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獄中書簡】覺悟

2019/10/17 — 22:24

位於美國耶魯大學的容閎雕像(維基百科圖片)

位於美國耶魯大學的容閎雕像(維基百科圖片)

林鄭引用緊急法禁蒙面後,電台訪問了一位衝衝子。他說對於一個覺悟了的人,已預了十年(暴動罪),不會因為多加一年(蒙面罪)而放棄抗爭。覺悟令人胸無掛慮,這讓我想起容閎的經歷。

容閎是中國第一個留美學生。他在廣東香山長大,父親將他送到傳教士辦的學校,後到香港馬禮遜學校讀書,得到一些在港西人贊助到美國升學,最終在耶魯大學畢業。

他回國之後,曾在廣東和上海任職繙譯和秘書工作,後到香港習法律,卻被西人壟斷的律師同行排斥,免他搶走華人委託的案件,最終黯然回國經商。他曾協助一些傳教士到南京太平天國的總部與革命領袖會面。容閎目睹國運衰敗,早有投身變革的心志,故亦藉此機會向太平軍提出數項包括教育改革的建議。惜太平天國偏安金陵,已失革新之志,容閎夙志未遂,惟有回上海繼續營營役役。

廣告

但在一次偶然機會中,容閎得知有百多萬箱綠茶滯留在太平軍控制的地區,誰敢冒險做此生意,巨富必致。容閎因曾與太平軍領袖接觸亦獲發控制區內的通行證,覺得可以放手一搏,遂組一船隊,帶備金銀腰刀火槍,深入不毛。沿途只見田園荒廢、生氣蕭索,在漫天烽火中,終於覓得茶葉落腳處。交易既成,日夜兼程付運。

當天夜晚,船泊湖邊小灣,月黑風高,容閎無法安枕。深夜靜野中,忽傳呼嘯聲,由遠漸近,眾人驚醒。只見對岸火光熊熊,應是千計流匪持火炬步至。船員都嚇得面無人色,戰慄不止。幸而該幫人馬在對岸登船後順流而下,在大雨和蘆葦遮擋下,雖從旁經過亦未察覺容閎船隊。

廣告

押運茶葉之後,容閎大病一場。他在自傳《西學東漸記》中記下在病榻上的思緒:「吾人處世,以生命為基本。倘果為土匪所得,則一死真等於鴻毛。且余既志在維新中國,自宜大處落墨。若僅僅貿遷有無,事業終等於撈月……靜言思之,頓覺前此之非計。」於是矢志留有用之身,推動中國教育改革。

但因為這次「險中求勝」,容閎在行內聲名大噪,輾轉為曾國藩所悉,進而召見,委以重任,出國考察兵工廠,最終向美國採購機器,籌建江南製造局,生產武器及修造輪船,打響洋務運動第一炮。他進而建議以官費派遣 120 名幼童留學美國 15 年,並親自在美監督學生進修情況,期望一代受西學訓練的學子能徹底改革中國落後的狀況。

但義和團的 DNA 早在國人的血液中翻滾。與容閎一起到美國督學的官員向朝廷「篤灰」,指摘學子受西方思想荼毒、數典忘祖,最終清政府下令腰斬留學計劃。容閎雖受打擊,卻未言放棄,及後更建議成立中央銀行及建造鐵路,同樣遭到冷待。因此,當康梁提出維新之議,容閎當然響應。可惜維新百日即敗,戊戌政變,容閎惟有去國。

苛政虐民自陷不拔之險境

他逃命路過台灣,被日本駐台灣總督召見。自知凶多吉少,仍凜然赴會。席間總督問到曾有人倡議出租台灣 99 年於西方國家以籌經費與日本交戰,容閎直言不諱是他向張之洞提出的建議。總督見他光明磊落、胸無宿物、萬分欽佩,承諾不會按清政府要求將他「送中」。

容閎處變不驚的氣度,實從他在黑夜的河邊走過生死一刻的覺悟而來。我看香港這次逆權運動,許多人亦穿過生死關頭,必有一番領悟。但林鄭在宣佈禁蒙面法後帶領一眾官員在電視上講話,我看他們都像容閎船上的隨員,面無人色,如喪家之犬。不知道其中有沒有人覺悟誤入歧途,以苛政虐民而自陷不拔之險境?

2019 年 10 月 7 日
陳健民

 

原刊於《蘋果日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