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特權算甚麼?雙面特權才惹火!

2016/4/29 — 11:06

作者製圖

作者製圖

四肢健全卻要別人代勞拿行李免檢硬闖禁區的特權,其實算不得甚麼。以香港人一貫的EQ,未必有人反感。早前「李波事件」,香港人頂多接受不了中共那種爛透的編劇和設計對白。對國安超越特權綁架港人而感到憤怒的,只是寥寥可數。但今次機場的「李波事件」(行「李」風「波」),卻令二千五百人老遠走到赤臘角示威抗議,其怒人之處絕不止於四肢健全者的特權這麼簡單。

這次真正令人震怒的,其實是雙面特權:一方面在平凡人裡,自稱擁有超然地位,時刻展現呼風喚雨的一男子霸權;另一方面卻在其超然地位裡,硬套上平凡人的身份,以免除當權者的責任。情況有如萬人之上的大公司老闆,擁有着超然地位和千億薪酬。在公司裡呼風喚雨,本來不會惹來員工的憤怒。但當大老闆生活極盡奢華的同時,在業務員計算業績時卻自視為普通員工,硬要一起搶佣金,又在周年晚會上與全體員工爭奪獎金獎品…… 如此的雙面特權,才最令人怒火中燒。

特首之權是名副其實的「特權」。既有權委任各司局長和行會成員,也有權委任大學校董、平機會主席、城規會主席和醫委會成員等,更有權委任廉政公署委員會主席。其特權的戰績有目共睹,哪怕鯨吞五千萬賄款,廉署連調查也沒有開展!特首之權還包括叫停警察調查和阻止救護人員施救(詳見特首女兒梁齊昕上年三月在禮賓府疑遭家暴和被禁錮的來龍去脈)。

廣告

「魚與熊掌」是特首口中那位五歲小朋友也明白的簡單道理。可是,梁振英卻又要威又要戴頭盔:以超然身份享盡特權,同時又要求公眾給予他一家人如平凡人的空間,以免於傳媒監察。在其僭建事件被揭發後,保皇黨替梁振英辯護時表示,特首只是天下間的平凡男人,因此忘了花棚也不足為奇。特首極愛這個「平凡人頭盔」,因此在其施政報告中,自稱擁有平凡人一樣的言論自由,便盡情批鬥大學刊物。更令人沒齒難忘的,是他譴責老師在課餘時以個人身份批評警員,但同時特首以個人身份聯署政治表態。

是次機場的「李波事件」未知如何收科。但肯肯定的是,保皇黨以至一眾官媒黨媒必定把事件定性為傳媒炒作:說每年有數百宗特事特辦、拿陌生人的行李過安檢也算同行同檢、這是九月選舉的惡意抹黑等等等等,把特首民望急跌9%的責任完全推卸給傳媒、輿論和非保皇政黨。民怨已成,只是我們無法動搖特首的超然特權。唯有衷心祝福特首可永久享受平凡人的身份,早日退下火線,回歸平凡,以平息極盛的民間怒火。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