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王維基之殤

2018/3/27 — 19:02

王維基宣布不再申請免費電視牌,他的電視大亨夢完了,亦是香港本地商家命運的縮影。

由89年移民、92年回歸,以回撥長途電話白手興家,王維基一直是個很「香港」的生意人,如他自己所說,他「從來不是很政治的人」,作為生意人對穩定市場的需求,他當然是天生的建制派,但又從來沒有和政權走得太近,善於在政權不反對下、在制度規範邊緣尋找空間「有錢齊齊搵」。

這種非政治化以盈利掛帥的「醒目仔」老闆,在中小甚至大型企業俯拾皆是,他們曾經以為,回歸後可以繼續玩這個遊戲,甚至北上在大陸市場分一杯羹。

廣告

但遊戲規則早已改變,這是政治絕對忠誠的時代。

王維基這種既不反對但亦不會堅定不移支持政府的「醒目」仔,原來早已不能滿足北京對忠誠的胃口,特別是當他要涉足電視台業務,這種涉及到意識形態控制這等國家大事的領域,政治忠誠度不足就判了他死刑。

廣告

正如田北俊被搣柴、唐英年被爆冷,這批以為自己於國於港有功的港商,突然發現自己被狠狠拋棄,取而代之是梁振英、陳啟宗這類「人」。然後,當這些港資被邊緣化,中資的大舉入侵只是歷史必然,和當年華資取代英資一樣,無可避免,誠哥撤資難道是開笑玩嗎?

王維基還在頑抗,16年參選立法會,希望在政治上增加影響力,結果在沒有祝福下鎩羽而歸,公司近年大力發展網購,但在淘寶和順豐面前只能捱打。

無論你是否喜歡這種唯利是圖的醒目港商,他們的而且確在香港的黃金時代,扮演著不可或缺的推手角色,他們從來都不是「良心商人」,但和現今的港共紅資或許不同的是,他們只是一心求利的小人,而不是全心全意要出賣坑害你的壞人。而今他們正在這個規章制度崩潰、政治忠誠掛帥、北京全面管治的城市節節敗退,王維基之殤,或許也是香港之殤。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