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特首凌駕三權的狂言解毒

2015/9/21 — 17:48

特首梁振英 ( 圖片來源:資優教育基金 )

特首梁振英 ( 圖片來源:資優教育基金 )

9月12日,中聯辦主任張曉明張曉明出席《基本法》頒佈25週年研討會,發言長達26分鐘。他鄭重指出:一、超然:行政長官具有「超然於行政、立法、司法三個機關之上的特殊法律地位」,以及「雙首長身分和雙負責制的責任」。二、樞紐:行政長官「在中央政府之下、特別行政區的三權之上,起着連結的樞紐作用」,從而開展一個「以行政長官為核心的行政主導體制」,「行政主導原則和大方向不能夠發生偏差」。三、不搞:西方國家的三權分立制度「對香港特別行政區頂多只具有參考和借鑒的價值,而不可能完全適用於香港特別行政區」,香港從來不搞三權分立,因為三權分立只是有完整權力的主權國家政治體制。四、攤牌:這些看法都是經過深思熟慮,旨在「表明一個態度,就是在宣傳和推介《基本法》的過程當中不必迴避爭議」。

疑已遭受中共中紀委調查的張曉明主任(張丑)如此「釋法」,盡情口出狂言,簡直低智獻世。親共人士立即嘗試降溫,聲稱張丑沒有表示三權需要服從特首,但范徐麗泰卻說特首進入立法會會場時議員都會站立,足證特首地位超然云云。民主派則批評張丑的言論等同將特首奉為「皇帝」,凌駕法律之上。大律師公會14日發表聲明,表示張丑形容特首「超然於三個機關之上」,難免令外界解讀為特首「凌駕」三權,對此深表遺憾,而特首行為畢竟受法院以司法覆核制衡,絕非凌駕法律。此外,自由黨田北俊議員於13日也在臉書上載立法會議員宣誓誓辭,並指「原來宣誓了那麼久,我連自己效忠誰都不知道」,不明白為何特首變成了自己的老闆。基本法委員會委員陳弘毅也說,特首並無任何刑事豁免權,在法律下人人平等,認為張丑只是以通俗化語言介紹《基本法》,特首超越三權只屬象徵性云云。不過,張曉明大言炎炎聲稱絕不迴避爭議,還說特首有超然於三權之上的「特殊法律地位」,顯非只有陳弘毅所說的「象徵性」虛榮。

畢竟這些說法都沒有全面說出兩個重點。一、張丑所講的意思是甚麼?如何分析和判斷其是非對錯?二、張丑為何這樣講?

廣告

一、他講甚麼?

首先,張丑所講的意思是甚麼?他基本上就是拿起《基本法》來打炮:《基本法》第43條規定行政長官是「特區」首長,第60條規定行政長官是「特區政府」首長,被他合稱為「雙首長」;由於特區「超然於」特區政府,因此特區首長必定「超然於」特區政府首長及其領導的行政機關,當然也「超然於」立法機關和司法機關,形成「一官超三權」這個具有香港特色的政治結構。這就是張丑的論述和推理。

廣告

這套論述簡直自欺欺人,完全無效。其死穴有二:炮製一個語義不明的「超然」概念、跳躍論證「特區」首長的權力地位大於「特區政府」首長的權力地位。細看這套「於法無據的土法解釋」,稍具邏輯學與語意學知識的人,都會懶得跟張丑打起迷糊仗,反而能夠挑出重點,直斥其非。

