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特首述職已走樣已變形

2015/12/28 — 6:35

梁振英赴京述職,取消與李克強並排而坐。

梁振英赴京述職,取消與李克強並排而坐。

12月23日,到達北京述職的香港特首梁振英與國家主席習近平、國務院總理李克強等人會面。過往特首述職時,中共領導人會與特首並排而坐在放於會場中間的兩張大椅,面對記者,主人在左,客人在右,其他官員分列兩旁,而這也是中共涉外會見的基本禮儀。但今年卻突然改變了過去18年以來行之有效的座位安排。當天兩個述職場地都放置了長桌,領導人坐在中央「主席位」,梁振英靠邊坐在其右方轉角首位,他的右側有王光亞、馮巍、張曉明等人。港澳辦聲稱座位安排體現了「三更」:更好地體現憲法和基本法關於中央和特區關係的規定,特首作為特區首長及政府首長向中央負責的要求更規範、更莊重。

當習近平會見梁振英時,除一如既往「充分肯定」梁振英及特區政府工作外,更特別提到今年一國兩制實踐出現「新情況」,指出香港和國際社會也有議論,但強調中央「堅定不移」貫徹一國兩制「不會變、不動搖」,「全面準確」確保一國兩制在香港的實踐「不走樣、不變形」,沿著正確方向進行,又敦促梁振英要「謀發展、保穩定、促和諧」。梁振英會見傳媒時說,習近平口中的「新情況」是指在政改過程中,有人沒有跟從《基本法》規定,也不想跟從人大常委會有關決定。
當天,中共中央電視台還以差不多3秒的大特寫,拍攝一本名為《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梁振英述職報告》的文件封面,內文保密,足見香港特首呼應兩年前2013年12月19日港澳辦主任王光亞首次公開提出「特首述職規範化」的要求,尤其是要求香港特首必須報告今年工作「不足」和明年工作「規劃」,變相由中國政府「預審」明年1月中將由香港特首發表的《行政長官施政報告》內容。梁振英甘之如飴,認為這是制度性及普遍性的做法,相信中央對其他省市都會有同樣要求云云,直把香港比作深圳。

廣告

一、述職

歸根結柢,香港特首向中國領導人「述職」,或者提交所謂「述職報告」,本身有無必要,已成一大疑問。至少《基本法》無此具體要求或法律依據,而且香港高度自治,其相關內部事務不用中國政府知情或置喙。至於國防及外交問題,目前概由中國政府負責,特首也無事可報。所謂「特首述職」,根本於法無據,多此一舉。董建華、曾蔭權、梁振英雖然年年上京述職,但絕不代表那樣做是有必要、合理或者有法可依。實然推論不出應然。

廣告

退萬步而言,即使上京述職有所謂政治需要,但雙方也根本無需公開表演。昔日港英時代港督向英國首相述職,也沒有公開示眾,而且不用公開示眾,因為這是兩名公僕之間各安其分的公務交流,絕對不是英國首相或港督的政治表演時刻。同樣道理,台灣駐外官員向總統述職,也是如此。

再退萬步而言,就算真要公開,其具體內容和禮儀排場也要像個「述職」的樣子。畢竟,「述職」本質上應該是:彙報政情、詢問答覆、延伸討論、切磋交流,而非先由聆聽者公開讀稿,後由述職者公開吹捧!習近平和梁振英當天所作所為根本不是述職,而是演戲公演,借題發揮!演完那幾分鐘後,還把在場記者通通趕出會場外,只差最後沒說一句:演完了,看夠了!

再再退萬步而言,就算「述職」真的可以變成演戲,雙方座位安排也應要像個述職的樣子嘛!可以是長桌對立而坐,可以是圓桌對立而坐,也可以是18年以來兩張大椅左右分坐,從而符合主客互相尊重的基本原則。然而,當今中共集團卻沒有這種各安其分的主客互相尊重意識,反而是以權力官位高低作為排列座位標準。想深一層,習近平、李克強執意坐在中央主席位的做法,究竟是他們希望擔任超級法官,裁斷左右兩造爭議,抑或是希望充當至尊皇帝,接受左右群臣膜拜朝見?前者莫名其妙,後者就會產生一種返祖現象,彷彿一切回到古代華夏專制皇朝君臣上朝時的位置,奴才們有事啟奏,讓習近平、李克強享受到凜凜君威而過把乾癮。由此可見,今年這種述職公演模式,已走樣,已變形,完全變成一場「主奴公演」:主君充分肯定奴才,奴才連忙謝主隆恩。

