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獄中書簡】謊言的紅利

2019/8/20 — 20:13

林鄭開記招說民眾的抗爭已經變質,現在首要問題是止亂制暴,否則沒有條件解決社會矛盾。一位囚友聽後跳了起來,先爆一句粗口,再說:「你搞到香港一鑊泡,?家話人搞亂香港?簡直本末倒置!」

連每天看 TVB 的囚友,目睹百萬市民和平上街都得不到政府回應,怎能說服他們沒有勇武抗爭,政府便會解決問題?現在稍為頭腦清醒的人,都會覺得當權者的講話,拆開每個字都能明白,合成一句便不似人話。譬如林鄭說示威者損毀國徽,「全城憤慨」,究竟她是否在我城生活了?葉國謙和葉劉淑儀更厲害,他們掌握到外部勢力在背後指揮抗爭的證據:示威者懂得向受不合作運動影響的市民鞠躬道歉和大量使用 Telegram 和 Airdrop!

你會懷疑說這些話的人究竟屬不屬於這個星球。其實,他們知道自己在講大話,亦知道我們知道他們在講大話,但他們好像只關心在說謊的時候,不要像林鄭般不斷眨眼。

廣告

我還記得 2017 年特首選舉時,葉劉到高教界拜票。席間我對她在傘運期間說「有那麼多物資,一定是受外部勢力資助」表示不滿。她回應說早前到醫療界拜票時,有醫生向她作出相同的指摘,因為有許多醫務人員都是出錢出力在現場提供援助。她承認自己當時未能完全掌握情況,所以作出鹵莽的評論。五年之後的今天,為甚麼她再次作出同樣無知的評論?她是在蠱惑人心還是在催眠自己?

都不是!耶魯大學人類學家 James Scott 研究「文化霸權」時,認為統治者說一大堆官話、套話,表面上是要宣傳官方的意識形態,希望民眾接受現存的體制,亦即是權力與資源的分配方式。但事實上民眾不是那麼愚蠢,因為每天生活的實際經驗都足以破解這些謊言。Scott 說統治者見人民抗爭,都喜歡說是受西方有毒思想影響,而不知道官方自己那套論述陳義過高,談甚麼「人民當家作主」,已為抗爭者提供了足夠的思想武器。以香港為例,甚麼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高官問責制等官方話語,已足以用來批判現狀的墮落。 

廣告

製造敵人ㅤ鞏固權位

那為甚麼官員明知謊話騙不了人還要繼續講呢?Scott 的答案是:他們根本不是說給人民聽!這套官話只是讓官員表達對當權者的忠誠,以達致執政力量的內部團結。中國滿街的標語、《人民日報》的標題、領導的講話與人民日常的生活與用語是兩不相干的。政府亦樂見這種平行時空的形式,人民對政治日漸疏離,埋首賺錢和消費。但在中國,操作一套「外部勢力亡我之心不死」的話語,還有重大的利益在驅動。

中國每年花以千億元計維穩費,部門要爭取這些資源、官員要爭取升職,都是靠尋找「敵對勢力」而立功,而敵人是越多越好。部門間競爭,要有表現,不能單靠監視、刺探、收集情報等伎倆,還要加上抹黑、栽贓,不是說西方沒有間諜或資金在中國和香港運作,但單靠真實的敵人數量是養不起這麼龐大的維穩系統。因此,必須製造更多「外部勢力」的敵人,這是謊言的紅利。

梁振英亂港期間,挖盡心思在大學刊物中查找港獨的證據,亦通過「旺角暴動」向中央證明香港情況有多險峻,目的是想中央支持他的強硬路線,繼續套取政治紅利。林鄭在記招中特別要提醒中央(並非我們)抗爭者用上「光復香港、時代革命」之句,是呼應張曉明定性抗爭為「顏色革命」,最終是要保住自己權位。

我把這些分析告訴那位向電視機講粗口的囚友,他聽後一臉茫然。其實我還想補充一句:這些政客衰過古惑仔!

 

原刊於《蘋果日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