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獎勵無恥

2015/5/21 — 1:17

屈姓女人囂張罷寫明報專欄,還將說話放入劉進圖的口裏;江湖傳聞,有報章跟她簽了肥約,條件比黃毓民在東方做視像節目還豐厚,看來因為暴發不必世故了。記得2004年左右,陶傑在明報最後一篇專欄,提起金庸和張曉卿,你當他擦鞋也好,總之禮數做足,之後記者問起真正轉場因由,也不過說「副刊變了橫排,看不慣」,算是很厚道的抽水,沒有半句惡言。

說回那個女人,一直不想提,提起她根本已經是抬舉,而她的作用也是如此──讓自己本身成為焦點,原本需要針對的事件卻被轉移視線,這一招可叫做「大罵大幫忙」。要麼不講,既然講就將所知的一次講晒吧。她出身左校,在九十年代任職壹週刊,不知當年是否已經身在曹營心在漢。根據中文維基引述內地網上資料,「屈穎妍等人於1995年8月18日以旅遊為名在福建沿海地區非法搜集中國軍事機密,於8月20日被當地群眾發現並舉報。福建國家安全機關對他們進行了審查,查明屈穎妍等人的行為觸犯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安全法》、《中華人民共和國軍事設施保護法》,嚴重危害了國家安全,並於8月25日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安全法》第三十條規定,依法將該人等驅逐出境。」那一次採訪,應該是關於希望工程的貪污調查報導,據說壹仔上下,出盡奶力博晒老命,才令被扣的一行人放回來。雖說公司拯救因工作出事的員工天經地義,但是管理層以外,同事們為你仆心仆命,總有情義在。結果呢,當然是多謝都冇句,還認為所有人好似都欠左佢咁樣。與湯議員不同,本身是根正苗紅,卻做出「嚴重危害了國家安全」的勾當,所以日後的言行,應該是出於將功抵過的心理,而非因為在福建扣押期間,被迫到賴昌星的紅樓拍了一些照片。

廣告

之後她為主流媒體所知,是靠出版了《怪獸家長》,未看過這本書的朋友,不要以為這本書是在痛罵怪獸家長,反之是為逼迫子女行為說項,才得到廣大獸父獸母共鳴。 (大家可參閱獨媒文章《誰是「怪獸家長」屈穎妍?》。) 她本人又是如何一位獸母呢?網上流傳一個故事,名為「屈穎妍夫婦棄養狗隻事件」,內文如下:「佢地養左隻唐狗叫方包,瞞住三個女將隻狗棄養,三個女以為隻狗走失,喊住喺荃灣周圍貼街招尋狗,點知隻狗好乖同好有性,識自己返屋企,佢兩公婆賤到將隻狗再車遠啲掉左隻狗,仲喺專欄教人點樣棄狗,教人將狗掉遠啲。但又天網恢恢,有好心人執到方包,咪跟佢地三個女嘅街招打電話去搵佢兩公婆,佢兩公婆聽電話時好地地,但一聽到話執到方包,就即刻cut線,咁人地咪再打囉,點知直頭話隻狗唔要喇,叫人唔好打電話騷擾佢。點解我知成件事?我師姐住佢隔離,睇住佢嗰三個女喊到仆街周圍搵狗,又咁啱執到狗嘅係我師姐朋友!」剛巧林超榮在自己的專欄,也提到冇左隻狗間屋大左,俾網上動物群組狂轟,令「棄養狗隻事件」的可信度更為提高。向子女說謊,可不是那種「你是從石頭爆出來」的謊,然後冷眼旁觀女兒淚眼盈眶,沒有警棍的慈母,一樣有不能承受的愛的教育。所以被砌生豬肉的智障人士家屬,問那個女人為何不能體會為人父母的感受,sorry,常人的感受,她應該沒有。

可是,現行的世道,就是獎勵無恥,越沒有底線,越能夠上位,周融如是,那個女人如是,追本溯源,乃始於梁營當權。就算在反政府陣營,也有同樣狀況;隨便cap張圖,不查證事實,網上搞批鬥,然後like數過百。最新的牛鬼蛇神是周庭,她那句英文原文是 I'll not deny that I'm a Chinese but if people ask me "where do you come from?" I'll just say Hong Kong,勇武如熱血人士,不諳英語有之(Chinese可以指華人),立心斷章取義有之,只求中文字幕有「中國人」三粒字,就立即造一幅不落下款的網上貼圖,群起而攻人人like爆。辱罵別人借社運上位,可以使受眾課金自己獲利,越詭辯越有米,基本上屈穎妍與黃洋達,也是食同一條水。當下社會獎勵無恥的機制,才是本土最恐怖的問題。

廣告

 

原刊於作者博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