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獄中書簡】放下,走得更遠

2019/6/28 — 11:35

香港禮賓府一角(圖片素材來源:政府新聞處)

香港禮賓府一角(圖片素材來源:政府新聞處)

獄中飯堂的餐枱是我閱讀和寫作的地方。最近香港因送中條例弄到沸沸揚揚,這裏即使有高牆阻隔,仍容不下一張平靜的「書桌」,心情起伏不定,最想做的是到球場跑步。

許多來信都關心我是否已購得波鞋。上個月第一次出糧,是兩星期的工資,有 60 多元。我花了一半工資買了一對白飯魚,其餘便買了兩包奶、一包餅乾、一本相簿和兩個郵票。

蔡東豪發信來說買跑鞋是最有價值的投資,「傾家蕩產」都要買,我知道他因為支持佔中曾受威嚇,在最身不由己的日子是靠跑步走出低谷。我生活在這監獄,不單所有窗戶都上了鐵枝,連玻璃都不透明,看不到藍天,亦看不到星星。每天的作息都要循規蹈矩,走路單排而行,不准談話等等。對於一個自由主義者,活在這樣幽暗規訓的世界,精神折磨可想而知。但跑步的時候,我看到蒼翠的遠山,我感受到空氣從面頰流過,我體驗一步一自由。

廣告

入獄之前,我參加了跑班的一次特別聚會。教練馬拉 Joe 曾當傳道人和社工,後成為了全職長跑教練,本來已是不平凡的經歷。但當跑班越來越多學員時,他卻毅然放下一切,要和太太留日兩年,學習日本人對跑步的專注和投入。那天我們幾十位學員本要送他禮物與他餞行,誰知教練竟帶了他過往所有馬拉松獎牌,一塊一塊地送給每個學員,勉勵各人「忘記背後,努力面前,向着標竿直跑」。

掘坑太深反自掉陷阱

廣告

教練這種「放下」的精神感染每一個學員。班上一位先生本是大肥佬,重 105 公斤,去年 6 月和女兒聊天,女兒天真地說:「爸爸不要太早死去」。他自此放棄以往生活方式,矢志節食和跑步。經過多番磨練,他體重下降至 80 公斤,並在我入獄前三天在日本長野完成他人生第一次馬拉松,時間竟然在四小時以內!我收到此一消息,心裏非常激動,因為我還記得他憶述女兒的「溫馨提示」時,雙目含淚,哽咽良久。後來這師兄又傳來口訊,說希望將這塊意義重大的「初馬」獎牌送給我,為我們的運動打氣!

現在政府弄到焦頭爛額,和林鄭剛愎自用的性格有關,也和支撐這種獨斷管治的制度有關。林鄭和北京看見 DQ 議員、一地兩檢、明日大嶼都不興波瀾,以為只要閉上耳目,以防暴警察作後盾。送中條例亦同樣可以硬通過。誰知《聖經》詩篇第七篇早已寫着:「他掘了坑,掘得太深,竟掉在自己所掘的陷阱裏。」

林鄭也好,習近平也好,他們都是在掘坑。陳日君樞機在探望我的時候,我問他為何掘坑太深會出事。他說內心邪惡、掘得太過份的時候,連自己站着的泥土都會鬆動,結果連人帶泥掉下去。我看見許多商人和過往政治冷感的市民這次都起來反對政府,就知道物極必反,林鄭如何摧毀自己的統治基礎。

《魔戒》以大能的戒指暗喻權力與地位,小說中只有清心的哈比人才能戴上戒指而不入魔。林鄭如此執着權位,恐怕她活在禮賓府內比我在獄中更不自由。若她真要繼續服務市民,她應先放下往日狂妄的自我。我最希望她能到太古廣場外放下一束菊花,如此她的人生才會走得更遠。

 

2019 年 6 月 22 日

原刊於《蘋果日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