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獄中書簡】商界如何化解深層次矛盾

2019/10/4 — 15:07

資料圖片,來源:Carlo Yuen @Pixabay

資料圖片,來源:Carlo Yuen @Pixabay

中共硬要把逆權運動說成是由房屋問題和欠缺社會流動所造成,或者是不相信人是有理想、有良知,會為了反苛政、反獨裁而持續上街甚至浴血街頭;又或者他們已很清楚知道港人爭取的是還政於民,只是試圖用分錢代替分權,迫令政府和商界紓解民困,卸走政治改革的壓力。

在這樣的政治計算下,我們才能理解中共何以突然抨擊地產商「囤地圈錢」。而一向與政權唇齒相依的地產商亦心領神會,突然承擔起「社會責任」捐地建屋。但除非商界自欺欺人,他們都知道這場運動的爆發是源於對政府行事乖張的不滿,市民更看透林鄭如此剛愎自用是因為整個政治體制完全失去制衡。因此,抗爭者在五大訴求中把「林鄭下台」改為「雙普選」,而商界對此能否作出貢獻?

小心觀察這次反修例事件,可窺見商界的逆權角色。從開始時基於自身利益,不少商會對條例表示反對,甚至有商人提出司法覆核。即使有關方面私底下安撫,甚至剔除一些商界特別擔心的罪行,憂慮仍無法解除。在衝突白熱化的時候,有地產商寧願撻定放棄投得的地皮;某大商會的高層公開要求林鄭清楚撤回條例草案和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更是難得一見。這些來自建制內的反對聲音如何削弱法案的認受性都看在北京眼裏,所以其後要如此粗暴公開點名迫令商界表態支持林鄭。

廣告

從社會運動角度看,一個運動要成功不單靠動員群眾和增加政府的統治成本,還要掌握到「政治機會」。這些政治機會包括國際形勢、全球同類運動的周期、本國政治精英間的分裂、運動能否與建制內反對力量結盟等。這次逆權運動,我們都注目於「和理非」與「勇武」派的配合,但其實商界對政府的不滿造成的政治機會不應被忽視。

撤走一條惡法,商界為了自身利益會捲入逆權。但涉及到民主改革,他們怎會站在人民那一邊?南韓早在五、六十年代已有民主普選,反而是進入工業化時期,軍人上台,以保護國家不受共產北韓侵害之名,抑壓工人運動、剝奪人民的民主與自由。大企業樂於配合專制政權。但八十年代南韓經濟起飛,出口導向的大企業如三星、LG 等開始關注國家形象如何影響產品的國際行銷,深感在媒體上不斷出現軍警施放催淚彈、學生還以汽油彈的畫面百害而無一利,漸漸對民主改革採取正面的態度,希望普選能真正止暴制亂。

廣告

商界應學南韓推動民主

香港民主化的其中一個阻力來自本土商界,立法會的功能組別保護了既得利益,亦令議會脫離民意,失監督之效。香港商界見到這幾個月的抗爭令經濟受損,不要幻想這只是短暫的混亂,更不要指摘抗爭者,因為這個不公的制度是他們有份造成的。

商界可以做的,是學習八十年代韓國的大企業,順着歷史的走向,向北京進言:一天沒普選,香港不會有持久的和諧。最具體的目標是 2020 年立法會選舉全面取消功能議席。另一件要做的事是投入人才與資源,孕育一個扎根本土的保守政黨,以自由經濟、低稅率、鼓勵投資與工作的政綱與泛民在普選中競爭,而非依賴那些人才凋零,只懂趨炎附勢的土共政黨代表他們。這樣既保護他們的長遠利益亦真正化解香港深層次矛盾。

 

原刊於《蘋果日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