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特首選舉與本土民運(一)

2017/2/12 — 1:56

梁國雄、曾俊華、胡國興、林鄭月娥、葉劉淑儀

梁國雄、曾俊華、胡國興、林鄭月娥、葉劉淑儀

原本所謂 " Lesser Evil " 的爭論,只停留在網上的同溫層,但隨着長毛想透過公民提名向選委施壓使其入閘,爭論似乎終於被帶到公眾的視線之中,然而通過主流媒體傳譯再由網民發酵,爭論的焦點只集中在「長毛鎅薯片票 」的層次,那根本無助解決分歧和統一選委行動,更加令原則、策略和局勢分析的討論都被混為一談,以致各方評論邏輯混亂,謾罵不絕,結果只是加劇互不信任,反對派能團結力量抗命的機會更加渺茫。

面對中共強權壓境,港人力量原已微薄,如果反對派尚且不能整合勢力,團結抗爭,那麼任何民主的原則和願景,都無法實現。現時「本土派」暫且式微,原以為反對派之中,可以加強團結的誘因,但結果現在因為選委是否投票給薯片的問題又出現分化,看來無論習總有否欽點薯片,此刻已收拉一派打一派之效。最不幸的是,所謂 「“Lesser Evil” 派」和「堅持原則派」之間的爭拗,根本是牛頭不搭馬嘴,甚至毫無必要的。

兩派的想法之所以不同,是因為基於對現狀有截然不同的分析,而提出不同的問題,所得出的答案,當然不一樣。例如習總究竟是欽點了林鄭還是薯片,甚至還是中南海的權鬥未分勝負,反對派中都出現對局勢截然不同的分析,可是,我們沒有竊聽器在中南海,大家都是靠估,連建制派都是訊息混亂北風亂傳,實在沒有人有資格話自己絕對正確或說別人超錯。因應不同的分析,就會提出不同的戰略考慮,簡而言之,「 “Lesser Evil” 派」提出的問題是「如何阻止林鄭當選」,結果得出的答案是「只要薯片尚有可能做到」,「堅持原則派」的問題則是「如何得到公民提名」,而這邊的答案是「薯片當特首根本做不到」。

廣告

兩派所問的問題,都是應該問的,但不同問法自然有不同的答法,偏偏不少人以為兩條問題是同一條問題,結果竟上升到吵着誰背叛原則出賣民主。如果一邊廂個個能夠像朱凱迪羅冠聰那樣,平實誠懇地訴說「堅持原則派」的理據,而非兩句未到就罵黃絲變港豬衝去食薯片味的屎,問題應可以解決了大半。長毛自己常說「從群眾中來,到群眾中去」,面對薯片民意高企的現實,「堅持原則派」要說服群眾不必在薯片等這一堆 evil 中選擇,有 angle 可以取代一干 evil 而當選特首,令到這次特首選舉的結果,可使民主運動掃除所有障礙踏上最後一里路,長毛參選顯然不是一個能夠滿足主流民意的方案,而這也關係到長毛最終能否得到37790個網上公民提名。

不如大家都放下 evil 的標籤,薯片是一個不能滿足民主派要求的候選人,這個說法應該最為準確。而一個能夠滿足民主派所有要求的特首候選人,是百份之九十九點九九不會勝出小圈子選舉,這也是人所共知的事實。這就是現在反對派所面對的處境難題。反對派陣營選委投票給薯片,就是建基於相信薯片出任特首,香港可以出現一個比現在相對寬鬆的政治環境,核心價值不會繼續被侵蝕得那麼厲害,民主運動便再有條件發展。但「堅持原則派」之所以要堅持原則,正正是他們認定對薯片的期望必落空,甚至薯片利用反對派加持推高民望之後強推831和23條,投票給薯片變相扼殺民主運動。

廣告

回到最初所說,這番爭論之所以無謂,在於時日推演,薯片當選的機會已經逐漸減少,建制派已經大體向林鄭靠攏,尤其是指標性人物如梁愛詩和唐英年,一個是北京在香港最為信任的人物,另一個理應對梁振英復仇心切的人;如果現在還推斷習總會最後一刻仍是欽點薯片,那就是烽火戲諸侯了。五年前那一次,是中聯辦戲諸侯,結果要當時的統戰部長劉延東到深圳傳令,其結果是五年後的今天,中聯辦的說話無人再信。現時先不論張德江說政治局支持林鄭的消息是否屬實,但西環、老董、梁粉等勢力都以站在林鄭背後,習總還要欽點薯片,就必須要清晰強烈的信息下達,而這不會只有建制派選委知道,肯定鬧得全港皆知,到時民主300+不投薯片也無關大局,亦可免卻「堅持原則派」口中「民主派投建制萬劫不復」的憂慮。

而更重要的是,建制派內部必定強烈震動,西環、老董、梁粉等勢力甚至有被清算的可能,這一干人等冚家剷,對本土民運而言總不會一點好處也沒有吧。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