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獨派要莊敬自強

2017/4/4 — 8:49

資料圖片:2016年香港獨立集會

資料圖片:2016年香港獨立集會

【文:顧博謙】

“We shall endure. All overlords will go.
Away the stranger, who has seized your land.
Time has decided, time has decreed it so.”

—— Imants Auzio

2016 年 11 月 5 號,高等法院原訴庭裁定,青年新政梁頌恆同游蕙禎喺立法會宣誓嗰陣因為展示「HONG KONG IS NOT CHINA」嘅旗幟同埋將「China」讀作「支那」等等嘅行為,「客觀及清楚地」顯示佢哋拒絕依照《基本法》第 104 條宣誓,佢哋嘅議員資格因而俾人撤銷。今次港共司法覆核民選代表嘅議員資格、以至中國人大常委會自行釋法,揭示政權不惜撕爛香港法治同司法獨立嘅假面具,都一定要將喺議會入面嘅香港獨立嘅聲音斬草除根。

廣告

依件事只係港共打壓港獨力量嘅冰山一角。早喺 2016 年公司註冊處拒絕香港民族黨嘅註冊申請、教育局煞有介事噉宣佈「任何港獨主張或活動都不應在校園出現」、五位本土派人士俾人撤銷立法會選舉參選資格,被終身剝奪政治權利、青年新政同埋民族黨嘅年宵攤位俾食環署以「主張港獨可能危害公共秩序」做理由終止攤位租約——我哋仲喺度為上一輪嘅惡行咬牙切齒,諗緊點應對嗰陣,港共已經馬不停蹄噉進行下一波打壓。時間連我哋有少少喘息空間都唔允許。

與此同時,政權亦都係噉為鎮壓下一次嘅群眾運動做好準備:2017/18 年度嘅財政預算案入面,警方預計會聘請多六百幾人,同埋增加「專門用途的物料及設備 」嘅 budget 75% 去到 1.75 億,啲設備包括槍械、彈藥、胡椒彈發射器,連埋早排用 2700 萬買嘅三架水炮車,相比之下,引發雨傘革命嘅催淚彈已經係小兒科。另外,警方同時公開認可濫用警權,暴力毆打示威者嘅行為:喺雨傘革命嗰陣毆打曾健超嘅七警被裁定有罪,判入獄兩年。警務處處長盧偉聰第一反應係「非常難過」、「向佢哋提供一切可行嘅援助」;警察員佐級協會同埋警務督察協會夾埋四個警察協會舉行「特別會員大會」,對判決表達不滿,更加有警察將自己比喻做「受納粹黨逼害嘅猶太人」;警察毫無自省能力,本末倒置噉將自己當做受害者,進一步仇視示威者。警察自把自為,濫用私刑嘅情況嚟緊一定會更加嚴重。

廣告

梁振英政權四方八面噉用盡權力切斷港獨之路,壓迫前所未有,但係打壓港獨又點止係梁振英一個人嘅事?特首換咗邊個做,一日特首繼續由呢個完全受到中共操縱嘅小圈子選舉產生,一日特首要宣誓擁護《基本法》,對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負責,一日特首都會繼續嚴格執行中國殖民政策,「遏止港獨禍害」。喺行政長官參選人之中,前政務司長林鄭月娥話「港獨違反一國兩制同基本法」。受民主派高度歡迎,唔少「民主支持者」爭先恐後幫佢籌款嘅曾俊華亦都話「今日嗰啲極少數是非不分、妄言要搞港獨嘅人,我想知道佢哋憑乜嘢去否定我哋嘅歷史,侮辱香港人嘅感情」。連立場較貼近民主派嘅退休法官胡國興都話港獨係不切實際,亦唔可行。

