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王維基決定參選立法會 公佈政綱

2016/7/4 — 14:34

香港電視主席王維基下午2時半在facebook直播,宣布參選港島區議席。他指出,上一次5月11日記者會,向公眾提到正考慮會不會選立法會,聽過各方意見之後,得出結論,「得出結論,應該出來選,我會出來選。」

王維基並正式公開選舉網站(https://www.rickyelection.hk/zh/),內有長達100頁、共4.5萬字的政綱。王維基稱明白有人希望以激進手段進行抗爭,不過他卻有另一方法。

廣告

不過網站啟用不久,即無法進入,未知原因。

望「反梁」派奪一半議席

廣告

他希望能合力在立法會中取得35席,就能有效拉梁振英團隊下馬,「連budget都過唔到,唔好講拉布,我覺得中央會知道」。他又呼籲大家支持並出來投票。

被問到所謂「35席」即是建制抑或泛民,他回應指不分建制、泛民,只分「反梁」、「保梁」。他又不評論自己是否屬於「泛民」,只叫網民參考其政綱後自己判斷。

曾鈺成、梁錦松、馬時亨是可以考慮特首人選

至於支持誰人任特首,王維基未有明確作答覆,只表示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財政司司長曾俊華、前財政司長梁錦松、港鐵主席馬時亨都有興趣選特首,「這些都是可以考慮的人選」。

王維基稍後將會舉行記者招待會,會場背景為一幅巨形標語,寫上「換特首,香港從投開始。」

政綱:先換特首 取消功能組別

王維基在競選網站公佈詳細政綱,部份重點如下:

● 先換特首

● 重啟政改,一人一票普選;取消立法會功能組別,全體議員直選

● 「袋住先」只是讓我們前行「 0.1」步,亦會無奈支持

● 贊成建設民主中國

● 反對港獨,但不反對討論

● 設政黨法助健康發展,防賄條例規管特首

● 限制新移民享用綜援、搶公屋

● 爭取單程證審批權

● 支持正面面對中港經濟合作融合,但反對過度依賴中國、反對依賴自由行

● 支持先通過《2014 年版權(修訂)條例》(網民稱為「網絡23條」 ),並盡快重啟修訂

● 廿三條立法必須先清楚指出現行法例不足地方、另外立法理據

● 有限度開發離島及郊野公園

● 醫管局應盡快引入外援

● 支持機場建三跑

● 中學應列歷史為必修科

● 多發出租車牌照予Uber司機,令Uber合法化

直播片段:

王維基在網站刊出競選宣言:

關於維基 為何參選?我所擁有,都是香港給我的

我從來沒有想過香港回歸後會變得不公義。我一直相信,香港政府就是香港人的政府,會根據我們的法律及政策做事。可惜,原來香港已靜悄地變了。

社會上的某些人,本來在2012年特首選舉前,很英勇地站出來,說梁振英的不是;但再過一陣子,他當選了,這些人就轉軚幫助一個自己曾經大聲指罵的人。香港變質了,原來在這個社會,即使是一些很有財富,很有地位的人,亦可以沒有骨氣地為五斗米折腰。

這幾年來,身邊有能力的朋友,開始像89年一樣,重提移民;他們甚至計劃把子女送到外地讀書,讓子女接觸及適應外地生活,慢慢建立人際網絡,希望他們落地生根,不再回香港。有能力的人選擇離開,沒有能力的人,就嘗試反抗。由831決定到佔領運動,再到今年年初二的旺角衝突,一步一步地顯示出市民由失望漸漸走到絕望。試過以愛及和平的靜坐和佔領、亦試過遊行示威,似乎一切都像老鼠拉龜一樣不得要領。香港人「無力」及「無助」的感覺,漫延到社會的每個階層;不論年齡,不論貧富,不論教育程度。

政府宣布我們不獲免費電視牌照,當時老父在外地傳了個訊息給我,大意是:這個世界本來就是如此,世界本來就有很多不公平的事。中國人過往幾千年的歷史裡,不公平總比公平多。這是父親第一次跟我有這種深情的對話,他關心我的感受,希望我就算得不到免費電視牌照,也要顧及心情和小心身體,積極面對未來。父親為我設想,而我亦作為一個父親,我又有沒有為我的孩子設想?

