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獨立調查 刻不容緩

2019/8/12 — 12:16

立場新聞圖片(2019.8.11)

立場新聞圖片(2019.8.11)

【文:馮志豪】

我實在不知道政府為何那麼害怕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經歷了一連串的無差別襲擊後,反而更加堅定要求政府徹底調查究竟發出了什麼事,才能最低限度平息民憤。

在上世紀六十年代,除了大家常說的六七左派所謂「反英抗暴」的暴動外,還有六六年四月的九龍騷動,現時已經出家為僧的青年蘇守忠等十多人,為了天星小輪加價而引發靜坐示威和絕食,期間大批青年於彌敦道遊行,更有市民各自在九龍各區進行示威,他們以竹枝石塊襲擊警察、用硬物擲向巴士及縱火、搶掠百貨公司、包圍警署及企圖放火等,示威更蔓延至其他地區,並引起大量的傷亡,港督戴麟趾於幾更後宣佈香港宵禁及出動英軍平亂,最後有 1465 人因參與騷動被捕,當中 905 人被檢控。

廣告

戴麟趾總督在騷亂後不足一個月宣佈委任首席按察司何瑾爵士為首的九龍騷動調查委員會,於大會堂進行公開聆訊,傳召了示威者、警察、記者以至其他與事件有關的人作供,並訪問了逾 300 名被定罪人士,以調查騷動成因。在委員會的聆訊中,已故的葉錫恩女士以證人身份指有警察煽動騷亂,藉此讓警方出動武力於七個月後發表報告。最後報告的出爐,有評論指委員會的結論傾向政府的立場,但也不得不承認有理由假定有些示威者參與騷亂是因為他們在經濟上遭受挫折和香港社會貧富懸殊而引起的。委員會相信騷動不是有預謀的組織以求達到任何特定的社會或政治目標」,反而是自發的但最後變成一發不可收拾的結果。

委員會指出當時的騷動爆發,若不是香港有深層次的問題和不滿,一定不會得到那麼大的民意支持,並指出「潛在和實在造成不滿情緒的原因,可能再在將來促成騷動,故亟需加以分析」。所以委員會呼籲「為民眾利益起見,政府與人民應設法開闢及發展任何途徑,廣闢政府與民眾之間的傳達路線,使上情下達或下情上達暢通無阻,一方面可傳遞消息,另一方面可傳遞有意義的批評和建議。」最後政府為九龍騷動的成因和改善作出了建議,當中並不只是針對警方或任何一方,反而是作出結構性的行動,例如促進社會政策的改革、社區和民政系統的建立等,當時港英政府深信高壓只會帶來更大的反抗,所以透過改善措施,建立了不少對當代影響深遠的政策,以回應結構性的管治問題。

廣告

其實,調查社會事件的委員會,對香港來說絕不是一件新鮮和不常見之事情,九龍騷動前的雙十暴動就制作了《九龍及荃灣暴動報告書》,以及六七後的《香港騷動1967》;以至近年的新機場問題、南丫海難、鉛水事件和沙中線紅磡站調查等,其實都是希望查問真相。

今天的特區政府,顯然和殖民地政府當年一樣高高在上,現時政府往往只會把一切責任歸因於反對者。可是時代不同,正如我們不能繼續以清朝的思維在現今的世界生活,怨氣不能解決、不斷讉責和打壓,但卻又不見有什麼令社會緩和之舉,大家心想的都是莫奈何的感覺。試問我們不去為社會情況把脈,了解大家為在大熱天時走上街頭,政府如何為我們帶來希望?而在五大訴求中,其中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相信是最大的公約數、也是政府顯示誠意之法,當年時任港督葛量洪在騷動後提到「前事不忘後事之師」、「各事將統加研究」,今天我們的政府能否認真思考一下問題的所在,計劃如何重建信任,為香港找到一個出路。

 

作者自我簡介: 一直堅守信念,相信真理的註冊社工,投身工作廿多年,看透不少世情。近年在大學和大專任教,閒時喜寫一點小文章,筆跡及聲軌現於不同的報章、網媒和電台。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