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人的金像獎

2016/4/5 — 21:53

作者製圖

作者製圖

從不關注金像獎,反正誰拿獎項,我也會入戲院支持本地電影。

今屆具話題性,除了因為《十年》奪最佳電影,還有雲南姑娘春夏成為第一位90後金像影后。

杜可風,澳洲人,上台講普通話。

廣告

春夏,中國人,上台講普通話。

兩者回響卻不一樣。

廣告

春夏很努力的說廣東話,我看過她一些訪問,她是為了拍《踏血尋梅》而學廣東話,學得算快。不少訪問中,她都會嘗試用廣東話回答,值得稱讚。她又在台上感謝香港電影,感謝香港給她的機會。我們是否玻璃心到一個地步,因為她是內地人而用蝗來稱呼她?

種族主義是魔鬼。當你能接受杜可風,卻不能接受春夏,除了種族主義外,我找不到別的原因。

不用放大《十年》奪獎的意義,簡單一句就是看見香港人、導演們對香港的擔憂和願景。燥動不安的時代中,香港人擁抱什麼價值來捍衛香港,我們用什麼東西來告訴全世界「為時未晚」?

我沒有明確答案,但我從不相信香港人的身分應靠種族主義來確立。當我樂見杜可風以港為家,我也樂見春夏擁抱香港的美好,我更希望多一點如《十年》守護香港價值的電影。

這個構圖不是很美好嗎?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