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玻璃可重置,生命不能挽回!

2019/7/3 — 14:13

示威者衝擊立法會

示威者衝擊立法會

6 月 30 日晚上,走到立法會外向兩位輕生的人士默哀。(當時也聽到可能有第三位輕生者。)靜靜坐在很遠的外圍,為離世者感到難過。有一位年青女學生,托着一盆剝了皮的橙,送給在座的人士吃。她來到我前面,用很溫柔的聲音對我說:「叔叔,吃橙啦,加點水份。」後來她認出我是牧師,還多番多謝我的在場。拿着半邊橙吃的時候,橙很甜,但心中很酸,我不斷的問:「在場的年輕人,為甚麼現在不在家中涼冷氣,打機,而要在這大熱的天氣下在所謂的煲底下靜坐和默哀?甚至是留宿,等待天明?」(煲底真的很悶熱!)

7 月 1 日,中午時在東角道參加祈禱會。有同工指,在立法會外,有人想衝擊立法會,盼望有教牧同工可以到場,提供輔導或作出勸喻。於是與幾位教牧同工直接前往立法會,也沒有參加七一遊行。到達立法會時,在場的人士已冷靜了不少,也停止了衝擊。教牧同工在這時可做的,看見不少疲憊的年青人,向他們慰問幾句。發現他們口渴或沒有進食的時候,送上涼水和麵包。雖然我是來看守他們,但其實是他們看守着我。不少年青人經過我面前時,都來慰問我:「累嗎?」「需要坐下休息嗎?」「沒有保護裝備,不要行得太前啊!」他們也多次送上熱狗,果汁給我。他們所送上的,成為我這一天的食糧;他們所表現的關心,成為我這一天的精神支柱。但心中淌着淚:「為甚麼他們要這樣子活着!」

最終,不想發生的事發生了。有人衝擊立法會。警方發放了數枚催淚煙後離場,因此引動了青年人走進立法會,做成某程度的破壞。幾個小時候,他們離開,警察也全面清場。

廣告

零晨四時,特首記招,當中對暴力的譴責重複又重複,但對於市民訴求撤回條例修訂,一字不提;不回應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也不理會被問及怎樣看死去和求死的人……這是「慈母」能夠有的回應?

立法會被破壞,不論是嚴重與否,但這都可以維修或重新添置。但民心,失掉青年人的心,更釀成 3 個人輕生,怎去挽回?

廣告

雖然有建制議員用恐嚇的說話,指重修需數以億元的金錢。但相比過去多年,因建制議員的支持下,數以千億元納稅人的金錢花在大白象,和不受管理的工程中,哪者問題更嚴重?立法會被佔領,但過去二十年,立法會被沒有民意授權的代表操控着,一百萬、二百萬市民的抗議聲中,仍可支持政府修訂條例。這種對立法會的污染,比起一些畫像被塗污,其嚴重性更甚。

我不贊同暴力,但若要我譴責衝擊者以先,讓我先譴責那不仁不義和麻木的政權,和那些支持這政權的建制派,他們對市民所作出的暴力。一塊磚會傷害人的性命,我不願見到,但建制的暴力,傷害數以百萬計市民的心,這傷害更大。

衝擊立法會的人,有人指他們是「鬼」,有人指他們是「暴民」,有人指他們是「義士」,我都不知道,也難判斷。要標籤、要割蓆,都很容易,但為甚麼社會中出現「鬼」、「暴民」、「義士」呢?這更是我們應該關心的。

雨傘運動後,政府一直拒絕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民間存着的怨氣、青年人所要追求的公義等等,都被略過。今天所爆發的衝突,其實是藏着多年的問題,沒有面對,沒有疏解,只是藉一條條例的修訂而爆發出來而已。

五年過去,新的一代又興起。看見今天的年青人比五年前的更年青。假若政府不成立獨立委員會去了解衝突的成因和找出疏導方法,五年後,更年輕的新一代又來臨,將來的衝突只會比今天更甚。五年前雨傘運動結束時,有人在馬路上寫上 We will be Back。今天豈不應驗了!

破了的玻璃可以重置,破爛的立法會會議室可重修。但失去了的生命,失去了一代一代年輕人對理想,對公義的尋索,香港社會實在負擔不起。

聖經瑪拉基書四章 6 節這樣寫着:「他必使父親的心轉向兒女,兒女的心轉向父親,免得我來詛咒這地。」

要使年青人能尊重年長的,尊重執政掌權的,年長的和執政掌權的必須先尊重年青的人,聆聽他們,免他們受傷害。這是慈父慈母的心腸。上主又發出警告,假若父親與兒女沒有互相轉向,祂的咒詛必臨。

敬請信仰天主的特首和高官們,傾聽上主的說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