如果「超然」不等於在權力上居於「凌駕」三權的地位,它還能代表甚麼?難道特首是張丑想像中的太上老君、如來佛祖、香港之神嗎?梁振英何時變成了類似關二哥的「超然」人物,進而成為了「狼英超人」?即使不談神佛,難道「超然」是指特首必須絕不偏袒行政、立法、司法三權之中任何一方而保持政治中立,進而成為中共最津津樂道的所謂「中流砥柱」?有可能嗎?如果「超然」不是指政治中立,難道是指特首根本不受立法機關或司法機關任何制衡和約束,因而「超然物外」?是事實嗎?
如果「超然」等於在權力上居於「凌駕」三權的地位,那麼《基本法》究竟如何規定這位「特區首長」的權力,足以凌駕於三權之上,具有一錘定音和最後決策的超然權力?如果講得出,為何饒戈平和梁振英立即公開堅決否認「超然」等於「凌駕」?如果講不出,豈非張曉明吃飽飯沒事幹?由此可見,張丑自欺欺人,全程前相矛盾!
饒戈平後來聲稱張丑所說的「超然」,是指特首擁有制衡立法和任免法官的權力。這絕對是硬套和鬼扯!如果特首「超然」,立法會為何有權彈劾特首,以及有權運用特權法調查特首?如果特首「超然」,法院為何有權審判特首?由此可見,特首在法律上當然不會「超然」於立法和司法。如果饒戈平這套道理說得通,那麼選舉委員會正是「超然」於特首,因為選委會有權提名和選舉特首。這當然是胡說八道!無論如何定義「超然」,張丑狂言都是死路一條。

坊間有人甚至反智到引用《防止賄賂條例》關於行政長官不受若干反腐規定約束的規定,用以論證行政長官地位的確「超然」。這簡直是神來之筆,在這一方面(不涉其他方面)事實也的確如此。原來「超然」一詞,竟是指梁振英有超然於三權之上的特權去行賄、受賄、索賄、腐敗,真的很有「特殊法律地位」。因此,「超然」等於「我貪污腐敗也不用受法律制裁,你能奈我如何」!張曉明,你一點也不羞恥嗎?針對這些惡法,梁振英在2012年曾經承諾當選後修改,但如今特區政府竟然說還需要審查研究和通盤考慮,擺明就是一字不改。那個聲稱「我的確就是超然」的梁振英,你不去焚化爐還有甚麼用呢?地獄太遙遠,伏法最實際。

更重要的是,張丑聲稱:由於特區「超然於」特區政府,因此特區首長必定「超然於」特區政府首長及其領導的行政機關,當然也「超然於」立法機關和司法機關。這就犯了邏輯上的範疇錯置謬誤。舉個例子:由於美國「超然於」美國政府,因此「美國首長」必定「超然於」美國政府首長及其領導的行政機關,當然「美國首長」也「超然於」立法機關和司法機關。看到這裏,大家知道問題何在了嗎?他就是利用一個內涵含混的概念,例如「特區」、「美國」之類,然後偷樑換柱,錯配概念。按照這種無效推論,那麼大家也可以盡情說:由於圖博「超然於」西藏人民政府,因此圖博領袖必定「超然於」西藏人民政府首長及其領導的行政機關,當然也「超然於」西藏自治區的立法機關和司法機關。儘管這是事實,但是論證無效。無論如何,肯定氣死中共!再說,由於金屬「超然於」黃金,因此金屬的主人必定「超然於」黃金的主人,當然也「超然於」白銀的主人。顯然這是無效論證!中共黨員從來不懂邏輯,只懂玩弄語言,只要大家頭腦清楚,就可輕鬆破解,呈現共奴的醜陋、無能、無知、無恥。

況且,一旦有人愚昧無知,接受張丑的「超然」誑論,就會被他這套吸星大法吸進黑洞,順著他所說的「樞紐」往上垂直無限延伸:行政長官「超然於」香港三權、中聯辦主任「超然於」行政長官、港澳辦主任「超然於」中聯辦主任、中共中央港澳協調小組組長「超然於」港澳辦主任、黨主席「超然於」中共中央港澳協調小組組長、黨主席老母「超然於」黨主席。最後,你赫然回想:梁振英把習近平老母「齊心」的名字奉為當年競選口號,原因竟然在此!如此超然,超到飄飄然,真可能要接受心理治療。

還是香港終審法院首席法官馬道立在9月16日的回應快、狠、準。他罕有地回應傳媒訪問,表示不會評論別人引述他以前講過的說話,但卻強調:司法獨立是《基本法》規定,可參考第2條、第19條、第85條,而且《基本法》第25條規定:人人在法律面前都是平等的。後半部尤其發人深省。畢竟這正是人權本義,無待任何法律規定。那位標榜某個人會因為某個職位而變得「超然」的聯絡辦公室首長,可以休矣!一句秒殺謬論!

