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特首及一哥幾時向香港每一市民道歉?

2019/10/21 — 17:27

政府新聞圖片

政府新聞圖片

警方的水炮車刻意以水柱污染伊斯蘭教的廟宇,特首及警隊一哥親自去到有關的組織向受到冒犯的宗教團體及少數族裔解釋及致歉,這自是應有之義。但如果把這一次的火速道歉與這個政府及特首過去幾個月的行為作個對照,就無疑是太過虛偽及雙重標準了。看來就算有關人士收貨,也會令更多其他香港人感到憤怒!

作為一個政府,掌握公權力,但不會事事都正確,犯錯便要承擔政治後果。嚴重的就要有人問責,要接受處分,甚至要鞠躬下台。輕微的也應該本着實事求是的態度,向受影響的人致歉。特別是運用公權力的時候,權力是公眾授予,必須要接受人民的監察及檢視。

過去幾個月,政府犯了幾多錯?特別是警隊,過去幾個月是如何濫用暴力,違反紀律,違反警察通例,甚至把這些違紀違法的行為都視作理所當然。這些大家都有目共睹!但當作為特區政府第二把交椅的政務司長,就着7.21元朗恐襲事件出來說,如果警方有任何處理不妥善的地方,願意代表警隊向公眾道歉的時候,作為前線散仔的員佐級協會是如何反應?那些警隊高層的督察工會又怎樣反應?最後政務司長竟然龜縮。到了近日,甚至打倒昨日之我,叫香港人不要糾纏於7.21事件。

廣告

如此反應,如何平息香港人的憤怒?7.21事件,不單是警察失職的問題,甚至可能是警黑勾結,政黑勾結。涉及的事態,也可以算是恐怖襲擊,甚至可以說是犯上了反人道的罪行。後來的8.31太子站事件就更離譜。嚴格講,不單止要道歉,更應該作出深入的調查,要作出追究,要作出最嚴厲的處分,才可以算是公正處理。現在就連道歉都不肯,還要呼籲香港市民個個做烏龜,要人繼續容忍警隊胡作非為!

以水炮射向清真寺,真的是無意?看過那段錄影片段的都看得出,旁邊根本就沒有示威者,站着的都是呼籲別人不要衝擊清真寺的市民、議員及記者。但水炮車經過之時,擺到明就是以惡意來對待那些不斷揭露警察惡行的記者,也對和平示威的人士看不順眼。警察武器在手,幾個月下來人人都奈不了他們何。所以才會更肆無忌憚地惡意使用手頭上的合法武力。

廣告

這就跟拘捕了示威人士以後,還要明目張膽,以十分惡劣的後續武力去歐打他們一樣。這樣的畫面及相片過去幾個月曾經見過幾多次了?還有什麼好否認!更惡劣的,甚至是出現性侵及新屋嶺的種種暴力報告。警隊這種惡意惡行不斷擴散及惡化,造成警民對立難以化解,原因就在於警隊高層這幾年下來根本就是刻意縱容鼓勵,警察違法妄為已經變成了完全沒有後果的行為。七警打完已經被制服的人士之後,被告上法庭還要繼續出糧,還要搞集會支持他們;法庭有了判決,警隊一哥拒絕為未能以紀律部隊應有的紀律來規範前線警察道歉。近年,每一次出現警察的違法行為,警隊高層及政府都是包庇。有警員用過度的武力殺害一個的士司機,法庭都判定了那位司機是非法被殺,但警隊一哥仍然拒絕道歉,這不是縱容還是什麼?

紀律部隊違紀濫用合法武力,一旦過了界線,警察就不再是維持治安的力量,而是變成了公共安全的最大威脅。香港人今天就是面對這一個處境!政府刻意容忍甚或縱容這種做法長期維持,就是想要嚇怕普通市民,要令他們不再支持示威者,也不要繼續爭取民主及問責政府!

今天警察濫用暴力的問題,針對的不單是示威人士,是針對在場的記者,是針對在場的社工,是針對揭露真相的人,是針對呼籲政府克制的人,是針對每一個要求政府問責的人。也是針對每一個香港人,沒有人可以倖免。

水炮車向清真寺發射,肯定不是無心之失,而是習慣了不守紀律的警察,習慣了有武器在手便大晒,根本就毫不重視對警隊的紀律要求!他們就是要以這種手段嚇怕所有人。警務人員的缺乏常識及水平低下,根本就完全沒有人權觀念,對宗教自由、言論自由、權力制衡這些價值也完全沒有意識。他們已經成為香港人的最大安全威脅!

擁有權力及武力的警隊,去到這個階段所造成的制度破壞已經很難收拾,近期的情況更是每況愈下。那一位特首要挾警自重,警隊高層及政府對警察完全不出示委任證及展示號碼這樣赤裸裸的事實都繼續視若無睹,傳遞的訊息就是任由警察繼續違法違紀,胡作非為。政府以為這樣可以利用警察幫助政府平息政治上的反對聲音,克服面對的挑戰,但到頭來只是令整個社會對政府更反感,對擁有武力的警察更加不信任。造成的破壞是制度性的,也是對整個管治文化及文明體制觀念的扼殺。

這一次濫用武力的問題燒到去穆斯林組織,搞到去少數族裔頭上,政府高層知道過了火位,也知道會進一步令局面更難收拾,才死死地氣要由特首及一哥親自去到清真寺向有關團體道歉解釋。問題是過去幾個月,除了清真寺之外,警員對於在前線勸解的牧者態度又是如何?對於願意為示威人士提供幫助的教會團體態度又是如何?政府再一次突顯其雙重標準及欺善怕惡的本質,到頭來只會令其他宗教組織都反感,也令所有市民,有沒有宗教信仰都好,都同樣反感。

香港人有權問,既然特首及一哥可以向穆斯林組織就廟宇受水炮衝擊而道歉,為什麼特首不能夠為7.21警察的不恰當處理方法甚至是違法行為作出道歉?特首及一哥為什麼不向在8.31事件中被警察惡意無區別使用武力歐打的市民道歉?為什麼不向被警察運用火炮射盲眼的記者及救護義工道歉?為什麼不向幾個月下來被警察濫用暴力、濫打濫捕濫告的和平示威人士及無辜市民道歉?就算是武勇的示威者,他們被拘捕之後為什麼還要承受警察的後續武力?特首是不是也應該向他們道歉?這些行為不比水炮車的水柱造成更大的傷害嗎?

除了用水炮車射向伊斯蘭廟宇之外,警察對宗教人士的侮辱及暴力,又意圖傳召上帝、威嚇教會組織,這些行為不是也同樣值得特首及一哥向天主教及基督教團體道歉嗎?還有被威嚇的記者、被恐嚇的社工、或者被警察惡言相向的普通市民,特首及一哥又幾時向我們道歉?

政府文過飾非、雙重標準、欺善怕惡、以權害法,已經令政府及現時這個制度再難取信於民。民無信不立,政府不能透過合理的制度產生,又不能在運用公權力時建立自己的道德基礎,甚至不斷破壞這個道德基礎。到頭來,政治對抗將更難避免,要求體制改革的聲音將會越來越響亮。單靠武力暴力打壓就只會造成更多水炮車衝撃伊斯蘭廟宇同樣性質的事件。也只會製造一個抗爭不斷,對抗力度也不斷提升的惡性巡環。

作為政府,無力解決問題,還要火上加油,令事態發展知今天這個地步,是不是也應該後全香港市民誠意鞠躬道歉,甚至接受制裁?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