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獄中書簡】以生回報死

2019/7/9 — 20:39

資料圖片

資料圖片

得知另一位青年以死明志反送中,心如刀割。

莊子在《應帝王》篇說,國君依憑己意制訂法度,就如同在大海裏鑿河,使蚊蟲負山一樣。在《則陽》篇,他說古時人君把所得歸功於人民,把所失歸咎於自己,如果有一個人因施政而喪失了生命,應退而自責。

林鄭龜縮在禮賓府內接見權貴時說:「好多人以為我死了,但我不會死得去。」有何自責之意?這是一個麻木不仁的政府,年輕人不要再以死控訴;我們要以生去踐行公義,才能對得住逝去的抗爭者。

廣告

對逝者的追思,化為推動變革的動力,從真空法師的經歷可見。她是在 1967 年 5 月 16 日決志要傾一生之力結束越南的苦難。因為那一天她的摯友為了呼籲南北越停戰而自焚。當年未出家的真空法師名叫高玉鳳,時年 29 歲。

讀《真愛的功課》知道高玉鳳在南越長大,大學時已組織義工在貧民區服務。通過一行禪師的開導,信仰入世佛教。直面人類的痛苦、堅持說真話,帶着慎重的態度進行社會批判。當時越南內戰,美國支持的南越政府與共產黨控制的北越連年戰鬥,死傷枕藉,平民百姓承受巨大的痛苦。一些南越僧人呼籲雙方停火,卻被政府視為共產黨人,橫加鎮壓。積極推動和平運動的一行禪師最終亦要流亡海外。

廣告

高玉鳳在那段動盪的歲月,目睹許多僧人為了鼓吹和平而犧牲。1963 年,數千名年輕人上街爭取宗教自由,當局出動坦克車鎮壓,八人被輾斃。6 月 13 日,高玉鳳騎着摩托車經過市區一個路口,目睹了震撼越南歷史的一幕 — 廣德長老為宗教自由而自焚。她看到這位老僧人勇敢平和地安坐,全身着火卻定靜不動,圍觀者都在痛哭,當街跪拜。那一刻,她發下深誓,效法廣德長者,要溫和美善地為尊重人權而服務。

同年 8 月,多位僧人相繼自焚,希望以生命來打動鐵石心腸的當權者,但當局拘捕更多僧人,令抗爭的任務落到學生身上。在一次遊行中,警察向示威者開火,16 歲學生郭詩月死於槍下,人民更感恐懼、絕望。但在眾多犧牲者中,摯友一枝梅的捨身成仁對高玉鳳影響至深。

出身富裕家庭的一枝梅與高玉鳳是最早一批追隨一行禪師的青年。她平日語調充滿慈愛,天真和智慧。起初她對政府指控一行禪師為共產黨人感到疑慮,但通過協助戰爭帶來的赤貧家庭便明白禪師的心志,竟向高玉鳳提議以集體剖腹來呼籲和平。但流亡海外的一行禪師堅決反對她們如此犧牲生命,認為應以最大的毅力建立好「青年社會服務學院」,推動更多青年服務困苦的人群。

一枝梅沉默下來,一段日子後更缺席了正念修習。突然有一天,她全身盛裝帶着親手烘製的蛋糕,和高玉鳳及其他同仁分享。過了兩天,一枝梅便在慈嚴寺外自焚。原來她失蹤三星期是去了陪伴父母以盡孝道。在自焚之前,她在自己面前放了聖母瑪利亞和觀音菩薩像,呼籲天主教徒和佛教徒為和平同心協力,體驗耶穌的愛和佛陀的慈悲。

讓逝者的理想重生

高玉鳳傷心欲絕,卻感到摯友的愛和爭取人權和平的承諾在她身上重生。她自此跟隨一行禪師在國際上呼籲結束越戰。在 70 年代中越戰結束後,目睹新政權踐踏人權,他們一方面推動各國向越共施壓,另一方面籌款協助越南的貧困家庭和政治犯家屬。當越南難民投奔怒海的時候,高玉鳳組織船隻親自出海救援。最後她剃度成為真空法師,與一行禪師在法國建立了梅村,以禪修正念協助無數人轉化自身,在躁動不穩和物慾橫流的世代,做到「穩固如山,美如鮮花」。

這些年來,真空法師同樣經歷沮喪和憤怒,她是通過「行禪」,安定自己情緒後才決定下一步行動。她以生回報摯友的死。我希望香港的年輕人也能這樣,讓逝者的理想重生。

2019 年 7 月 1 日

 

原刊於《蘋果日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