除了「超然」之外,張丑又大談「香港不搞三權分立」,說這是鄧小平的老話和《基本法》的原意。需知道在2008年,習近平當時以國家副主席的身分,叮囑香港「行政、立法、司法機關要精誠合作,互相支持」,已經敲響喪鐘。2012年10月,基本法委員會副主任梁愛詩又舉例解釋何謂「互相支持」:「地方法院不可質疑人大常務委員會的決議,更不能宣佈其違法。」張丑所言,不過仰人鼻息。

其實,以上各人言論通通都不是法律本身,如果恪守法治,根本無足掛齒。重點是:如果沒有三權分立,司法如何能夠獨立?甚麼是一種「不分立的司法獨立」?匪夷所思,前後矛盾,不知所謂!畢竟張丑的陰謀就是要指出「香港司法獨立的表面現象只不過是參考和借鑒其他國家的偶然結果,但香港司法的本質上是絕對不會跟行政權分離和獨立的」。這正是枉法邪論,實在駭人聽聞!君不見一直揭櫫香港實行三權分立的馬道立法官,在記者面前一口氣引述了《基本法》三項條文,彰顯香港法律已經明確多次規定司法獨立,可見道理昭昭,不容張丑妖言惑眾。

張丑代表中共政權,用妄想代替事實,用謊言代替真相。事實上,《基本法》從來沒有規定「行政主導」,但張丑卻說那就是法律原意。反之,《基本法》早已區分不同章節和條文,分別規定行政、立法、司法三權職能和關係,但張丑卻偏偏置之不理,誑言「香港不搞三權分立」。對黨有利的就是原意,對黨不利的就是不搞,還要擺出一副絕不迴避反駁的流氓嘴臉。「是非旦暮變,黑白任其情」,這就是共產黨,而這句話偏偏就是中共創黨主席陳獨秀說的。

畢竟中共一直迴避「權力制衡」(checks and balances of powers)這個憲政名詞,一概改稱「權力分立」(separation of powers),進而抹黑民主政體因而趨於分裂、破碎、內耗、無效率,然後更把整個句子的動詞匪語化:「不搞」,粗鄙不雅。無論如何,「三權分立」是「三權制衡」的先決必要條件,但非充分條件。換言之,沒有三權分立,必無三權制衡;有了三權分立,未必三權制衡。我們既要「三權分立」,也要「三權制衡」,因為設計政治制度不應懷有「聖人」或「善人」的假設,人性本罪,絕對的權力只會產生絕對的腐敗,因此權力必須互相制衡,方能具有糾正錯誤的能力。一旦只能「黨要管黨」,無論如何「從嚴治黨」,都是假大空廢,自欺欺人。

當今香港,「三權分立」是客觀事實,不容否認。律政司決定起訴的案件,需要由法院獨立審判,審檢分離,各自獨立,不像中國大陸政法部門幕後操控審檢雙方;特首硬要設立創新科技局,需要立法會通過,議員質詢、拉布、否決,都是跟特首的意志和職能分離和獨立,不是統一或從屬,不像中國大陸黨委書記全面操控人大和國務院。至於「三權制衡」方面,因礙於《基本法》規定和不民主的政治制度而一直有所不足,同時成為香港民主運動的一大抗爭焦點。然而「三權制衡」不足,無法否定「三權分立」存在。既然「三權分立」客觀上的確存在,而且張丑的黨羽又鄭重否認「行政長官超然等於凌駕」,試問張丑又可以論證有所謂「行政主導」?張丑睜著眼睛說瞎話,自欺不足,欺人無能。當天學習法律,今天法律學「習」,有了一定地位,屁股換成腦袋,就連最基本的中文都不去認真理解,然後亂放厥詞,十足樑上小丑。

二、為何要講?

