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獻給所有自焚藏人:《西藏火鳳凰》

2015/3/10 — 19:45

法文版本

法文版本

這個月: 3 月,對於西藏具有特殊意義的、被視為「敏感」的時間段;在台灣,使用中文語言的另一個世界,擁有高品質的大塊文化,出版、發行了我的新書: 《西藏火鳳凰》。

《西藏火鳳凰》是一本獻給所有自焚藏人的書。 事實上,這本書的主體部分,是為法國 Indig è ne é ditions 出版社寫的,於 2013 年 10 月在巴黎出版,法文版名為《 Immolations in Tibet: The shame of the world 》,意即:西藏的自焚—世界的恥辱。 雖然只有短短的兩萬多字,譯成法文四萬多字,但我心力交瘁地寫作了整整兩個月,原因無他,那麼多藏人將寶貴的生命付諸於奉獻與抗議的火焰,人世間任何語言對此的描述與評價都是蒼白無力的。

廣告

而《西藏火鳳凰》除了這部分文字,還補充了三個附錄,包括自焚藏人名單、藏人自焚抗議概況,以及自焚藏人遺言。 另外,還補充了一些可以提供更多背景以使讀者了解的故事,包括自焚藏人的身世,中國政府的媒體宣傳、「種族隔離」政策等等。 如此,這本書約六萬字。 並且,還收錄了一直在用繪畫的方式,為自焚藏人立傳的兩位藝術家的畫作:井早智代,日本人,她的繪畫是詩意的,充滿悲傷與懷念;劉毅,中國人,他的繪畫是一幅幅自焚者俱有尊嚴的肖像。

無論是最初的法文版,還是即將出版的中文版,著名藝術家艾未未提供了封面設計。 我認為他不只是這個世界上最卓越的藝術家,還是偉大的人權衛士、自由戰士。 我在書中引述了他關於藏人自焚的評論:「西藏是拷問中國、國際社會人權和公正標準的最嚴厲問卷,沒有人可以迴避,可以繞過去。目前為止,沒有人不受辱蒙羞。 」而在他的有著重要意義的封面設計上可以看到,所有自焚藏人的名字用藏文記錄其上;中間的一朵火焰壯麗,充滿奉獻的美而非慘烈的苦;潔淨的封面宛如西藏潔白的哈達,以獻給所有自焚藏人。

廣告

大塊文化準確地理解並解釋了封面設計概念:艾未未的封面上燙印的藏人名字,只有在某些角度才看得到,這象徵著他們在這本書中的在場與缺席。 就如同他們在所有被自焚悲劇影響的人們的心裡,存在,也不存在。

無論是最初的法文版,還是即將出版的中文版,實際上皆是作為記錄者的我,對六年來持發生的藏人自焚事件所做的一種竭力的解釋、沉痛的分析和直率的批評。 當然,批評針對的是不義的中共當局以及向不義妥協的世界。 正如我在序中所寫:「從扎白的自焚開始,我記錄下每一位自焚者的情況,發佈於我的博客。一如 2008 年西藏抗議運動期間,我每天用博客發佈各地的事件。但我無論如何也沒有預料到後來會有這麼多藏人以身浴火,以致一種新的抗議形式正在出現。我更沒有預料到,我的記錄常常追不上一個個生命被烈火燃燒的速度。至 2014 年 4 月 15 日,已知 135 位藏人自焚,可謂人類歷史罕見,其慘烈難以描述。在西藏的歷史上,尤其在西藏的當代史上,從未有如此眾多的遍及城鎮與鄉村的藏人焚身明志。一首反對種族隔離、呼籲爭取自由的英語歌曲《 Biko 》流傳多年,正可以作為寫照。歌中唱到:'你可以吹滅蠟燭,但你吹不滅大火;火焰一旦燃起,風將吹它更高。」

而書名《西藏火鳳凰》則取意鳳凰涅槃,浴火重生。 無論在西方還是東方的神話裡,火鳳凰是不死神鳥,每每自焚為燼,再從灰燼中重生,成為永生。 雖然西藏文化中沒有涅槃的鳳凰,只有護衛佛法的神靈,但火鳳凰的象徵含義是廣泛的,都能理解。 正如前蘇聯詩人茨維塔耶娃的詩句:

我是鳳凰,只在烈火中歌唱!

請你們珍惜我高貴的生命!

我熊熊燃燒,我燒成灰燼!

但願你們的黑夜能變得光明!


2015 年 3 月 1 日,北京

唯色RFA博客作者博客博客來購書連結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