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特首小圈子選舉 神蹟為何沒有出現?

2017/4/2 — 13:31

林鄭月娥在行政長官選舉以777票擊敗曾俊華

林鄭月娥在行政長官選舉以777票擊敗曾俊華

2017/4/2 大齋期第五主日:神蹟沒有出現?
(約十一1~45;結三十七1~14)

剛過去的星期日(2017/3/26),不少香港人期望神蹟會出現,曾俊華會當選特首,建制中有約300人轉投他。但神蹟沒有出現,欽點的當選。不少人,包括信徒在內,也問:「上主是否丟棄了我們?」我與不少信徒也這樣祈禱,盼望欽點的不能當選。上主是否沒有聽我們禱告?那位被欽點的在競選時說:「上主的意思叫我參選。」她的當選是上主的旨意?

今主日福音經課是約翰福音十一章1~45節,經文當然不是談論政治的事,但我們可以從當中去看看上主在人中間是怎樣工作。

廣告

一,固有的知識或信念會窒礙我們去期待和看見上主的工作

經文記載了耶穌使馬大馬利亞的兄弟拉撒路從死裏復活過來的過程。拉撒路生病,兩姊妹就立刻打發人去請耶穌來,但耶穌好像不着緊那樣,過了幾天才去,結果拉撒路死了,而且已4天了。不錯,耶穌最後也行了神蹟,令拉撒路復活過來。但這並不是馬大和馬利亞原先所期望的。

廣告

兩姊妹打發人去找耶穌,只是對耶穌說:「主啊,你所愛的人病了。」(十一3)看來,他們沒有期望耶穌要來她們住的地方,原因並不是當時拉撒路尚未死,而可能是她們相信,只要耶穌說一聲,就算他住在較遠的地方,拉撒路都會康復過來。事實上,耶穌也曾在沒有接觸或看到病人,只是說一句話,病的人便好了(參看約四43~54)。所以姊妹二人也可能有這期望。

但耶穌只是這樣回覆被打發來的人:「這病不至於死。」(十一4)不死,當然是好,但不久,拉撒路便死了,並且被埋葬了。她們所期望的神蹟沒有發生。

所以當耶穌來到她們的住處時,姊妹二人都先後對耶穌說:「主啊,你若早在這裏,我弟弟就不會死了。」(十一21,32)這是否埋怨的說話呢?當我們期望的神蹟沒出現,曾俊華沒有當選,我們會否同樣發出埋怨的說話?我們心中會否躁動起來?

我們看不見神蹟,除了我們已有固定的期望外,還有固定的信念。

馬利亞雖然對耶穌有一兩句埋怨的說話,但她對耶穌都仍存着尊重和相信,就好像我們會埋怨上帝,但也相信上帝那樣。她明白人總會死亡,所以雖然心中不快,但她很快便收起不快的心情,表示出她對生命的理解。她兩次用「我知道」和一次「我信」來表達她的信念。「我也知道,即使現在,你無論向上帝求甚麼,上帝也必賜給你。」(十一22)「我知道在末日復活的時候,他會復活。」(十一24)「我信你是基督,是上帝的兒子,就是那要臨到世界的。」(十一27)

「知道」和信念有很多時候,會窒息我們思想空間,也會防礙我們看見新的事物。既然甚麼都知道,還有甚麼沒知道,還要去尋找呢?這正如保羅曾說:「若有人以為知道甚麼,他其實仍不知道他所應當知道的。」(林前八2)

二,在無助中經歷上主的憐愛

馬利亞與馬大一樣,對耶穌沒有早早行神蹟,醫治他的弟弟,也同樣發出怨言:「主啊,你若早在這裏,我弟弟就不會死了。」(十一32)但她沒有像馬大那樣顯出樣樣都知的情形。她只是哭(十一31,33)。不明白、傷心、悲痛和哀慟不是弱者。很多時候,在這處境中,我們才能經歷上主的憐憫和安慰。耶穌曾說:「哀慟的人有福了!因為他們必得安慰。」(太五4)馬利亞的哭,與陪伴她的人都哭了,觸動了耶穌也哭了(十一36)。

面對一些令人感到灰心,困苦,不明白,甚至是不能接受的事,有時信徒會用理性去解決。就好像馬利亞一樣,她也不想弟弟離世,但事實如此,無奈接受,用信仰去為自己作理性的解釋,將難過心情抑壓下來。馬行亞沒有這樣做。她的哭泣將她難過的心情表露了出來。

當然有些事情,我們可以用理性去解釋,但不是樣樣事情都可以。親人離世,或許我們會明白人總有一死,信徒也會接受復活和永生,但有時我們也會難以理解,為甚麼親人要在這時離開,甚至有時他是經歷痛苦或不幸的離開。這些事情是難以解答的。這不單是馬利亞的經驗,也是舊約詩篇不少詩人的經驗,他們得的答案,不是去解釋為甚麼,而是肯定上主仍是困苦人的上帝。

對於是次特首小圈子選舉,為甚麼上主不能讓一位民意高的當選?我也曾為林鄭不能當選禱告,上主為何不聽?林鄭說自己是蒙上主呼召參選,她真的是上主所揀選的嗎?

