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獄中書】記在我們的第11年

2017/11/24 — 10:44

圖片來源:社民連 facebook page

圖片來源:社民連 facebook page

 

親愛的小眼:

當你收到此信時,就是我們拍拖11週年及訂婚1週年。很抱歉今年我不能陪伴你,亦很感激你在這3個月的照顧。讀到你給我的《劉曉波傳》:「我在有形的監獄服刑,你在無形的心獄中等待;你的愛,就是超越高牆,穿透鐵窗的陽光,撫摸我的每寸皮膚,溫暖我的每個細胞,讓我始終保有內心的平和、坦蕩與明亮,讓獄中的每分鐘都充滿意義⋯⋯而我對你的愛,充滿了負疚和歉意,有時沉重得讓我腳步蹣跚。我的愛是堅硬的、鋒利的,可以穿透任何阻礙。即使我被碾成粉末,我也會用灰燼擁抱你。親愛的,有你的愛,我就會坦然,面對即將到來的審判,無悔於自己的選擇,樂觀地期待著明天。」雖然,我所面對的並非11年的監禁,但劉曉波對劉霞的感情,我卻有很深的體會。過去多年,不論是我的生日還是你的,我們都可以歡聚,但今年卻有一道高牆把我們分開。縱使你來探訪,也只能隔著玻璃看著我,我們只能憑記憶回想離別當日我們手心的溫度,只能透過書信談起遲來的感受。這是我應承擔的代價,但要你一同承受,就令我深感愧疚,不但我要喝那苦杯,連我身邊的親愛的亦要受苦。

廣告

幸而,你卻沒有因此而離棄我,反而努力為我打點一切,也在你的信中給我源源不絕的鼓勵和安慰。你工作繁忙,凌晨五時起床,晚上六、七時才下班,每晚分段寫信,寫到睡著了,當我收到你的信,見到信尾寫了2:45am的時候,我就不禁流下淚來,感覺自己不配得到你如此勞苦的愛護。每當收到你的來信,知道你生活安好,我內心就非常平安;但當一段時日不見,不知道你的近況時,又甚是煎熬,在狹小的囚室不停踱步,或在夜裡恆切禱告。幾乎每一晚的夢裡,都有你出現的足跡,但可恨夢中也不能觸碰你,擁抱你,甚至致電給你也得不著回應。然後一覺醒來,才發現自己仍在獄中,未得自由。

在入獄之前,或許我們一起太久,有時候即使多走半小時的路,多談一會兒電話都已經沒有情感的起伏,不像我們中學年代一起走到天台談心,直到天晚日落,亦再也不會對電話愛不釋手,即使是無聊沒內容的對話,重複一百篇也不會厭倦。很抱歉過去一段時間曾因投入工作而丟低你,沉迷自己的世界內把一個珍重我的你隔在高牆以外。但今天,多高的高牆和多少的鐵柵都阻不了我們以愛連繫,時間亦不能沖淡我們厚重的感情,經過長年累月,經歷哭哭笑笑的扣連。正如你在第一封信引用余光中的詩:「永恆,剎那,剎那,永恆。等你在時間之外,在時間之內。等你,在剎那,在永恆。」在我們十一年的世界裡,現在的分離都只是剎那,時間一點一滴流逝,由入獄至今已三個月了;而在我們往後也許五十年的時光,再回想起我們走過的十一年,從前的路也成為剎那;在我們追求恆久忍耐又有恩慈的愛中,今天所承受的也是微不足道。

廣告

感謝你一直的陪伴,由從前你和你家人都反對我從事社會運動,害怕我不能給你一個幸福安穩的家庭,乃至今天你說要學習獨立,適應我不在的日子,預想日後我們聚少離多,也願意在我身邊陪著我走,無怨無悔,我心中不禁有千萬個感謝和愧疚。在尋找公義的路上,我們總要付出代價,但我期盼著他日我們的孩子和他家的孩子要有幸福安穩的生活,亦無可避免地先由我們這輩做起。我相信,你和我一樣渴望成長的小孩獨立、批判的思考,不會人云亦云,更希望他們有良好品德,願意奉上自己的青春,關懷弱勢,貢獻社會。因此,你和我都扮演了不同的角色。

我讀過你給我的《曼德拉與自己對話》,曼德拉因蓄意破壞罪被判終身監禁,他的妻子溫妮擔起了整個家庭,照顧兩個孩子。曼德拉每半年才可跟家人會面30分鐘,半年寄信一次且有些信會「被寄失」,溫妮更被警察連番騷擾,甚至拘禁入獄;劉曉波妻子劉霞亦多次被逼與劉曉波分開,探訪也要往返北京與大連勞教所和遼寧錦州監獄。相比今天,我們還算是「幸福」的一群,最起碼,我們能每星期透過書信或探訪聯繫。但讀到這些偉大的人的事跡時,他們總有一位堅強勇敢的伴侶是不為世人重視的,當別人以為我是堅強勇敢時,他們就往往忽略了願意等待我、支持一個「危險」的我,而是更堅強更勇敢的你。你常跟我說,要是別的女生一早就喊分手,是啊,雖然我不是劉曉波,你也不是劉霞,但我都會時常感恩,感謝上帝讓我在生命中可以遇到對我百般包容和忍耐的你,更感恩在我們多年磨合的過程沒有放棄對方,反而是互相補足,一同成長。

入獄後,從前不夠關注、不夠重視的情誼,就會變成世界的所有。親情、愛情往往都在這個「危難」關頭發揮最強大的力量,你的每一封信、每一張跟我一起的合照,我都在睡前反覆拿來讀讀看看,如此,我就有足夠的力量支撐下去,抵抗日復一日的沉悶。當別人將監獄作為懲罰我和威嚇其他人的地方時,因著你的祝福以及我對我們未來的期許,這裡已成為我增長知識、操練體格、修養品性的靜修聖地,也只有我們的愛,一切要擊倒我們意志的都無法令我氣餒。

縱然我無法答應你給你實在的幸福,但我希望能與你一起在艱苦中奮鬥,為著我們所追求的美善奔跑。記起九年前,我們到雲南虎跳峽,儘管天色昏暗,山路崎嶇,在我們堅持下仍可安全到達目的地;又記起入獄前我們一同攀上富士山,即使有多大的風雨,我們手挽手抵抗寒風,最終也可以成功登頂。這一幕一幕彷佛亦是我們以後要走的路的縮影,但我相信只要我們常存有愛,彼此有信心、有希望,多麼的艱苦的路途都可以跨過。今日縱使我在獄中,也無人可阻止我公開說聲愛你。正如你給我一首我也很喜歡的歌:

若有天要被分開 我遠山也踏破
尋辦法又流向你 你會否等我麼
你可知每凝望你 便恍怫像河看海
你那暗湧如在叫喚我 喚我入內
怎可不奔向你

在獄中,我會好好努力,要成為一個更強壯的勇士去保護你。在獄中,你也要好好照顧自己,要成為獨立自主的「準師奶」。無論我將來所面對的刑期多長多短,只要有你的愛,我就有能量勇敢無懼地作戰。再次感謝你一直以來的愛護,但願我們的婚期不會一直押後,待我刑滿出獄,讓我們站在眾人面前見證基督和我們的愛,也讓我們以我們所堅持的去祝福天下有情人。

愛你的小板
14.11.2017
赤柱監獄書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