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獄中書簡】不增不減 安住當下

2019/5/14 — 15:38

資料圖片,來源:Free-Photos @Pixabay

資料圖片,來源:Free-Photos @Pixabay

從鬱熱的荔枝角羈留所「過界」至西貢壁屋監獄,下車時深呼吸一口清涼的空氣。監獄門口,一隻貓兒喵喵在叫,似在告訴我:日子再難,總會度過。

現在生活已安頓下來,每日黎明即起,在鳥鳴聲中禪修打坐,然後在囚房內拉筋跑步。七時許匆匆吃過早餐,在震耳欲聾的電視機聲中看一點書便開始工作。我被指派從事木工,在重複單調的動作中,思緒飛到澳洲海邊靜看日出。午飯後有更多閱讀時間,職員們都嘲笑我會讀壞腦。下午工作完畢,便是在球場運動或散步時間,因為我仍未有球鞋,便利用這時段和囚友聊天,聆聽這個煽惑物慾又堵塞流動機會的社會的悲歌。晚餐以後,我在囚室教一些囚友英語,然後看信和閱讀。10 時關燈,我轉頭便睡,一夜無夢。

讀着市民的來信,鼻子便酸起來。信裏都說我們為大家承受刑責,而真正煽惑群眾的 831 決定和 87 枚催淚彈卻無從追究。其實,我覺得因為抗命而付出的代價並非最大。假如我是認命,將假普選當成真普選,我便犧牲了分辨是非的能力,那才是不能承受的代價。

廣告

現在我在獄中,四面都是鐵網。通過鐵網外望,是翠綠的山坡和藍天白雲。表面看來,這是被禁錮的肉體仰望浮動的雲朵,兩不相干。事實並非如此。我之生存,有賴米稻蔬果雞蛋,如非天上之浮雲化成雨水滋潤大地,萬物何以生長?再想,我的父母祖先,都是在萬物交集中延續生命,才能生我育我。因此,正如一行禪師所言,「我」是由無數的「非我」組成,就是在千萬年前的的一片浮雲也與我生命相連。禪師稱此為「互即互入」,生命的連鎖效應也。

政治檢控只會徒勞無功

廣告

既知如此,佔中三子在 2013 年於佑寧堂宣佈展開「讓愛與和平佔領中環」運動,便與其後的百萬名參與雨傘運動的市民的生命連結起來。政府以為用監獄可以羞辱、摧毀我們,實在是愚不可及。只要有四個市民因為戴耀廷、邵家臻、黃浩銘和我入獄而參與 4 月 28 日的反送中條例遊行,我們便是以另一形體走上街頭。物質不滅,只是以另一形態存在,不增不減。

後面的日子,獄中的我們仍會在不同行動中出現,正如此詩所云:「千岩不許一泉奔,攔得溪聲處處喧,等到後頭山腳盡,悠然流水出前村。」只要流水有方向,政府以政治檢控加以阻攔,只會徒勞無功。

監禁的日子並不好過,每天靠一點菜、一碗粥、一隻蛋、一個橙和四片麵包維生,其他食物有待適應。鐵窗內對家人的想念和歉疚,才是最大的折磨。只希望他們和我一起學習安於當下,慢慢領會我其實以另一形式和他們結連。

即日清晨,從囚房走告工場,看見貓兒生了一窩小貓,坐在樑上歇息,監獄職員和囚友們都帶着溫柔的眼神在看。生命中有些東西可以超越眼前的敵我得失,只待我們慢慢領悟。

 

原刊於《蘋果日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