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獨立之真義 不是劃地為牢自己顧自己

2017/6/4 — 16:48

資料圖片:六四、天安門事件

資料圖片:六四、天安門事件

(編按:此為作者著作《香港,鬱躁的家邦:本土觀點的香港源流史》的一段註改寫而成)

本以為六四與本土之爭,會於今年劃上休止符。據悉各院校的本土學生會於今年不辦晚會,只於午間舉辦論壇,主要是為免與支聯會的燭光晚會打對台。豈料六四前夕,以鬥爭為綱的中大學生會卻發表一篇飽受非議的宣言,使論爭再起波瀾。

本人一直主張香港獨立建國。然而獨立之真義,不是劃地為牢自己顧自己,而是要以獨立自主的身分加入國際社會,並肩負起維護國際和平的任務。香港要成為自由的東亞國家,就有義務建立自由和平的東亞近秩序。縱然香港應該脫離中國,卻終究不能對東亞大陸之事務愛理不理。

廣告

「民主中國」之實踐,確有現實上之困難。但實然問題,取消不掉應然問題。「民主中國」在現實會遇到問題,但我們卻不能因此推論東亞大陸的民眾不配擁有自由民主:我們倘若相信自由,那麼我們必須相信世上每一個人都理應得到自由,儘管那樣會荊棘滿途、儘管這個世界盡是逃避自由的奴民。

「民主中國」何以困難?是因為東亞大陸的人不配呢,還是因為「中國」這種帝國主義概念與民間不相容?答案顯然是後者。那麼,不提「建設民主中國」沒有問題,但「建設民主廣東」、「建設民主湖南」、「建設民主西藏」之餘此類,還是無法迴避的責任。

廣告

香港若不關顧鄰近地區的自由民主,那麼自由世界又有何義務要接納香港,要讓香港以獨立自主的身分加入自由世界的大家庭呢?支聯會以往將六四悼念定性為「愛國民主運動」,本人曾撰文反對。但我們將六四紀憶「去中國化」後,還是應當以「睦鄰民主運動」的姿態悼念二十八年前那件人道慘案。

(標題為編輯所擬)

作者facebook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