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獅子山下 鳩嗚精神

2016/11/29 — 15:42

鳩嗚團在旺角行動,已超過兩年。(資料圖片)

鳩嗚團在旺角行動,已超過兩年。(資料圖片)

【文:Grace】

移居海外的香港人,不少仍然心繫香江,筆者是其中之一。雖然身處加拿大,一直留意香港新聞。這幾年間,香港社會越來越紛亂,各個自發團體相繼出現,我只是略知一二,也知道有鳩嗚團,但具體做什麼就不清楚了。

早前回港,我和丈夫有空便去一些爭取民主的活動,盡量令自己貼地。朋友Ray是鳩嗚的支持者,提議我們去鳩嗚的【民主街】看看。

廣告

“一群無償付出的香港人;一眾熱愛民主、自由的堅持者。無事,他們是社區的義工團; 有事,他們的黃旗出現在政府部門外、在遊行隊伍。 鳩嗚團不屬任何政黨,但選舉季節,他們天天為各民主派候選人企街站...  最奇怪就是,他們每晚神話式的出現在他們的【民主街】,風雨不改,散播民主信息。” Ray 這樣描寫鳩嗚人。

地址是:西洋菜南街百老匯戲院對面,每晚 8:00。

廣告

那天下過黑雨,有些街道水浸。旺角是一個獨特的區。大廈林立,噪音、光影、人的流動都以最高密度競爭有限的空間,令人想起東京新宿。有趣的是,在這令人感到煩擾的都市森林裡,每個人都好像有自己所屬的一個小小地頭。在西洋菜南街四處張望,見到一群黃雨傘,便知道找對地方了。惡劣天氣的晚上,街上行人不多。鳩嗚人果然風雨不改。差不多三十人吧,守著雨傘、橫額,毫不含糊的傳遞訊息:我要真普選。

Ray 介紹我們認識吳伯和歐陽先生。81歲的吳伯以前是的士司機。友善、不多言,眼神卻不亢不卑,平靜而堅定。但是天氣真的很差呀,為什麼退休後有自唔在,攞苦來辛呢?於是我開始想深入一點認識鳩嗚。知道一班鳩嗚朋友犧牲在家的舒適,冒著被拘捕的危險,無畏藍絲的挑釁,途人奇異或冷漠的眼光,每晚在旺角街頭撐黃傘、喊口號、舉標語。有些鳩嗚朋友住得比較遠,在元朗屯門等區,收工後回到家已經很晚了,但還是要來一趟菜街才安心。

錢女士是另一位中堅分子。以前是公務員,退休後本來可以選擇平靜的主婦生活,卻走上艱辛的抗爭前線。而且每次離家出外,胸前都掛上“我要真普選” 的貼紙。不容易呀。是什麼推動他們做別人眼中的傻事呢?就是為了一份堅持:要真普選。他們說,就算這一代看不到成果,他們的努力將會成為下一代的基礎,繼續追求民主、公義的社會。

鳩嗚的默默耕耘,使我想起三十多年前多倫多一些華人同樣的默默耕耘。當時華人地位遠比今天低, 尤其是基層的華人移民,他們的孩子不少抗拒自己的黃面孔。一群香港留學生畢業後在當地工作,工餘與基層朋友推動華人權益。低調、務實、不離不棄。今天華人地位大大提升,他們應該有一份功勞的。他們之中不少人已垂垂老矣,但是他們的下一代更勇武自信地延續社區運動。正如鳩嗚精神一樣,他們為下一代建立了把運動發揚光大的平台。

感謝 Ray 讓們認識鳩嗚精神:精誠、堅持、謙卑地體現了新時代的獅子山精神。就像司徒華先生所說,他日成功不必我在,功成其中有我。

向鳩嗚團致敬。

 

作者簡介:土生土長的香港人,先後在香港及美加接受教育。曾在香港及加拿大從事教育工作。現居溫哥華。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