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王婆婆被裁定藐視法庭 梁家傑:處理手法值得商榷 法庭應予辯解機會

2018/3/8 — 19:45

昨日高等法院在審訊前本土民主前線發言人梁天琦等五名被告被控暴動等罪一案期間,一名到場旁聽的女士,人稱王婆婆的王鳳瑤,因涉在法庭延伸部分範圍戴上一條寫有標語「光復香港」的頸巾,被法庭裁定一項藐視法庭罪成。王婆婆其後向傳媒表示,她不認為自己的行為屬於展示標語,惟主審法官彭寶琴當時並沒有給予她機會在庭上解釋,就將她定罪。本身為資深大律師、公民黨主席梁家傑回應《立場》查詢時表示,法庭的處理手法值得商榷,並指,除非當事人的行為屬明顯的冒犯法庭,否則法庭應予以機會她作辯解。

昨日,梁天琦等人被控暴動罪一案在高院續審期間,法庭收到由法庭保安撰寫的字條,彭官隨即傳召王婆婆出庭。彭官向王婆婆表示,法庭留意到她頸上戴有標語性質的頸巾,彭官又指,自己前一天已經警告過,任何人都不得在法庭裡面展示任何標語,她認為王婆婆的行為已經構成藐視法庭。王婆婆當時曾表示不知道頸巾上是否寫有標語,並曾嘗試作出解釋,不過彭官當時沒有聽她解釋就裁定她藐視法庭罪成。法庭將她的案件排期於3月29日進行求情及判刑,彭官提醒她屆時可以帶同律師應訊。

梁家傑:法庭應予以機會陳述理由

廣告

梁家傑認為,法庭應該給予當事人機會去陳述自己的理由(show cause),如果法庭就她對自己行為的解釋感到滿意,就不應裁定她藐視法庭。梁家傑指,除非當事人的做法屬於在法庭內藐視法庭行為(contempt in the face of the court),否則在一般情況不應立即裁定當事人罪成。

梁家傑舉例,以前香港曾發生有人不滿法庭裁決而掟鞋、亮刀威脅法官等事件,他認為這類型案件的案情相對上無可爭辯,但王婆婆的情況不能與掟鞋、亮刀相提並論,冒犯法庭的意圖亦不如前述情況般明顯。

廣告

梁家傑認為,法庭這次的處理手法值得商榷,包括應該給予機會王婆婆解釋為何她認為圍巾不是展示標語,以及她是否故意違反法庭前一天作出的警告及冒犯法庭。梁家傑指出,雖然法官需保護法庭尊嚴,但藐視法庭始終屬刑事罪行,法庭需要充分保護當事人的權利。

莊耀洸:應在無合理疑點下定罪

香港教育大學高級講師莊耀洸律師則指出,法庭須根據當時的處境判斷某行為是否屬於藐視法庭,但法庭處理刑事程序上是始終需要持嚴謹態度,弄清楚事情的來龍去脈,包括當事人是否清楚明白法庭之前所作出的警告,以及是否有犯罪意圖。他指出,法庭須在沒有合理疑點的情況下,才將一個人定罪,以確保當事人的權利得以保障。

莊耀洸又認為,不同人有不同的教育水平及理解能力,基層市民亦可能聽不慣法律語言,當事人未必真的清晰明白法官的警告,就算法官覺得當時的情況清晰無誤,都應該給予充分機會對方作出解釋。莊耀洸又舉例,王婆婆當日是否為意到自己頸巾上寫有標語,她在什麼時候圍上頸巾,她前一天是否清楚從直播中看到法庭的警告,都是需要給予她機會作出解釋的問題。

王婆婆1月開始被禁入庭內聽審 只可在樓層大堂看直播

王婆婆經常在各大社運場合出現,自梁天琦案開審以來,她每日前來聽審,並經常到囚車出入前大叫口號聲援梁天琦。1 月 25 日,她因於審訊途中在庭內叫囂,法庭於散庭後下令,禁止她於本案審訊期間再進入法庭旁聽,但可留在樓層大堂的法庭延伸部分看直播。王婆婆昨日因涉在法庭延伸部分範圍戴上一條寫有標語「光復香港」的頸巾,被裁定藐視法庭罪成,法庭批准她保釋,但條件是 3 月 29 日前她不能再旁聽該案,包括不能進入法庭延伸部分。

法庭現時可以簡易程序(summary procedure)處理法庭內藐視的罪名。翻查法律改革委員會於1986年發表的「藐視法庭法例」研究報告書,法改會當時認為保留以簡易程序來處罰庭內藐視法庭的做法,可容許主審法官迅速而有效地應付妨礙訴訟程序的事件,讓聆訊繼續進行。當年的報告又指出,在場耳聞目睹一切的法官可從較正確的環境關係中去研究藐視的行為,立即制裁亦能達致阻嚇作用。不過當時的報告亦建議,只有在非立即採取行動不可或緊急的情況下,法庭方可採用簡易程序處理藐視案件。據法改會網頁顯示,政府當局在1994年決定不接納報告書建議。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