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震宇

余震宇

「香港舊照片」負責人,中學教師。

2019/8/20 - 16:43

獨立調查無用 — 六六騷動調查的啟示

圖片來源:作者 Facebook

圖片來源:作者 Facebook

獨立調查委員會無用,六六騷動已經很清楚。

1966 年的反對天星小輪加價事件,由和平遊行突飛變成騷動,港英政府需要宣佈宵禁並以武力平亂。其後,港英政府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完成《九龍騷動調查委員會報告書》。當年一名叫盧麒的二十歲青年,在獨立調查委員會大爆警隊抹黑、滲入及濫暴。然而,《報告書》出爐後,港英政府沒有跟進警暴,任由荒謬繼續滋蔓,更壞了一個大好青年的人生。

1966 年 4 月 5 日,蘇守忠反對天星小輪加價,指出加價將觸發社會全方位加價潮。然而,蘇守忠翌日旋即被捕,在群龍無首之下,由年僅二十歲的盧麒領軍。當年盧麒以「流水式」帶領示威人士由尖沙咀天星碼頭步行至旺角弼街,然後再重返尖沙咀,結果以「煽動群眾破壞公安」罪名被判守行為三年。同年 5 月,當局召開「九龍騷動調查委員會」,盧麒指出那些供認,純粹是警察屈打成招,務求嫁禍葉錫恩及貝納祺議員,證供一出,全城嘩然。

廣告

當時,警隊大肆濫用私刑及不斷抹黑。那個年代,警隊上下貪污舞弊,而市政局議員葉錫恩揭力搜集證據打擊貪污,成為警隊的眼中釘。於是,警隊借一九六六年騷動,亂扣帽子,順藤摸瓜,將所有暴徒的罪名歸入葉錫恩名下。警隊為了使奸計得逞,首先迫使盧麒承認接受葉錫恩五千元作騷動報酬,其次將盧麒塑造成運動領袖,將一場「無大台」的社會運動歸入葉錫恩的頭上,誠如當時四大探長之一藍剛所言,「好似葉錫恩呢啲契弟,遲早會被解出境。」盧麒堅決不從,遂輪流被三十個探員毒打及罰蹲牆角,更以酷刑恐嚇。盧麒惟有被迫承認接受葉錫恩款項,並決定於調查委員會中爆料,還自己及葉錫恩清白。

獨立調查委員會中,披露警察的舉動有可疑之處。盧麒作供期間,指出 4 月 5 日有便裝警員混入記者刺探情況,又有裝扮示威者向其表示支持;4 月 6 日親眼目擊一名臥底探員將石塊交給兒童,教其投擲,石頭一出,便立即拘捕。另外,《報告書》中,揭示警務署長未卜先知,預料 4 月 6 日晚上將有動亂,即晚便有黑社會混入彌敦道樂宮戲院附近示威者,到處破壞,情勢大亂。

然而,獨立調查委員會只針對騷動原因、天星加價產生的輿論、騷動過程、應付措施、葉錫恩的角色、暴徒的動機及目的,並沒有針對盧麒揭露的問題作進一步的調查,尤其黑社會的滲入、警隊的抹黑及私刑沒有任何跟進。翌年,警隊掃蕩六七左派騷動有功,更於 1969 年獲得皇家頭銜,1966 年連串不可告人的秘密便石沉大海,若非尋索舊聞,亦不知其中大概。

似乎,1966 年的「獨立調查」效果成疑。回歸後,港府曾針對南丫海難、鉛水事件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可惜前者沒有公開完整報告,後者更被時任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強調沒有官員需要問責,「獨立調查」效果成疑。即使有「獨立調查」,卻沒有民主政制在背後支撐,其調查範圍、結果及跟進一律成疑,或許又是另一種緩兵之計,待香港人淡忘之後,又會忽略報告的內容。

當年盧麒作供完畢後,港英政府沒有針對警隊暴行作任何跟進。此後,鬱鬱不得志,終日抬不起頭來,又因曾經入獄,難以謀生,終於在 1967 年 3 月 23 日自縊死亡。有人說其自縊而死,有人說其被警察虐打致死,已難分辨。然而,一個對愛護社會的青年人,居然因為警暴,間接為此撤手塵寰。現時反修例運動中,警暴已經赤裸裸地呈現,沒有真普選的民主政制為基礎,獨立調查恐怕也起不了作用,或者需要另想辦法。

 

(標題為編輯改擬,原題為〈獨立調查無用〉)

作者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