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浩恩

梁浩恩

政治系畢業,輕度 Asperger 患者,喜歡下國際象棋,讀書和寫作,健身和游泳。

2019/10/20 - 17:18

「獅鳥」和「不割」,都是從警察學的

「獅鳥」?

「獅鳥」?

經過了運動前期的激烈對抗之後,現在雙方都開始回到冷戰的型態,大部份都回到了意識型態和陣營之間的拉隴結派,偶而會有零星的個別衝突和無差別傷人。

有種說法是,你的敵人也在塑造你,你和敵人之間其實有很多不同的手段和方法都是共同在用,大家都是因應對方採用不同的手段。你望著你所認為的深淵,深淵也望著你。

「獅鳥」這概念不是新鮮事,原因是因為這概念一直都是警察在用,不管是被動的在 7.21 事件之中需要 39 分鐘才到場,任由白衣人無差別打人對社會在最短時間造成最大傷害,或者主動的在拘捕時動用不成比例的武力對被捕人士做成永久性傷害,到了不公開被捕人的待遇和加裝攝錄機,選擇性公開片段,都是獅鳥或保育獅鳥的行為。所以要是說示威者獅鳥,這是幾十年來都沒有發生過的事,你要想一想為什麼這幾個月情況突然變得這麼差,警察和制度的公信力突然會消失得不見。

廣告

其實邏輯是一樣的:有部份參加運動的人只要經過警察執法、法庭判刑才算公義;而警案一方走得更遠,覺得就算經過法庭但判刑不合己意都不算公義,只能自己來。

「不割」也是警察有在用的,在完全無法作出識別的情況之下,認為有不公平情況的投訴人投訴無門,監警會自己查自己人,外面的人完全無法因監警會的調查不公跟進投訴,也無法換掉成員。就連上庭調查一單跟示威完全無關的醫院虐待案,都有人出動去替他們做替身來分散注意力。只有市民被查身份證,但警案使用公權力時卻完全無約束,更從不說要調查有被捕人士懷疑遭到性暴力,而例行公事記事會上卻只是意有所指的說:如有誣告實屬違法。

但是到最後還是要說,我錯了,警察還是和示威者有不同的,就是他們終於準備要去大灣區養老了。他們河井不犯,身體力行回到自己熱愛的地方,避免 2047 年之後要繼續延遲退休應付示威,感謝有關方面接納本欄之前的建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