出有警察在黃大仙港鐵站無理搜捕市民,引來近千名居民群情洶湧落街聲援。踢拖街坊高呼「收隊」、「唔歡迎」、「放人」,一度迫退防暴隊,有人直指是反送中以來最「治癒」的畫面、「原來無 gear 的街坊先係最勇武」。然而下半夜,從警察宿舍掉落水袋等雜物,警察打長者、趕記者,街坊無口罩下被催淚彈圍攻,一時的喜氣又被憤怒掩蓋。對這喜怒交集的一晚,黃大仙居民這樣說:

踢拖上街

晚上十時半,一眾黃大仙街坊陸續收到訊息。視乎消息來源的政治取態,有人說:「樓下有事發生呀,好危險,唔好落去!」也有人說:「有後生仔被無理搜查,快啲落黎幫手!」

廣告

五十來歲的 Fanny 和 Tammy 兩姐妹住在黃大仙下邨,Fanny 說:「本身昨日休息,因為反送中以來行咗好多次,想俾自己抖吓氣。」她到了新蒲崗逛街,不料衝突來到家門下,唯有「行街 look」無裝備地過去。Tammy 則在家中工作和看直播,一直以為戰線在旺角和尖沙咀,忽然收到訊息說樓下出事,「聞一吓,又的確有些煙味」,穿對涼鞋換件衫便落街,覺得只是落樓下看看,「點知我哋連頭盔都無,警察就出紅旗,仲連阿伯都打。」

她們相信,在場街坊不是特別勇武,更多是因為正德街一帶的地鐵出口被警察封鎖線堵住了,而那裡是街坊返家的必經之路,所以滯留現場,「從商場放工的店員、保安,搭巴士回家要往上邨、東頭邨的居民,搭地鐵返下邨的居民,還有在冬菇亭食完宵夜的,都要經過那個位回家。好多人係因為被警察塞住返不到去,才聚起來。其實本身就無嘢嘅,有個街坊講得好啱,『有警察先至混亂』。」

廣告

人群中也有馬先生的爸爸。本身二十來歲的馬先生,看到直播消息十分生氣,「好想衝落去聲援,可是家人制止了,佢哋覺得警察而家已經失控,就算你好和平、都會被打。」結果他爸爸代他落街,「佢話自己年紀大,應該不會被攻擊。」爸爸也是踢拖就落樓了,「不是故意,就是抱著平時落街的心情和裝扮,但結果都食咗催淚彈。」「如果是另一區調來的警察,當係平時處理示威者的方式咁打人,可能都較易接受。但如果係黃大仙警署的警察、咁樣打返我哋自己區的街坊,我會覺得好過份。昨晚的所作所為,係對街坊非常敵視的行動。」

8 月 3 日晚上,黃大仙警民衝突

8 月 3 日晚上,黃大仙警民衝突

螢幕前的他們

居於黃大仙下邨的林太則因為忙於家務,只能一邊聽直播,一邊傷心憤怒:「點解要嘥納稅人啲錢來打納稅人?我真係唔明點解仲要交稅。人地都有阿媽生,你今日咁打人,他朝難保你家人也被人打。如果示威者係被煽動、佢哋爭取的是錯的,點解唔止小朋友出嚟、咁多公務員都出嚟發聲?昨晚好多人特登在附近停車響安,從樓上大叫『黑警收皮』,你見到其實好多人支持佢哋。」

二十來歲的 Eric 和 Alan 同樣關心事件,但遭家人反對而未能出門聲援。兩人在黃大仙長大,見到事件蔓延至區內,「的確有種踩著自己『地頭』,要守護家園的感覺。」雖然未能參與,Eric 把握機會跟家人溝通:「我即刻開直播俾佢哋睇,佢哋原本淺藍的,睇完都有少少變淺黃:『哇!搞錯呀,明明個個都係街坊嚟,都出晒紅旗黑旗!』」Alan 的家人則沒變:「(示威者)唔升級就唔會被搜捕啦。」

老人區=藍絲社區?

黃大仙長者比例高,在事件發生前,無論區內外的市民,都會認為這是個藍絲社區、建制票倉,「我哋常開玩笑話哩區應該叫『藍大仙』架嘛,想不到都有咁多人落嚟!」Eric 說,平日黃大仙的長者相對安靜,區內連儂牆只有小破壞、小爭執,未有如大埔九龍灣等起嚴重衝突,也不算聽到太多批評示威者的高談闊論。「惡言相向係少嘅。遇到有藍絲不滿我哋,傾到就溝通吓;有啲一口咬定參加參會就是暴徒嘅,就無得救,我會放棄唔理佢算。今次應該明眼人都睇到啦,咁多街坊返唔到屋企,建制派區議員有無人落嚟幫過手?我就只見到譚文豪囉。」

然而千名街坊也確實只佔區內少數。記者翌日走訪事發地點黃大仙下邨一帶,也有不少中老年居民一聽到昨夜示威就滿臉鄙夷地拒絕受訪。有長者明言「好滋擾,跑來跑去打足一晚,全晚瞓唔到,啲車又響安。抗爭係可以,但唔好搞到咁吖嘛。」