我理性上可以這樣解釋:禱告不是要上主聽我所說而行,禱告是將自己心意向上主陳明,向上主倚靠的宣告。但我不明白上主為何要讓林鄭當選,我也向上主查問。我沒有答案。她個人認為是上主的呼召,我無法知䁱和無資格去質疑,因我看不到人的內心,但我知道上主的心意,政府的責任是賞善罰惡(羅十三3)。她能否做到,還待觀察。此外,我肯定上主沒丟棄香港。詩七十七7:「難道主要永遠丟棄我,不再施恩?」詩人的答案是:「你是行奇事的上帝,你曾在萬民中彰顯能力。」(第14節)

三,上主作工,有他的時間,不是人所定的時間

耶穌隨着所行的神蹟,實在比馬大和馬利亞所期望的還大,不是從病中得醫治,他將拉撒路從死裏救活過來。

不單是神蹟與期望不同,也是時間。她們期望在通知了耶穌,「你所愛的人病了」,耶穌便會施行神蹟。但耶穌沒有在此時此刻這樣做,還延遲幾天才往她們的家。當然一方面是要顯出使死人復活的神蹟,沒有死怎有復活?另一方面,約翰福音常強調,父上帝和耶穌有他作事的時間(參看二4;四21,25;五25、8;十二23,31~32;十三1等)。

香港人爭取民主已二三十年了,但為甚麼民主社會還沒有來到?反而香港越來越建制,特首欽點便是一個例子。我也不明白,我只能從兩方面探索到一些端倪。

今主日的舊約經課取自以西結書三十七章1~14節,以西結先知看到異象,枯骨復甦,象徵着以色列民的復興。有解經家認為今天以色列的復國是應驗這經文的預言。無論如何,這段經文給予以色列民眾對復國的盼望。以色列於公元前586年亡國,相隔2500多年復國。其間經歷種種欺壓厄運,納粹德軍於第二次世界大戰時屠殺猶太人如今仍無法使人忘記。能復國本是美事,但在1948年5月15日以色列復國,隨即有百萬巴勒斯坦人失去他們的家園,這是他們的遭難日(Nakba Day)。直至如今,仍有百多萬巴勒斯坦人仍無家可歸。曾被壓迫者,今天成為壓迫他人的人。

回看歷史,我們也看見不少這些例子。

中國共產黨在1949年前是無產階級,現在雖然不是大富翁,但郤成為權力的富翁,打壓異見維權人士。50年(1967年)前,共產黨在香港發動暴動。部份昔日參與者,今天已坐掌權力,有成為立法會議員。有議員曾對2014年的佔中行動,認為是外國勢力入侵;又指2015年年初二所生的騷亂,為他過去從未見過的暴力。他昔日是年青人,在左派學校接受教育。

是次特首選舉,聽聞有部份建制選委會暗地裏轉投鬍鬚曾,但結果沒有。我相信不只是西環力量,他們也會想,曾受非建制人士所歡迎,假若他得權力,會否削弱他們現有的政治利益?假若今天非建制人士得到權力,他們又會怎樣管治香港?

電影《沉默》描述17世紀一位傳教士到日本傳道,當代的日本嚴禁國民信奉天主教,違者會遭酷刑。消息傳來,這位傳教士背棄了信仰。其實這位傳教士並無屈服,只是將信仰牢記心中,在日常生活中與其他人同行。「上帝為甚麼沉默?」答案不在於上帝,電影結語時說:「終汝一生,或許上帝依然沉默,但即使如此,你的所想所行,仍然無不為了彰顯祂,且在一片沉默中,你仍能聽見。」

特首選舉,沒有神蹟出現。有人說,選舉前的星期五,神蹟出現了,因為很多人走出來支持鬍鬚曾。但我個人認為,就是曾當選,也不是神蹟的出現,他的管治與前特首曾蔭權有甚麼分別呢?林鄭有沒有上主的呼召有何重要?昔日,連不信上帝的波斯王居魯士(《和合本》聖經譯作「古列」)也被上主所使用,讓猶太人可返回耶路撒冷重建家園。聖經記着說:「論居魯士,他是我的牧人,他要成就我所喜悅的⋯⋯。他的右手我曾攙扶,使列國降服在他面前⋯⋯。」(賽四十四28;四十五1)真正的神蹟,不在於他當選或是星期五那天,而是當香港人能走出只為自己的利益和只顧經濟繁榮的束縛,重新看重民主自由、人權法治、公平公義等普世核心價值的時候。對個人來說,特首選舉沒有帶來失望和躁動,而在和平中仍能繼續堅持和爭取這些核心價值。在這時候,神蹟已來到了!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