時事評論員練乙錚就認為:「⋯⋯有些人以為本土運動沉寂,港獨已死,其實吊頸都要透下氣,無可能不斷勇武,一路革命,而今只不過休養生息而已。」

養精蓄銳。

喺獨派四面楚歌嘅時候,我哋需要停低休養,我哋更加需要不停思考將來嘅獨立運動走向。養精蓄銳之後,我哋要挺起胸膛勇往直前,向建設共和國嘅光明終點大步行過去。

革命奪權路線——做好萬全準備

香港政治環境千變萬化,我哋固然唔能夠斷定香港必然會發生革命。但係,我哋亦都絕對唔能夠否定革命發生嘅可能。如果我哋由衷渴求獨立,我哋就要為可能發生嘅革命做好萬全準備。

美國學者 James DeFronzo 喺佢 Revolutions and Revolutionary Movement 呢本書入面嘗試梳理唔同地方革命嘅異同之處。 DeFronzo 指,革命運動嘅成敗得失受限於多重因素,但係喺咁多個因素入面,有五個至為關鍵嘅條件(critical factors):群眾對現況嘅集體挫折(mass frustration)、異見精英嘅政治運動(dissident elite political movements)、整合唔同派別對革命嘅共同動機(unifying motivations for revolution)、嚴重嘅國家危機(severe state crisis)同埋相容嘅國際格局(permissive world context)。噉當然,唔係滿足咗呢五個條件就一定成功發動革命,但係連呢五個條件都滿足唔到嘅話,就會連少少希望都無從談起,前程黯淡。

第一個條件最易滿足:梁振英 2012 年上任以嚟,推出嚟嘅政策倒行逆施,加速赤化,香港政治氛圍急劇轉變,普羅大眾積落唔少怨氣,終於分別喺 2014 年雨傘革命同埋 2016 年旺角衝突入面具體體現出嚟。有人擔心梁振英落台之後,港共政權會推行懷柔政策,「休養生息」令普遍港人對現況收貨,失去抗爭意志。引用本土民主前線黃台仰嘅一句說話:「行政長官能夠聽民意嘅話,港獨係冇生存空間嘅。」但係一日中國對港政策不變,一日香港依然附庸於中共,可以估到第時嘅特首依然會繼續高壓維穩,嚴打港獨所造成嘅反彈力唔睇得少。

講係噉講,而家香港經濟條件尚算優越,好多人享有安逸嘅生活,根本冇誘因反抗港共。DeFronzo 亦都指,經濟衰退造成民不聊生、民怨四起嘅情況亦都係將群眾對現況嘅集體挫折提升到高位嘅一個關鍵時刻。所以獨派要捉緊經濟蕭條嘅時刻,將經濟下滑同抗爭運動連結。 2003 年七一民怨爆發,五十萬人上街示威,一個重要原因就係沙士嚴重打擊經濟。如果獨派可以掌握民情,加以運用,所引發嘅政治能量將遠超想像。

至於異見精英推動嘅政治運動就暫時未見到喺香港發生。雨傘革命爆發初期,唔少人曾經期望政府內部會出現分化,當權者對佔領嘅態度可能會出現分歧,甚至會有高官引咎辭職,但噉樣嘅期望都逐個落空。台灣學者吳介民喺《傘運成果──香港的「政治存在」》入面就指出,台灣喺 2013 年中打後馬英九同王金平展開權力鬥爭,令到國民黨政府內部產生「裂縫」,亦因為噉,王金平喺太陽花佔領運動期間有政治動機喺佢嘅職權範圍入面提出解決方案,同抗爭者嘅訴求形成某種「交集」。「政客間的私心權鬥,在重大歷史時刻,造成了『非意圖結果』。這是台灣幸運之處」。

掌權嘅精英階層之間嘅衝突同埋異見可以有效削弱政權嘅力量,對政權鎮壓抗爭者造成混亂。阿根廷學者 Guillermo A. O'Donnell 同美國學者 Philippe C. Schmitter 嘅 Transitions from Authoritarian Rule 一書就指出建制入面嘅精英階層喺民主化嘅過程中發揮關鍵作用,「精英嘅部署,計算同協定⋯⋯ 好大程度上決定咗民主化會唔會發生」(elite dispositions, calculations and pacts [...]  largely determine whether or not an opening [to democracy] will occur at all)。同理,建制入面嘅精英喺獨立運動入面會起到關鍵作用。獨立運動絕對唔係一朝一夕可以成就嘅,有志者需要積極培育人才做反滲透嘅工作,有組織、有系統噉滲透政府內部,反制港共政權。到第時獨立運動嘅關鍵時刻,呢批支持獨立、建制入面嘅精英就可以發揮用處。挑戰共產黨絕唔能夠劃地為牢,將自己困喺光明正大嘅手段之中。