其實,市民想要的很簡單。最初的時候,大家根本就不會去討論「香港獨立」這種議題,大家只希望能夠選出一位北京可信任、熟悉香港、了解民情的人來管理這個地方。我相信絕大部分的香港人,都沒有想過要動搖中央的權力,沒有想過要求香港脫離中國,也沒有想過香港的主權問題。大家只希望香港能維持一個公平、公正的環境,讓香港人重拾「開心」的生活;而非像現時一樣,社會政治壓力的氛圍,讓人透不過氣,很辛苦,迫得很多人連新聞都不想看,選擇逃避。

對我來說,我亦思潮起伏:我擁有外國護照(現已放棄)、有一定的財政能力,即使要到世界上任何一個地方定居,相信亦不成問題。我曾經走到一個極端,浮現「算啦,放棄啦,香港無得救」的念頭,但過後再看到自己這些報導,就很後悔曾經有過並說出這些念頭,難以想像這些說話是出自王維基的口中。

還記得我曾經到皇仁書院跟同學們分享,無論在地下歡迎我的同學,或是在二樓大叫「Ricky哥哥」的同學,都令我有強烈感覺⋯⋯因為我擁有的一切一切,都是這個香港給予我的。我在香港接受中學、大學教育,找工作,然後開創自己的事業,賺到了一點的金錢,建立了一點的聲望。的確,我可以一世無憂,但難道就要獨善其身?我鬥不過內心的掙扎,我認為我是有能力的人,我不應該看著香港繼續沉淪下去,應該把香港帶回正軌。我相信很多香港人,都跟我有同樣的想法「不死心!」

為香港政圈帶來一點新思維

我自問是一個有能力的人。由中學時代開辦補習社、大學時參加中文大學學生會籌備活動,到長大成人做生意,包括提供長途電話回撥服務以及在香港興建大型基建,建立光纖網絡……

在學校籌備學生活動時,由於同學們都只是義務工作,在無酬的情況下推動大家工作,必須以「心」來帶動團隊。這種管理手法會較為平起平坐,雙方有商有量。到後來創業的時候,我亦是以這種管理手法跟團隊相處,才能成功。畢竟在創業初期,我們並非大公司,不能以高薪吸引同事留下來,而是建立一個「大家庭」、「兄弟班」的環境,讓大家團結,一起把事情做好。

大學畢業三十年,經驗教懂我做事仔細、勤力、也提高了我的學習能力。有賴之前的創業,奠定了我今天的管理思維及模式,都傾向由下而上,而非像傳統的一樣,由上而下。我相信今天的政圈,正正需要更多像我這種主張由下而上的人。

做生意不能空談理念,必須落手落腳去做。政治工作亦一樣必先有目標,亦要詳細計劃每個步驟,計算可行性和實行。我希望我能為香港政圈帶來一點新的思維、新的希望和新的工作模式。

香港的路由香港人行出來

2003年,一本英語雜誌選了我作為封面人物,以《Never give up》為標題,分享我永不放棄的態度。坦白說,以往我並不知道原來這是我其中一個特質,但當別人說了出來,我就更努力的去維持,希望保持着這個「永不放棄」的金漆招牌。「永不放棄」的意思,是即使成事的機會不高,但仍然會不斷嘗試,尋找出路,堅持到底。

最初由一個剛剛中五畢業的小子去開辦補習學校,成事的機會其實真的很微。首先要租一個地方,但對方看到我是一個十七歲的小子,根本不會理會我,當然最後在我堅持下終於找到了合適的地方;1992年在香港做長途電話回撥服務,對手是當時市值過千億元的上市公司香港電訊,但最後我們亦算是做出了一點小成績。

雖然每一次剛開始的時候希望都是很微,但總不是零。找到一個希望,奮力的去做,其實已經比很多人好運。人生經驗告訴我,小希望會在努力去做的時候,變得愈來愈有希望,到這個時候,別人才會發現這真的是一個「機會」。

1992年,先做長途電話回撥;然後做ISR(International Simple Resale),即租用專線來提供長途電話服務;後來一邊做,機會就來了,我們參與及投資興建香港經台灣及日本、橫跨太平洋至北美洲的海底電纜。前後只是短短幾年時間,但在1992年剛開始的時候,又怎會想到在七年後能夠參與如此大型的建設工程?

2000年,從政府手上得到了一個無線固網牌照。牌照卻列明不能掘路,真令人氣餒;但正因為這個希望渺茫的事實,所以我們把資源都放在樓宇內,先鋪設好樓宇內的光纖網絡。其後,政府看到我們努力的成績,甚至比擁有可掘路牌照的營運商做得更好,終於在2003年(香港已經回歸)批准我們在馬路上掘路鋪光纖。誰會想到,以客戶人數計算,這家公司最後可以成為全香港第二大的固網寬頻公司?這個時候的香港,仍然是一個公平、公正,崇尚創新,尊重努力的社會。

感激上天給我這些機會,我相信上天是有安排的。就好像要告訴我,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餓其體膚。我不會相信你說「路是人行出來」的,直至我真的行了一條出路,才深刻體會和明白這句話的意思。不用別人再說服我,因為我自己親身經歷過了,就讓我來說服他人,這個世界的路,真的是由人一步一步行出來。

香港前面還有沒有路,不是靠別人,而是看香港人自己有沒有爭取,肯不肯行出一條路。

香港人,讓我們做回自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