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特首高官變五毛ㅤ一國兩制變爛騒

2019/5/27 — 17:48

林鄭月娥

林鄭月娥

《高官變五毛》

體制沉淪中港通,升官發財要自宮。
道喪德銷成劣幣,言妄思歪做臭蟲。
行政精英盡九品,特首高官變五毛。
但使人心只確幸,一國功成兩制同。

主權移交 22 年來,香港人曾經嘗試過接受不同形式的人來主政香港。試過「商人治港」,結果成為了國際笑話;試過由一個「守成型的公務員治港」,結果是只求「打好份工」,不求有為;又試過由政治投機,撩事鬥非的「幹部治港」,結果是社會撕裂,政治對立推向高峯。現在又讓林鄭月娥這一類自以為「很有為」,又似乎「好打得」的「公務員治港」,結果又是如何?

結論是驗證了一個政治學上的及公共行政上的定律。這個操持公權力權柄的人是什麼身份、什麼背景,當然不會完全不重要,但更重要的似乎是社會給予這些人一個怎麼樣的制度性環境和條件。

廣告

一個合理制度,讓壞人也無以長期作惡,也不會讓他越作越惡;一個不合理之制度,就會令好人難以有所作為,香港 22 年來未試過有好人治港,所以這一點可能還有待驗證。但已經從經驗中證明了一點,一個壞的制度足以讓原本有能力的人都變成奴才打手,會讓一個以前未有機會顯示其邪惡本性的人變得邪惡透頂。

林鄭月娥便是一例。林鄭月娥只是把制度的缺陷表現得更淋漓盡致而矣!

廣告

要謹記一點,她不是幾年之間由一個幹練精明的公務人員變得愚蠢,而是她的那種毫無原則的聰明與世故讓她知道無需介意向威權及歪理服從。

一個有效的制度,可以防止她讓自己卑劣的本性支配,迫使她要有規有矩。在英國式的管治底下尊重法制,尊重傳統,事事有法可依,行使公權力要有板有眼。殖民地的文官制度,事事講求工具理性及程序公義,尊重體制內的制衡。林鄭月娥無疑曾經是一個幹練的公職人員,但早在殖民地時代的時候,她已經被由其領導的社會福利界視為剛愎自用、目空一切的官僚。但在那個時候,她仍然受到制度的制約,她也只能在其權力範圍及行事上表現她的幹練,沒有機會把她性格中的空疏與狅妄播惡於眾。

但離開了「英國殖民地」這個保護傘,墮入了「新中國特色」這個大醬缸,就連以往被奉為「專業精英」、「天子門生」的殖民地高官,都可能會變成奴才。他們現在都有更大的空間利用自己的才智及小聰明,在體制上把持權勢,把人性中的卑劣盡情發揮;把體制的不善從而造就的邪惡展露無遺;也把舊制度崩潰、新制度無從發展所造成的人性沉淪表現得淋漓盡致。

在今天這個政治環境下,一個像她如此往往只為達到目的而不理手段、沒有信念、沒有原則、沒有堅持、不談誠信的人,可以說是最符合威權政治集團的需要。而她這一類人,在威權體制下,也可以說是如魚得水,可以一方面盡情發揮她的專橫,另一方面也可以盡量取悅她的主子來邀功求寵。

她上任特首兩年以來,越來越顯露她的奴才品性,越來越五毛上身,越來越義和拳上腦,其實只是她品格本質的暴露,也是現制度不足以制約、甚至是助長了其人性缺陷的發揮而已。

這是一個制度性的結果。在社群生活中,個人表現出來的行為與取向,是個人性格因素與社會條件互動的結果。這兩個因素孰輕孰重,需視乎個人意志的強與弱,也要看個人德行與操守的高與低。但越是涉及制度越深,在制度中的位置越吃重,如果不知所進退,制度造成的烙印便會越明顯。

今天香港人所見,律政司長繼續自己也協助家人秘撈搵水;大部份問責官員都潛了水;政務司長天天在講一些不盡不實、不痛不癢的廢話;只有城管水平的卻做了保安局長。如果在殖民地時代,誰人會想像得到這一幫所謂今天的特區管治團隊,竟然會是如此貨色!他們憑什麼竊踞高位?

由這一種貨色來領導香港,香港人怎會服氣?面對一國兩制越來越似一個爛騷,往後香港人是不是甘心隨這個體制淪落,又或許會否如不少人一樣逐漸接受成為壞制度下的「小確幸」,就得看我們自己了。

希望大家都不要放棄,要繼續口誅筆伐,要繼續爭取。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