這一點比較耐人尋味。今年6月30日,在偽政改方案被否決後不出數天,張曉明自己曾經主動講過不再談論政改。時至今日,他卻有一新發明:公開發言扭曲法律,嘴皮耍耍撒謊功夫,原來根本不用談論政改,因為他說特首本來就是超然於三權之上,只不過是大家一直沒有看清法律規定和掌握法律精神而已!這就是香港大學那位親共的閻小駿教授炮製的所謂「急凍式回歸後的解凍現象」。一旦大家認同這類觀點,如要談論未來如何達成民主普選,已經毫無意義可言,因為即使提名權、選舉權、被選舉權歸於全民,那個當選者竟是超然於三權之上,這只會是假民主、真獨裁。當今世上,張丑竟為超然獨裁搖旗吶喊,大言炎炎,實在可恥可惡。

正當「太陽如常升起」,張丑卻身陷華潤集團前董事長宋林貪瀆案,可能早已被中共中紀委盯上,隨時被調職或被雙規,擇日換個崗位再發財。面對不可測的政治風雲,張曉明深明他的生路只有一條:緊跟以毛澤東為榜樣的習近平,忠於以鐵碗赤化香港為己任的習近平,做一些讓習近平既意外又高興的事,不要理會港澳辦王光亞與馮巍之流近期如何架空中聯辦,不要理會以江系餘孽張德江為首的中共中央港澳協調工作小組下月如何開會定調,今天必先爭搶曝光,先發制人,一鳴驚人,一舉博取習總垂青,至少從輕發落,甚至網開一面,避免自己喪失東山再起的發財機會。

怎麼辦才好呢?說出習近平的心裏話,由張曉明自己一力承擔所有責任!甚麼才是習近平的心裏話?香港三權合作,特首超然三權,然後聽命中央,香港全面赤化,實現習近平的中國夢、復興夢、民族夢、帝王夢!張丑如此放言,對外囂張跋扈,對內搖尾乞憐,為的只是自己。

如果大家想入非非,妄想拉攏中共「鴿派」以扳倒中共「鷹派」(其實兩派都是黨的人,目標完全一致),或者過度猜度為何中共黨報《人民日報》及其海外版不報導張曉明的言論(其實只不過是張曉明自己爭鋒納威而已,不是出自黨中央或中宣部的通稿),恐怕知慮淺薄,引喻失義,混淆焦點,自欺欺人。

附帶一提,面對張丑狂言,有人認為《基本法》根本就是垃圾,不是由香港人授權制定,因此張丑怎麼說都是他家的事,大家不用理會。這種看法對嗎?我不同意其結論。人權法治、自由民主、獨立自主、公平正義,不是源自《基本法》或任何實定法律,而是源自啟蒙價值觀和人性本罪信念。這些價值觀和信念,不從《基本法》來,但卻可從《基本法》去。

如果《基本法》某些規定符合上述價值觀和信念,我們不妨拿起《基本法》來面向中共,充當中共的照妖鏡,重點還是在於價值與信念,不在於具體法律規定。如果《基本法》某些規定不符合上述價值觀和信念,我們應該批判和拋棄,不用為了討好中共而強顏歡笑,呼籲大家以甚麼大局為重,全盤接受《基本法》內所有規定。

時至今日,張丑口吐垃圾,大講特首享有超然於三權之上的特殊法律地位,既不符合上述啟蒙價值觀和人性本罪信念,也不符合《基本法》的明確規定,更加違反邏輯與混淆語意,大家應該眾志成城,聯合批判張丑。管他日後是否會被雙規,今先揭批其弱智與邪惡。《基本法》由始至終是否垃圾不是本案重點,特首是否超然於三權之上、張丑言論是否荒謬絕倫,才是本案重點。識者不可不察。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