整合唔同派別對革命嘅共同動機就涉及到獨派強化論述嘅工作同政治語言嘅操作。Thomas H. Greene 喺 Comparative Revolutionary Movements: Search for Theory and Justice 入面指假如冇普遍社會階層嘅支持,革命運動難以成事,亦都係因為噉社會唔同嘅階層一定要聯合起嚟,享有相同或者至少喺短期內可以兼容嘅革命契機。所以獨派要考慮嘅係:用咩語言先至可以聚集到最大公因數,令唔同派別喺獨立運動入面團結一致?

Greene 認為,民族主義係促使廣泛社會階層聯合起嚟參與革命運動嘅因素。外來政權嘅直接或者間接殖民管治,犧牲本地利益嚟服務外地利益,由此產生民族主義驅使革命運動。呢個描述本來符合中國政府殖民香港嘅情況,但係礙於香港嘅歷史脈絡、中國發動國家機器推行嘅宣傳工作等等嘅原因,香港民族主義雖然天經地義,但就難以喺香港反對派入面引起共鳴。亦因為噉,獨派有必要採納另一個符號聯合唔同派系,驅使唔同勢力喺革命運動入面並駕齊驅——而「民主」可能就係呢個符號。香港反對派入面不論係主張「我要真普選」「民主自決」「本土優先」「民族獨立」,「民主」係佢哋嘅最大公因數。亦因為噉,獨派需要強化「獨立 = 民主」嘅符號連結,當更多人醒悟到「中國治下香港民主無可能」、「唯有擁有主權先至可以保障民主」嘅時候,更多人就會加入香港獨立運動。民主派如果真係有心建設香港民主嘅話就終有一日要認清「香港獨立先有民主」呢個道理。喺香港獨立呢個必然嘅歷史進程上,民主派同獨派唔係冰炭不洽,而係殊途同歸。

喺嚴重國家危機呢個條件上,獨派處於相對被動嘅位置。早喺 2001 年,已經有人提出「中國崩潰論」,「支爆論」亦時不時喺媒體蒲頭,但到今日中共依然冇穿冇爛繼續喺度。一旦國家危機出現,情況就可能會容許革命運動戰勝鎮壓力量。雖然話現實中獨派未有實力製造國家危機,獨派現階段可以做嘅係吸納或者培育透徹認識中國問題嘅專家。喺嗌「港中區隔」嘅時候,唔能夠唔對中國保持注視。一旦中國出現國家危機嘅徵兆嘅時候,獨派就可以捉緊時機推動革命。練乙錚喺《TFR低於1 中國必強迫生育》一文指,中國嘅總和生育率以「雪崩速度」衰減。漢族嘅人口大幅減少造成嘅經濟動盪可能係引發「支爆」嘅一個契機。點都好,「支爆」發唔發生我哋未必控制到,喺依一刻來臨前我哋更加需要充分準備好自己,知己知彼,百戰百勝。

相容嘅國際格局呢點亦都唔喺獨派嘅掌控之中。經濟上,香港對中國依然發揮非常重要嘅「窗口角色」,尤其喺港中(照理)區隔下香港喺世界上享有好多特殊經濟待遇。Donald Trump 上台之後,美國對中國態度持續強硬。如果香港不斷俾人矮化,中國不斷侵蝕香港,以呢個做理由成功令美國取消或者收窄畀到香港特殊經濟待遇嘅《香港政策法》,中國會成為最大輸家。亦都因為噉獨派有必要注視美中關係,打破香港人「中國係世界強國」「所有人都唔敢得罪佢」嘅慣性思維,亦都要積極同外國官員交流令佢哋瞭解香港情況,爭取支持。

