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特首選舉日的柒件事

2017/3/27 — 12:13

本文圖片由作者提供

本文圖片由作者提供

【文:香港社會工作者總工會】

柒,是「七」的繁寫;在香港,它是粗口諧音,通常它是形容人的愚蠢、笨拙和出洋相。社總選委在今次的選舉日中,見盡荒謬,可以將「柒」字重新定義,用作形容小圈子選舉的不堪,直至2022,或2027,或永無止境。

第一柒:極不平等的選舉

廣告

我們與四叔和誠哥等權貴,一同排隊投票,看似平起平坐,投票權是不論貧困或富豪,只要是合資格公民就應該是人人平等。不過,事實是全港有柒百多萬人被拒票站之外;若有選委認為能與社會精英賢達一同投票,急忙自拍selfie,他們主觀感到榮幸興奮的時候,外間就覺得他們很柒了!柒者,自我陶醉,醉倒在選委身分特權之中。

第二柒:漁農界橫額恭賀林鄭當選

廣告

林鄭當選後,有相信是漁農界選委拿出橫額慶祝,他們相當高興;但是,舉例說,「青衣居民聯會」、「長洲養豬有限責任合作社」、「柴灣漁民娛樂會」等等,均是在漁農界選民登記冊內,我們很難想像現在的「青衣」還有漁民和農民;「長洲」固然有漁民,但養豬業和張保仔洞一樣,早已成為歴史了;你看「柴灣」的網頁早已成為推廣龍舟運動的組織了。他們理應因自己是選委而感到尷尬,偏偏就高調地自恃漁農界選委而走出來。這種自詡,也是柒的一種。

第三柒:社福界無力反抗

昨早,社總帶同了道具票箱,寓意將民間公投的結果帶進票站;我們也將業界和市民訴求寫在道具選票上,大聲疾呼給候選人聽到。除此之外,社福同行選委也在林鄭當選後的歡呼羣眾中,舉牌繞場抗議小圈子選舉。我們聲音微弱,明知改變不了也照樣做,柒嗎?相反,下屆政府仍冷眼看待我們的訴求的話,它可會是柒頭政府?柒頭者,是帶頭將民生問題和真普選訴求,視若無睹。

第四柒:社福界管治能力低

我們在較早前,向林鄭詢問她對「整筆過撥款」的看法。她表示,「整筆過撥款」好處多,問題是NGOs管治能力低!難道各NGOs高層已柒了十多年也不自知?柒者,是後知後覺,還是被過橋抽板?抑或是指武斷批評者?

第五柒:天水圍太遠了

林鄭聲稱「比較攰」、「唔想去咁遠」,反口拒絕到天水圍落區與基層團體和街坊會面,商討墟市政策,但同日就拜會握有24張選票的新民黨。林鄭辯稱因溝通誤會而無法出席,對此致歉;團體則批評林鄭先後兩次「放飛機」,誠信已破產。我們所知,約基層街坊是不容易的,因他們手停口停,難請假。柒者,不該也。

第六柒:中央有冇干預?多此一問

有記者問當選後的林鄭,與中央大力支持和拉票有沒有關係?這條問題,打從董建華開始,直至梁振英,究竟有沒有中央欽點這回事,仿佛是多此一問。不過,一直以來的否認者,皆柒;柒者,詐傻扮懵也。

第七柒:一方有事,柒方呼應?

這個也是我們的寄語。選舉完了,300+就此解體?社總會繼續監督政府施政,特別在社福政策方面。我們也是300+成員,期望大家仍可以維持下去,當中有七大界別,社福、教育、法律、衞生、建築、會計和資訊科技。如何維持下去,建造一股監察力量?300+選委可自行眾籌,每人$1000,便足夠一年聘請專人監察政府相關施政表現,每季向公眾匯報;政府在任何一個界別施政有誤,柒方共同關注。

柒者,數字,集結柒方專業界別民主力量也。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