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特首大頭症 何能學行政主導

2015/11/2 — 7:35

梁振英(左)早前循視屯門至赤鱲角連接路工程地盤

梁振英(左)早前循視屯門至赤鱲角連接路工程地盤

港大事件觸發特首應否出任大學校監爭論,建制派認為特首行政主導權力不容挑戰,再加上梁振英不斷批評市民司法覆核阻礙施政、立法會拉布阻創科局等,北京對特區行政主導實踐狀況不滿加劇。但這種不滿更多是源於對過渡期香港管治認識有誤所致。究竟在殖民地體制下,英國派出的總督在香港權力是否超然?而英人所指的行政主導,是否等同港督主導呢?

港督名義上是英國管治最高權力代表,但實際上英人在殖民地採取就地而治,而非由殖民地事務部,或後來的外交部直接節制港督在香港的工作,除了敏感的中英關係外,在戴麟趾年代港督已不需向外交部官員請示匯報,有重要問題甚至可直接搵唐寧街10號。如此一來,難道倫敦不會害怕港督變成山寨王嗎?才不怕,因為英國在香港建制不只是港督一人,還有英軍司令、英資大班及英籍公務員,這個殖民地建制人數不多,但都在關鍵位置,如英資代表在行政局、英軍司令在馬會、英籍公務員佔重要司級官員職位,直至進入後過渡期才開始本地化。

這個建制高度整合,當然不是港督一人可以超然話事。例如麥理浩年代港督便受制於財政司夏鼎基,約束其社會改革大計,當石油危機引發衰退,立即砍掉麥理浩重中之重、急市民所急的八萬五公屋建設十年建屋計劃,豈會如董梁二人盲目搞建屋大躍進。港督支持本地工業家當時想搞工業多元化,搞安培泛達電子廠一類科技產業,但同樣受制於不干預思維的英籍財金官員。這是侵害港督行政主導嗎?荒謬!這在倫敦眼中叫作制衡。

廣告

夏鼎基之後港英權臣叫布政司大頭福霍德,學者型港督衛奕信,乃柯利達中國通一系,相信「中國國情」,認為要和諧不要對抗。八九六四後搞玫瑰園大計,北京處處阻撓,霍德認為衛奕信太軟弱,聯同英資在倫敦策劃「倒衛」行動,成功換了強硬派彭定康,在政改問題同北京硬拼一場。但無論彭定康如何強勢,任內想推行不分貧富退休保障,名字叫老人金Old Age Pension,但結果也受制英資、公務員,無疾而終。

當日肥彭有否向倫敦哭訴行政主導受到阻撓,參陳方安生、霍德一本,向《南華早報》吹風,就彭霍不和大做文章?荒謬!九七後建制無法整合,先至係問題根源,而病灶乃公公婆婆太多,要北京駐港官員扶一把送一程,協助特首依法施政,試問政治形象矮化了的特首,何來權威超然起來?點會吹到大雞?當日麥理浩離港歸國前接受《南早》訪問談治港心得,佢話最重要係令決策可以走出港督府。北京如果以為英治體制港督地位超然,也是一場誤會。

廣告

所謂行政主導,根本不是總督個人獨裁,而是由整個港英建制主導,至於建制內部有矛盾、緊張關係乃常態。問題是九七後特首有政綱,要大有為,大頭症發作,要威要民望,結果產生更多建制內矛盾衝突,一時同工聯會紮馬,一時又同商會開拖,而更甚者由董建華開始,將自己政治領導失敗諉過於人,如英美外國勢力、公務員不合作、反對派瘋狂進攻、傳媒作反,諸如此類,十幾年都真係聽到厭。

最後,大家唔好忘記,社會係向前進步,由代議政制白皮書八五年起計,至今三十年,社會、政治走向多元化。民智提高,落後的政治體制無法適應,《基本法》欠前瞻性,意圖將時間停留在八五年。其實,電影《低俗喜劇》內令暴龍哥當日驚為天人的邵音音,已經不是《官人我要》媚態畢呈那位肉彈,而是一位演技派甘草演員。

 

原刊於蘋果日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