公民抗命、和平抗爭同革命

2013 年,以戴耀廷為首嘅一班學者、反對派提倡以公民抗命嘅方式——佔領馬路、癱瘓香港經濟金融核心、反抗者自願自首、道德感召普羅大眾——到最後「佔領中環」冇發生,戴耀廷同佢嘅路線都備受猛烈抨擊。

「佔領中環」雖然冇發生,戴耀廷提倡嘅公民抗命失敗咗,但唔代表「公民抗命」、「和平抗爭」 呢啲概念本身係失敗,只不過喺雨傘革命嘅脈絡底下佢哋冇成功發揮作用。支持獨立嘅人必須深究:到底「公民抗命」同「和平抗爭」嘅概念係咪同爭取主權嘅獨立運動互相違背?未來獨派係咪一定要排除「公民抗命」同「和平抗爭」?

作為喺體制入面爭取改變嘅一種手段,「公民抗命」嘅核心理念同推翻制度、重新建立政治秩序嘅革命運動係互相違背。例如美國學者 Bruce Pech 講:「公民抗命係喺現行正當嘅法律同政治框架下爭取公義同變革」(the promotion of justice and reform within just such an existing structure of legitimate legal and political institutions) 。Michael Walzer 亦都喺 Civil Disobedience and Resistance 入面指出,參與公民抗命嘅示威者係喺度挑戰緊政權違法嘅行為,而唔係挑戰政權嘅正當性(those who engage in civil disobedience contest illicit acts of the regime, not the regime's legitimacy)。雖然美國學者 Lawrence Quill 曾經指梭羅、聖雄甘地、馬丁路德金等等嘅著名公民抗命者將公民抗命視為徹底改變(transform)制度嘅運動。馬丁路德金甚至曾經講過當下制度不公同埋邪惡,「我哋需要革除制度(The thing to do is to get rid of the system)」,所以可以話部分公民抗命亦都帶有革命嘅元素。但係普遍嚟講,「公民抗命」對準嘅係政權唔公義嘅法律而唔係佢嘅正當性。依啲觀點同戴耀廷提倡嘅「佔領中環」公民抗命運動概念一樣,因為「佔領中環」係旨在爭取真普選而唔係挑戰港共管治香港嘅正當性。

至於講到喺獨立運動入面採納和平嘅抗爭手法, Alexander Pavkovic 同 Peter Radan 喺 Creating New States:Theory and Practice of Secession 入面有好深入嘅分析。佢哋指出發生和平嘅分離運動嘅政治環境都有幾樣特徵:獨派可以喺當地議會入面攞到大多數議席同奪取實權、宗主國排除用武力鎮壓獨立運動。但係睇返香港同中國嘅環境,任何被認為係獨派嘅勢力一早就被排除喺議會之外,亦都可以預視到中國會不惜一切 —— 包括用到武力鎮壓獨立運動,確保「領土完整」。所以即使香港人唔願意見到暴力,暴力喺香港嘅分離運動入面亦都變得無可避免。

講係噉講,我哋唔能夠否定由一個反對政權違法行為同和平嘅公民抗命運動演變成否定政權正當性嘅革命運動嘅可能。涉及政治暴力嘅抗爭成本太高。旺角衝突入面每一個被告都面臨住高達十年刑期嘅罪名——勇武雖無可避免,但係可以捨身勇武嘅人寥寥可數。喺未能夠聚集大量群眾起義嘅情況下,獨派暫時只係適合以和平嘅形式抗命。但假以時日能夠聚集足夠人數同滿足合適條件嗰陣,就可能有條件將抗爭升級。

結語

我哋依家廿零出頭,到 2047 年嗰陣我哋正值中年,到時香港環境係點,政治局勢係點,冇人知。我哋呢刻可以肯定嘅只有一件事:我哋冇時間灰心喪志,我哋仲有一段好長嘅路要行。

呢條路,我哋點都會行完。

 

(本文為香港大學刊物《學苑》《香港新文學運動》一期的內容;另見《學苑》 pdf 版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