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特首是否共產黨黨員對特區政府施政的影響

2018/9/11 — 18:01

早前寫了幾篇針對特區首長和高官的文章,竟然分別接到一位教會牧長和一位舊時學校同事的回應。他們的問題和意見本質上大同小異,那位牧師煞有介事的詢問歷任特區首長是否共產黨黨員,另一位老師表示特首只是踩鋼線的職業馬戲演員,觀眾宜多欣賞其表現而少作批評,苦口婆心勸喻筆者息怒,不必動氣筆伐。筆者蒙他們不棄而坦誠交流,便嘗試談談香港特首是否共產黨黨員,再說說對特區政府施政的影響。

無論如何,先戴頭盔一頂,筆者並非政論專家,所說的只宜視作街頭巷尾的市井語,茶餘飯後的閒聊話;再掛面罩一個,筆者手頭上並沒有可驗證的材料,足以說明所有的事完全屬實,只不過從觀察和常理出發,按相關報道推斷而引申討論。事實上,政治敏感問題每多涉及秘檔密件,等閒人士難以接觸「國家機密」,筆者只能姑妄寫之,讀者也便姑妄閱之可也。

本來,共產黨黨員的身分已今非昔比,回想在當年國民黨清黨期間的南京,這樣的身分當然換來一顆子彈,在戒嚴時期的台灣相信會換來綠島一個囚號,在港英時代恐怕也要換來政治部檔案室一本冊籍。可是,如今掌控中國政府實權的共產黨聲威高漲,此時當刻在回歸到「一國」下的香港,身為共產黨黨員應該並非不光彩的事,相反卻可以兌現得來貼金的榮譽、豐厚的回報和響亮的政治話語權,算起來反英抗暴的楊光主任便贏得一枚大紫荊勳章!可是,土共如鄭姓理事長和曾姓主席等一概諱莫如深,不敢開誠布公。筆者只能從脫黨黨員梁慕嫻言之鑿鑿的《我與香港地下黨》(註一)書中讀到葉國華、曾德成和程介明等一連串香港地下黨員的名字。事實上,真正的共產黨黨員不會招搖過市,六十年代筆者認識過一位共產黨黨員,他是筆者的世叔李寶幹,當年香島中學的副校長,文革後移民美國,其後失去聯絡……那麼,香港回歸至今近二十年,從「矇瞳熊貓」到「餘孽貪僧」到「狼鷹 689」到「奶媽 777」的四位特區首長,究竟是否共產黨員當然不會輕易曝光露底,因此所有臆測也只能存疑。

廣告

「矇瞳熊貓」是不折不扣的紈袴子弟,航運業巨擘的長子,家族與國民黨甚有淵源,其出身背景及在美國生活逾十年的經歷,所習染而來的性格和價值觀念理應與共產黨格格不入。可是 1986 年其接管的家族生意瀕臨破產,得到紅色商人霍英東出手幫助之後,相信是感恩圖報和傳統僑商愛國熱忱的作祟,因而日漸親近中共政權。「矇瞳熊貓」在美國政商界應該有一定人脈網絡,中共當年力圖在國際舞台上站穩腳步,便樂於拉攏為統戰對象,甚至最終授予首任特區首長的隆譽實位,滿足其光宗耀祖的虛榮,正是共產主義和資本主義合體式的「官商勾結」樣板。筆者不相信他是共產黨黨員,不過觀乎其一直附從中共的姿態,退下來仍顯得如此戀棧權位,就算不是黨員也是狼狽一族。

「餘孽貪僧」是典型的精叻香港仔,從二級行政主任扶搖直上,加官晉爵,最後攀升至特首高位。他三十年的公務員生涯其實早已被定性為「港英餘孽」,在中共眼中是戀英情結的刺青和殖民地屈辱的烙印,如果不是「矇瞳熊貓」力撐,溫家寶主政下的授意,理應不會贏得中共在政治上的信任。他的「親疏有別是現代政治的必然產物」名句雖然為泛民所垢病批評,可是事實上他與不少泛民人士私交不錯。據聞任內他曾經多次以其圓熟的政務官行政手段把來自內地的指令拖緩以爭取迴旋空間,惹得黨中央極度不滿和土共建制派不少怨聲閒言,埋下禍根。總的來說,筆者以為他不會是共產黨黨員,否則中共總會設法低調處理涉貪一案,不至於讓他「被落鑊」也弄得如此「有礙觀瞻」!

廣告

筆者對「狼鷹 689」的共產黨黨員身分從來沒有懸念。梁慕嫻一書中收錄的〈梁振英:地下黨員選特首〉(註二)一文有詳盡交代。其實回顧中共處心積慮的部署完全有跡可尋:1985 年梁振英獲中共委任為「基本法諮詢委員會」委員,1988 年接任新華社前副社長毛鈞年擔任「基本法諮詢委員會」秘書長。須知「秘書長」由黨員擔任的潛規則一向是黨規鐵律,「閒雜人等」豈能輕易染指?!其後此人參選特首時透過建制網絡落區聯繫群眾,高調推銷政見,建立個人形象的一路走來,在共產黨扶掖下一舉擊倒唐英年,應驗了「港人治港」的「黨人治港」現實版本。筆者不必細表「狼鷹 689」五年任內與泛民陣營對著幹的所作所為,簡單而言就是充分完成了共產黨交付的政治任務:徹底分化香港本土的民主力量……

任職公務員 35 年的「奶媽 777」本來就是「港英餘孽」,理應難以得到中共垂青。若非中共考慮戰略性的變陣,「狼鷹」被逼失足折翼墮地,她可能早已引退在倫敦郊外寓居,豈會有機會親炙主子而再度蒙恩受寵,更不會因而借口受到天主感召,登上特首高位。從發跡背景和政情變化過程看,「奶媽 777」應該不是根正苗紅的共產黨黨員,以常理推算是「被誘之以利,脅之以威」多於「被動之以情,曉之以理」,以至成為識時務者的女中豪傑,投誠報效黨中央。過去這一年以來的聽言觀行,筆者以為「奶媽 777」的陰一手柔一腿更具掩人耳目的欺騙性,繼續承接著「狼鷹」放矢撒野,被喻為「狼鷹 2.0 版」果真「名不虛傳」。況且,「奶媽 777」一直緊貼習主席的底氣發話行事,就算沒有一面紅領巾和一張黨員證,她的忠誠相信已打動了不少黨中央頭頭的心!

特區首長維護香港本土利益向中央充分表達意見,甚或不惜據理力爭,是相當吊詭的政治處境,不過,筆者以為這正是身為特首的嚴峻考驗和應有之義。筆者當然明白,特區首長在內地強勢政治現實壓力下,遭受到極大制肘,不管是否共產黨黨員,最終極可能只有聽任指使執行任務,從中可以轉身迴旋的空間可謂狹隘非常,不由得已。可是,從另一個角度看,如果特首是共產黨黨員的話,恐怕連一點基本人性也會完全泯滅,因為共產黨黨員的黨性使然:只會誓死完成黨交下來的任務,只要相信而不應詢問,理解的固然要執行,不理解的也要執行,更要絕對服從!

 

註一:梁慕嫻(2012)《我與香港地下黨》 開放出版社 
註二:詳見上述一書 280-283 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