同一件事,部份長者的解讀可以完全不同。例如黃絲對於很多人踢拖上街感到振奮,「證明佢哋係真街坊啦!」但年長的何太則認為:「係啲示威者特登換咗裝之嘛。」黃絲認為路過車輛響安證明萬眾一心、行動獲得大多數市民支持,何太則說:「你睇佢哋,又有車配合、又有物資送來,證明一定有組織有勢力支持。唔係話個個都收咗錢,但係有政黨人物為個人利益動員出來的,年輕人自己目標幾正確都無用,會被個洪流帶咗去做錯事架嘛。」

廟前之約

8 月 5 日的七區三罷集會中,九龍東的集會地點定在黃大仙區、黃大仙廟前的廣場上。說是廣場,目測不消一萬人就會逼爆,而對出就是龍翔道。人一多,會否自然發展成佔路然後演變成武力驅散?馬先生明言即使這樣,也要出來:「而家每次有示威集會,我哋都要擔心面對更高武力的了。因為警方已經失去規範,佢踏出咗犯規的第一步,行到今日,唔見得再會收回。就算射催淚彈射到入廟內,佢哋都會搵理由合理化自己嘅決定。」

Tammy 亦決定了參與,「希望做個勢,讓年輕人感到有人支持。我覺得昨晚搞到咁大鑊,都係想激嬲啲人、想佢哋做啲好激嘅事出來,影響到八月五日個集會搞唔成。警方應該係故意的,你睇次次遊行前都話發現炸彈、平時又唔發現?」林太說家人都會參與罷工,無奈自己是主婦,照顧小孩的任務一天也停不了:「雖然自己出唔到嚟,但都好支持罷工、用和平集會等方法,等年輕人唔洗流血。我都希望年輕人唔好用武力衝擊,因為一有衝突,我哋無武器,受傷的永遠都係市民。如果連靜坐集會都打,就全世界都見到你唔啱啦。」

Alan 做會計行業,公司都傾向支持罷工,告知同事可以請假;Eric的公司則沒有明顯取態,也沒阻止員工自行安排。「而家件事已經發展到唔止係示威者與政府的角力,而係全香港都受影響,所以應該每個人都要有個決定了,無論支持還是唔支持,都要有立場囉,無得話自己係中立或政治冷感、然後唔理了。」

區內首次警民衝突翌日,有年輕抗爭者於黃大仙廣場上展示標語,呼籲街坊參與八月五日三罷及集會。

區內首次警民衝突翌日,有年輕抗爭者於黃大仙廣場上展示標語,呼籲街坊參與八月五日三罷及集會。

文:林茵

---------------------

8月3日晚黃大仙警民衝突經過簡述

22:30 有市民包圍黃大仙警署,在警署外牆噴上標語及拆閉路電視。警署門口對出馬路上,部分工程用水馬及安全欄被橫放在馬路,有年輕男子被十多名配圓盾、警棍的便衣及防暴圍著包圍、並懷疑被搜出口罩和頭盔。有街坊與警方口角:「搞咩啊你地,咁鬼多人。」

23:00 黃大仙中心商場南館對出的正德街上,過百名市民與警方對峙,大部份市民沒戴口罩,甚至穿上拖鞋。警方堵塞了地鐵出入口。十多架警車從黃大仙警署開往黃大仙中心巴士總站增援。有街坊與防暴警理論及對罵,警方出示紅旗,並在未有推撞情況下突然推進。

23:25 市民持續高呼「黑警」、「 黃大仙,唔歡迎」、「走啦」。警方開始後退回巴士總站,大部份上車並開車離去,但有兩輛載有防暴警的警車被市民包圍。市民一度用傘擋住或敲打警車玻璃。其後數名防暴警察下車,多次用胡椒噴霧噴向人群,並用警棍追趕市民。及後兩輛警車逃脫巴士總站。

24:00  其時市民已聚集至過千人,大部份人沒有戴上頭盔、口罩等裝備,跟隨警車到沙田坳道及東頭村道的十字路口。逾百名防暴警到場。雙方距離超過40米。期間不斷有市民向警方投雜物,但不時聽到有人大叫「唔好掟!前面好多記者」。警方舉起黑旗,連續向人群施放兩輪催淚彈。市民退回巴士總站及到睦鄰街公園暫避,但不久又回到十字路口。由於群情洶湧,所有防暴沿路退守至位於親仁街的黃大仙總部,並關上閘門。市民跟隨至總部,用激光射向更亭及在內建築物。

00:40  先後有水袋和玻璃樽從沙田坳道的警察宿舍擲下,發出巨響。在場人士用激光射向涉事單位,並打開雨傘防備。又有燃燒的炮仗在群眾中爆發,部份市民退到睦鄰街警察宿舍車閘入口,閘內約 20 名懷疑宿舍居民手持木棍和水喉、與在閘外約 30 名示威者爭執,雙方互擲物品。約十多分鐘後有消息指防暴即將到場,大部份市民向巴士總站散去,剩下少數記者。不久約 80 名防暴到達到睦鄰街,有防暴不停揮動警棍並用長盾推撞記者,更向記者群發射催淚彈和胡椒噴霧。

01:10  部份示威者轉往龍翔道,在西行三條行車路架設路障,但東行仍能通車。約二十分鐘後,龍翔道傳來防暴將至的消息,市民紛紛跨過石墩往北面的黃大仙廟及公園方向逃去。防暴到達時龍翔道上只剩下十多名市民和約 20 名記者。防暴持續驅趕及推撞已退上行人路的記者,又搜查路過市民。凌晨二時,市民及記者陸續散去。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