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特朗普當選令人失望 但我仍然相信民主

2016/11/9 — 22:31

特朗普(直播片段截圖)

特朗普(直播片段截圖)

我一直都未有對今年的美國總統大選公開作出過任何預期,因為我最關注的是香港這個社會及香港在中國大環境下如何發展下去的問題。另一方面,因為實在是看不通,只知道這會是一次很接近的選舉。

不過如果要兩害取其輕,其實我對特朗普獲選,確實有點意外,也十分失望。我認識的美國朋友,本土的也好、移民過去的也好,公開說支持特朗普的少之又少。但民調結果的上上落落,說明不能少覷特朗普的機會。

2009年初上半年,我在美國聖路易市華盛頓大學作訪問學人,那幾個月工作量不多,可以四處走走看看,與不同的人談談說說,深刻體會到美國社會中那一種保守氣息。聖路易市雖說是中部大城市,但經濟表現只是一般。到埗次日去了Downtown 看看,高樓商廈丟空的也不少,曾經有一段路,兩旁都是高樓,也有Macy,但走了足足五分鐘,可以不見一個人影。Suburb大學區中產階級比較多,也比較繁榮,但其他很多區都顕得破落。黑人很多,有些區治安也不好。在大學區的中產白人,對種族問題都是小心奕奕,連 race, racial inequality 及racial difference 這些字眼也甚少用上,改用diversity 這樣的字眼。在 Metro上,有些少數族裔的青少年喧嘩搗亂、買賣毒品,車上的其他人,特別是白人,好像是完全看不見,看書的繼續看書,看風景的繼續看風景,就像甚麼事都沒有發生一樣。美國在強大繁榮背後,社羣差異大;在先進現代化的另一面,也有十分保守傳統的一面。

廣告

St Louis 市橫跨密蘇里及伊利諾伊兩州,在伊利諾伊那一邊就更大問題了。在大學報到當天便有同事好意提醒,說我不熟當地,一個人切勿往那邊走。

不過,2009年1月初,美國社會的整體氣氛還是樂觀的。奧巴馬剛宣誓就任總統。他在2008的大選中以 Change為口號,透過網上動員及網上籌款,動員了大批年輕人投入選舉活動。他的勝選,一時之間也令美國人希望滿滿,對「改變」充滿期待。

廣告

美國總統是全世界最有權力的人,越戰期間的東京灣事件令美國政治操作更加行政主導。不過,美國人保守、重傳統的性格及制度上的制衡也令總統要作大動作的改變不如想像中容易。奧巴馬2008選舉工程的其中一個主打政綱是醫療改革。當年在美國接觸到的很多人都認為是四十年才一遇的改革好時機。但已經是兩任八年了,ObamaCare 仍然舉步難行。可見強勢當選的總統也不一定可以順利落實施政理念。近代歷任總統在選戰時可以大玩民綷,可以銷售夢想,當選之後還是要回到現實人間。當年壓倒性優勢勝出的奧巴馬尚且如此,今天這個在充滿爭議性中意外當選的特朗普大扺也會如此。況且,美國的體制成熟,很多改策,包括外交,都已經形成長期穩定的路向。我就不相信特朗普可以在墨西哥邊境起圍牆;要在一定程度上收緊移民政策當然有可能,但要遣返所有非法移民?大家等著瞧,看特朗普何時變調、如何變調。

特朗普在選戰歷程中表現出來的流氓品格、不仁心態、土豪嘴臉、及大玩民綷,可能確實討好了美國很多 Angry White Man, Old South 的保守社羣,及大批中部Bible Belt 的原教旨基督徒。但他觸怒了大城市的中產、知識階層及少數族裔。他勝選成為未來4年的總統已經是事實,但很多被他觸怒的,因他的勝選而感到失望的,也會在未來四年緊盯著他。何況任何人要在原本的改策軌跡上移軌變線也一定會受到重重制約。因此,特朗普可以在選舉過程中大放厥辭,胡言亂語、語不驚人、毫無保留地玩民綷,但要在上任後胡作非為也是不容易的。要改變美國在全球的利益佈局更會是難上加難的。

不過,他這樣的人竟然可以選上,難免令人感到失望氣憤。一時間也挫敗了對民主選舉的信心,甚至會拒絕接受這樣的結果。專制政權及其嘍囉、慣了做奴隸的、困在籠中以為懂飛是病的、只跟領導人屁門打邊鼓的、當又會利用這個機會大造文章,唱衰民主、嘲諷民主。國內的官媒喉舌、五毛網民,早已經拿今次美國選戰的花邊大肆宣傳美式民主的不堪了,仿佛一時之間,所謂民主集中制才是人類歷史上最好的制度。看到今次選舉結果,追求民主,鍥而不捨爭取民主空間的難免更感難過難堪。

但是民主選舉就是這樣,追求民主,渴望民主,就要學懂接受自己不喜歡的選舉結果。民主制度有可能會選上壞人,不能因此而否定民主。民主選舉不完美,但仍然比所有其他制度好,因為這個制度仍然有機會讓你把壞人撤換掉。

有人說要真正考驗一個人不要只看他如何在逆境中自處,因為逆境中沒有多少選擇,賢愚不肖都只能用大致相同的策略挺過去。所以不能真正測試一個人的能力品格。

一旦居於高位,權力大了,選擇多了,被刻意逢迎討好尋租的小人圍繞住,才最能看清一個人的品格能力。特朗普的品格可能沒有多少讓人可以有所盼望的懸念,但如果他在未來四年連基本的職責也做不好,他承諾過的全部落空,他銷售過的希望全部都變成失望,難道下一次他還可以重施故技嗎?真的對民主制度這一點點信心也沒有嗎?

我對民主選舉竟然可以讓特朗普這樣的人上位感到十分失望,但我仍然認為民主值得繼續爭取,需要堅持。因為我知道如果他今天上了位,就不能只停留在大放厥辭,胡言亂語,而是是爭取有所作為,要更加謹慎自己新的身份,要行止更有度,否則他的日子不會好過,他也逃不過四年後被人民唾棄的命運。

無論怎麼說,無論這個制度有幾多局限與缺點,它都比我們國家那一種充滿「中國特色」的、所謂有著「優越」性的制度好。在我們那個國度,與特朗普當上領導前的行事作風剛剛相反,共產黨在當政之前不會大放獗詞、不會胡言亂語、還要好話說盡。讀一讀那本「歷史的先聲」便清楚不過了。

特朗普當上總統之後,肯定要腳踏實地、要爭取表現、要滿足人民的期望、要守法、要尊重制度、尊重傳統、要依從施政的一些規矩與軌跡,否則,4年後,他肯定冇運行。甚至在這未來四年之內,他的路也不會易行。這就是制度。在我們的國度,共產黨當了政之後,制度的設計令共產黨不虞被拉下馬,權力也不再受制約,也再沒有開放公平的選舉可言。從此,執政集團可以反對它所有以前說過要爭取的、它也可以推翻以前曾經承諾過的、它甚至可以胡作非為、可以作奸犯科、可以視人民如芻狗、可以不受任何人約束、可以扭曲法律、可以凌駕法律、可以隨意釋法、可以破壞制度。

特朗普當選,很多人感到失望沮喪。但四年後,又會如何?這四年之內,他又將會如何?當年共產黨奪得江山,多少人歡呼叫好。但只六十多年之內,多少罪惡假解放之名而行!六十多年後之今日,中國社會又變成一個怎樣的社會?

還是那一句:民主制度不完美,但仍然比所有其他制度都好。包括那個據說「充滿優越性」的,符合「中國特色」的制度。

原刊作者facebook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