換言之,當天的述職禮儀透露出中共領導人認為自己與香港特首的關係,不再是過去18年以來「主客關係」,而是從今以後的「主奴關係」,可謂一葉知秋。坊間評論往往把港澳辦所說的「三更」,說成是表達中國與香港的「主次關係」、「領導和被領導的關係」,恐怕尚未直擊「主奴關係」這個重點,刻意用一些貌似中立的詞彙去掩蓋「主與奴」這個一目了然的中共惡毒意識想像。全國港澳研究會副會長劉兆佳甚至指出:座位安排更加體現中央與特首關係「走向制度化」,年度述職「並非禮節拜訪,而是嚴肅的工作彙報,是工作場合」。真是不知所謂!改變一下座位安排,就可以讓政治關係制度化,真是一大發明!習近平還沒聽取梁振英的工作?報,就已先開口表示充分肯定,更是莫名其妙,哪是甚麼工作!由始至終,今年座位安排公演只是告訴大家:香港特首只不過是習大大的一個小奴才而已!正因如此,香港年輕世代正在努力掙脫這個奴隸枷鎖,挺起胸膛正告中共:粉碎主奴意識,港人命運自主,自由憲政民主,戰勝專制獨裁!

二、新情況

習近平提到一國兩制實踐出現「新情況」,國際社會也有議論,然後借梁振英那把口,表示「新情況」是指在今年「政改」過程中,有人沒有跟從基本法規定,也不想跟從人大常委會有關決定。事實上,香港立法會以61票對8票,嚴格根據基本法規定,一舉否決了假普選方案,依法唾棄了人大常委會有關落三閘決定,證明中共硬推的垃圾假普選方案受盡千夫所指,打翻在地,再加上場內28腳,場外33腳,合共61腳。這的確是個「新情況」!香港人從此正告中共,面對任何假普選方案,香港人堅定不移爭取憲政民主不會變、不動搖,全面準確確保真普選不走樣、不變形,始終沿著正確方向前進,敦促習近平謀下台、保妻兒、促亡黨。

習近平說面對「新情況」,畢竟是摘引自「研究新情況,總結新經驗,解決新問題」這組黨化術語。這一點比較少人提及。《中國共產黨章程》的「總綱」指出,「黨的建設」必須堅決實現四項基本要求,而其中第二項要求是:「堅持解放思想,實事求是」,「積極探索,大膽試驗,開拓創新,創造性地開展工作,不斷研究新情況,總結新經驗,解決新問題」。那麼,這套同義反覆的黨八股所說的「研究新情況,總結新經驗,解決新問題」,究竟是為了甚麼目標而做的呢?根據上述黨章而制定的《中國共產黨統一戰線工作條例》第3條寫得很清楚:「為維護社會和諧穩定、維護國家主權安全發展利益服務,為保持香港澳門長期繁榮穩定、實現祖國完全統一服務」。簡單來說,就是為了中共國完全吞併統一香港,必須好好「研究新情況,總結新經驗,解決新問題」,實現習近平所謂「沿著正確的道路」前進。

需知道在中共心目中,「一國兩制」絕對不是「祖國完全統一」的狀態,只是一個像當年「新民主主義」一樣的過渡階段。今天以習近平為首的中共獨裁集團就是要面對「香港立法會否決假普選方案」這個「新情況」,總結「香港拒共反共民主抗爭年輕化、本土化、激進化、長期化」這個「新經驗」,從而解決「香港人欲從拒共反共走向自治獨立」這個「新問題」。習近平所謂一國兩制「不會變、不動搖、不走樣、不變形」云云,從來都是用來欺騙大家和外國政府的,因為「研究新情況,總結新經驗,解決新問題」從來不是為了實現一國兩制,而是為了實現祖國完全統一!去年中共推出一國兩制白皮書,聲稱香港只有中共所恩賜的權力,中國政府擁有最高和全面管治權,以及人大常委會通過831決定扼殺真普選,已經證明了中共國全部針對香港的所作所為,只不過是旨在它未來完全統一香港,絕非為了實現高度自治及一國兩制。唯有搞清楚習近平「新情況」說法在黨化術語中的意義,才能夠看清現實,拆穿騙術,奮發抗爭,打倒專制。

正如地下黨員工聯會黃國健所說:中國政府需要通過述職形式「做出來令大家知道,方針、政策已經轉變」。說得好!但這不正是一舉捅破了他的主子習近平「不會變、不動搖、不走樣、不變形」的欺世謊言嗎?黃國健桀驁不馴,翻出底牌,真是欠大老千習近平一句道歉。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