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獨立與偷渡 為的是一絲希望

2016/8/26 — 19:20

當年「越境者」曾在華山附近結集,再謀求下山來港的機會。(1962年星島日報 / 圖片來源:《大逃港》)

當年「越境者」曾在華山附近結集,再謀求下山來港的機會。(1962年星島日報 / 圖片來源:《大逃港》)

【文:令狐沖】

近年來,社會不時出現提倡「港獨」的聲音,這樣的社會運動意義何在?其實,香港獨立與與1950年代初的偷渡期,有著同樣的信念,就是爭取希望。

據統計,香港在1945年只有約75萬的人口,但這一數字竟於5年後,激增至220萬,這全賴偷渡潮所致。在1950年代初,中國共產黨成立了中華人民共和國,並於大陸取得控制權後,導致眾多資本家、地主、農民為逃避新政權,而紛紛南下,以非法的方式湧入香港,導致香港於短期內,人口激增至220萬,而在改革開放推動時,香港的人口已瘋狂增長至大約500萬。

廣告

新政權不好嗎?為甚麼會觸發大規模的逃港活動?立國後不久,中共全面的推行三反五反、鎮反運動等政治運動,使不少當時疑於國民黨、資主義有關的人士,全數受到批鬥逼害。那麼,怎樣才算與國民黨、資主義有關?全靠四字原則「他們認為」。只要審核人員單方面認為被審者站在與共產主義敵對的立場,即可進行批鬥逼害,從而造成大規模的偷渡,而偷渡者所為的,就只有一絲希望。

偷渡多以游泳的方式進行,參與者必需於途中使用洪荒之力,以及避開鯊魚、武警、防邊士兵等的眼光,才能安全的到達香港。換言之,偷渡者不惜放棄舊有的一切,並冒上死亡、監禁等的風險,均要前往香港尋新生,為的就是追求安穩生活。

廣告

如今,香港雖然在物質的生活上達到一個高指標,但市民總是在精神上,生活在白色恐怖之中。特首梁振英的5000萬涉貪、銅鑼灣書店員工失蹤、天水圍泥頭山事件、吳麗英以胸襲警、七警案一拖再拖、周永勤突然退選立會等事件,均反映香港漸漸步入一個愈見荒謬的境地,而動身對抗中共是唯一的解決方法。

當全世界均有進步的同時,只得中共固步自封,遲遲未肯開發民智、自由和公平,否則孫楊怎能將「 I am the king, I'm the new world」這番如此自大無禮的言語道出、內地人怎會無法使用Facebook、Instagram、New Barlun怎會戰勝New Balance呢?

事實上,諸位反對香港獨立的人士,均不願放棄自己目前的所得所獲,而說實話,沒有人是沒存私心的,但只要將目前於香港發生的荒誕之事,與自己聯繫在一起,又會怎樣?若吳麗英是您的女兒、女友,您會怎樣?若泥頭山就出現於您家門外,您會怎樣?若被捉走的不是李波、林榮基,而是您,您又會怎樣?

若您是當中偷渡的一份子,或你的父母是偷渡的一份子,希望您們不要放棄、忘記當日追求安穩的初衷,並認清現時的安穩只是「假安穩」,並動身支持「真安穩」。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