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特首會見警察代表ㅤ畫面令人不安

2019/6/28 — 16:57

特首林鄭月娥 6 月 27 日於禮賓府與警司協會、香港警務督察協會、海外督察協會及香港警察隊員佐級協會的主席及副主席見面。(政府新聞處圖片)

特首林鄭月娥 6 月 27 日於禮賓府與警司協會、香港警務督察協會、海外督察協會及香港警察隊員佐級協會的主席及副主席見面。(政府新聞處圖片)

政府昨日傍晚時發稿發圖報道,特首與警方職方協會的代表於當日見面,同場的還有李家超和盧偉聰。新聞稿沒有交代會面是在李、盧二人於午間在警政大樓壁報板前見記者之前抑或之後發生。有朋友就將特首與警方會面時的圖片,拼合到鄧小平在「六四」事件後接見解放軍軍官的歷史照片,作為比較。

基層工人理解網民比較兩個時空的含義,卻認為兩者中人與事的意義仍有不少差距。鄧小平本身是極具威望的軍界元老,從策劃百色暴動開始參與創建紅軍,長征途中的遵義會議後先任在中央紅軍和紅一方面軍負責政治工作,抗戰時任八路軍一二九師政委,內戰中聯同劉伯承帶領第二野戰軍打遍大江南北,若非在 1949 年後轉入政府工作,1955 年授軍銜時必成為元帥之一。現時有關八九民運的研究基本證實,當時仍保留中央軍委主席一職的鄧小平,在架空中共建制、決定戒嚴鎮壓、罷黜趙紫陽並提拔江澤民取代等一系列決定中扮演核心角色,由他去「表彰」奉命屠殺人民、維護紅色政權的官兵,「理所當然」。

反之,即使林鄭本身也在本地官場打滾經年,又一度以「好打得」自居,但其政務官歷練中除在八十年代中一度短暫供職於保安科外,絕大部份時間與紀律部隊都無甚交集,她在警界或紀律部隊的威望實難與其「姊姊」葉劉淑儀相比。與鄧小平在軍人當中一呼百應的威勢相比,林鄭明顯不具備這壓場的實力。

廣告

其實,出席會面的警方人員是否真的順從於處於政治極弱勢的林鄭,從官方發佈的照片已可見一斑。按基層工人估計,管理政府網站資訊的人員,應該不會隨隨便便就挑出一張配圖,而理應先作篩選,但從目前選中的這一張所見,近來不斷高調發言、四處撥火的警察隊員佐級協會主席、警署警長林志偉,並不像他的上司一般端坐聆聽,卻是在從容不迫地端起茶杯。

恐怕不用受過多少傳播學、新聞學的訓練,都必然會想像到,在這個市民兩度包圍警總、林鄭又消失於公眾視線以外多日後的重要場合中,林鄭、盧偉聰、林志偉(也許可算上李家超),必然是讀者最留意、亦最關注其外觀表情以至身體語言上透露何等訊息的幾位人物。結果,千挑萬選後得出來的一張,除了李、盧二人顯得還算自然,身為一區之長的林鄭,居然在大夏天要戴上頸巾(當然不能排除禮賓府沒有跟隨環境局有關室內空調的建議,這是另一回事了),動作亦顯得生硬拘謹;反觀林志偉,則是在鏡頭前呷茶。基層工人不禁想,難道在這敏感的時刻、對於這個敏感的會面,挑圖的官員就不覺得有需要另找一張人人都正襟危坐、不致引發無謂聯想的照片?是不用介懷圖片表現出來的效果,只求應付交差?抑或,新聞處根本就沒辦法選出一張比這更能說服公眾會面氣氛平和、更能營造上下一心效果的照片?如果在另一場閉門會,有女議員已經敢公然罵娘問候特首,連日來以前線警員代表自居的林志偉,是否在鏡頭後表現得比員佐級協會的文宣更肆無忌憚、更目中無人呢?

