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獄中書簡】改善空間

2019/10/24 — 15:19

資料圖片,來源:Dominik Scythe @ Unsplash

資料圖片,來源:Dominik Scythe @ Unsplash

考試前的晚上,腦海浮現着每一個工序:刨木、打釘、鋸木、鑿鉸……二十多年來考核學生無數,自己從沒上過試場。師傅安慰我說,他教過三百多位學生,只有一個「肥佬」。我卻擔心自己是第二個。

監考官是從職訓局派來的老先生,一臉慈祥。首先向幾位考生解釋這次中級土木試的要求:造一隻有鎖櫃門,四邊門隙均不得超過二厘米。

我在第一個工序便出亂子。刨木的時候發覺刨刀調校得太淺,久久只刨得半點木屑。焦急起來,我用錘拍打木刨上端調校刀口,結果調得太深,弄到刀刀入肉。想重新調校,又無從入手。都說「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我平日卻過度依賴師傅準備好的工具。看着被我刨得高低不平的木板,只有一臉無奈、滿頭汗水。考官見我剛開始便停下來,滿臉狐疑。

廣告

人一慌,便回到本能。我像當年的會考生,默默祈禱,靜下心來,回想師傅平日準備工具的情境,試着重新調校刀口,結果成功。舒了一口氣,下面每個工序都不敢怠慢,惟恐又出意外。兩小時過去,來到最後鑿木上鎖的步驟,亦是當年唯一肥佬考生的出錯位,我戰戰兢兢,花了相當時間總是覺得門鎖未能完全嵌入。考官提醒餘下時間不多,我唯有硬着頭皮上鎖,發覺並無大礙,只是自己嚇自己。

考試結束,師傅和考官巡視各人的作品,都說我的櫃門四邊均衡、開關暢順。「以你成世揸筆的人來說,算是不錯!」我的確是一個手腳笨拙的人,練習過程雙手都被錘頭和鋸刀傷過。現在得到讚賞,很大程度是他們見我這個讀書人願意放下身段,拿起工具幹活而給我鼓勵。我只能以「全靠將勤補拙」「感謝師傅耐心包容」來回應。我心裏面只有一句話說不出口,那便是「仍有改善空間」。

廣告

黑社會主義繼續肆虐

事關早前在電視上看到 Now TV 採訪隊的司機在警署外取車時,被布袋彈擊中頭部,警員一擁而上將之拘捕。當時記者已馬上向警員說出傷者的身份,卻被警員以胡椒噴霧指嚇驅趕。據報受傷司機被帶進警署兩個小時,不單未有得到療傷,還遭到進一步毆打。我一直沒法看到網上流傳的警暴畫面,但這樣一個新聞機構人員的遭遇已令我十分髮指。而更過份的,是警方竟在例行記招中,說警方在處理此事上,「仍有改善空間」。這是甚麼意思?是說他們已做得很好,但不會驕傲,會努力改進以臻完美?當我想到一個無辜傷者在警署被差人毒打以及無數抗爭者被侮辱、性侵和虐待,我是要求重整警隊,而不是要聽他們說會止於至善。

林鄭在回應中大校長公開信時仍厚顏重複要相信現有監警機制。回想雨傘運動時,我曾和她通電話要求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徹查 9.28 催淚彈和旺角黑幫襲擊示威者事件。當我向一些「中間人」提出相同要求時,一位社會賢達回應說:「這些黑幫與新界社團關係密切,而這些社團又與中共有千絲萬縷關係,點查呀?」

這點出了問題的核心。五年過去,情況依舊。只想知道,這個黑社會主義的中國,究竟有沒有改善的空間?

2019 年 10 月 20 日
陳健民

 

原刊於《蘋果日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