廣告

會面報道配圖令人不安的地方,還不止於林會長那一口茶。

與特首對坐的,是盧偉聰。盧偉聰的上司、局長兼行會成員李家超,相對於盧,坐在林鄭旁的副席。換言之,這場對談的並排主角,是特首和警務處處長,而保安局局長的位置,竟是相對於自己的下屬,隨從於特首。

這是一個混帳得很難更混帳的排法。

就算警務處處長本身亦屬主要官員;就算特首有意主要聽取處長的報告和發言;就算這是一個工作性質的會面,大家想暢所欲言不想太依從繁文縟節……在如此一個牽涉重大政治爭議的工作會面中,處長的立場、發言與應對,不可能獨立於其上司、即政策局局長的節制;從層級關係而言,局長可以邀請處長甚至更下級的警官發言,說明前線耳聞目睹的困難或建議,但局長必須在決策上整合下屬的建議,決定哪些建議值得上交由中樞考慮、哪些只是下屬們吐苦水之言。

最重要的是,處長、警官們的發言、立場、建議,若果會衍生出任何政治意涵,為此負責的,不可能是處長自己,只會是保安局局長。

何以在會面的排位上,局長竟然會縮了在特首旁邊,跟她一起去聽自己的下屬直接向特首匯報?局長與處長之間隔著特首,那麼新聞稿中所說「[特首] 本人及其管治團隊會繼續全力支持警隊」,豈不是指特首指令團隊成員之一的保安局局長,要支持那個與特首在會面中平起平坐的下屬?但問責制下的本意,難道不應是責成保安局局長整合警隊有關連日來事態的反應,再由局長自己承擔政治責任,向特首和行會提供政治建議嗎?

作為武裝力量的指揮,參與工作會面,竟然比自己的文官上司更接近政府首腦,這是十分無禮的僭越,是任何文明政府都要極力避免的處境。

另一個不安處,在於參與的人員的背景。與林鄭同處會面室的,除了警務處處長及一眾現役警官,還有曾任警務處副處長的保安局局長李家超,甚至連一同開會、照片中翹著二郎腿的特首辦主任陳國基,也是前入境處處長。也就是說,特首一個人面對著十來個來自紀律部隊的武官或前武官。

倘若林鄭仍是一個具有基本政治判斷力及領導才能的上司,她不會在這一個會面中,置自身於一個如此「單聲道」「一言堂」的背景中聽取意見,她不會只讓紀律部隊背景的人聚攏一起眾聲喧嚷。她尤其不可能知道,事態已經升溫到警隊整體與另一公共服務群體 — 公立醫護 — 互相指責的地步。就算她不想在會面中充當「和事老」,她起碼亦應該帶上同時負責督導保安及醫療兩大範疇的那一位主要官員︰政務司司長張建宗,好讓他及時掌握兩大公共服務分支間的爭議要點,以及盡快從政策層面疏導兩者之間的分歧。

我們基本不用期待,特首會用安撫警察的規格和力氣,去接見公共醫護團體的代表,乃至作出像對警察般的承諾;另一方面,她的政治宣傳團隊卻煞有介事地告知社會,她將自己隱匿多時後的首次公開會面安排予警察。這已經充分反映她已經放棄自己疏理各界爭議、平衡不同立場的責任,而選擇在炙熱的民憤中完全倒向警隊,並決意將管治威信完全押住在紀律部隊群體的支持之上。甚至當公眾已經覺察到,武裝部門早已可以越過一切規矩綱常,堂而皇之地介入管治,她對此亦已毫不介懷。

所以,李家超也好,盧偉聰也好,請不要再假惺惺地呼籲,別將不滿於政治的矛頭指向警隊。我們所見到的是,政府已經毫無忌諱地包庇警隊的謊言、陋習與濫權,藉以換取警員們忠誠地保護奄奄一息的林鄭政府,站在阻擋民意的防線上。

 

作者 Medium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