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玻璃心世代:Jonathan Haidt 談政見兩極化

2019/7/26 — 17:33

「啊!我認得你,你是坐第一排的吧。」美國紐約大學的社會心理學家 Jonathan Haidt 首次到澳洲演講,談的,是他和 Greg Lukianoff 合寫的新書 The Coddling of the American Mind 和美國民主政治等議題。這位被 Foreign Policy Prospect 譽為 Top Global / World Thinker 的美國學者並沒有擺起學者架子,而是靜心傾聽、解答讀者每個問題。

新書的藍本源自 2015 年,他和 Lukianoff 在《大西洋雜誌》發表的文章 The Coddling of the American Mind 他形容,美國大學校園開始出現一種奇怪現象,學生之間會排除一些「令人」不安、不快的字眼,一些意見、笑話,也因同樣理由而遭抹殺。更甚者,一些教員為了迎合學生意見,開始也變得不包容。有些學校更會建設「安全區 (safe space)」,以確保 LGBTQ 、少數族裔學生可受保護,免受言論傷害。教育開始變成「教學生應該怎樣思考 (what to think) 」,而不是原來的「教學生思考 (how to think) 」。

美國學生和社會這種「玻璃心」現象的根源,或多或少來自其中兩大因素:家長和社交媒體。父母輩總是會為孩子提供最好,同時盡量令他們免受挫折。「他只是個孩子」不是笑話,而是活生生的「教仔攻略」。社交媒體冒起,令問題更為嚴重。人人關注 Facebook 、IG 或 Snapchat 有幾少 Like、多少把火,被歸類為 Z 世代的 96 後,更是在社交媒體百花盛放的年代長大——臉對臉接觸減少,有研究更指他們的人生經歷也較少(即考車牌、飲酒和拍拖等),Haidt 在演講引述研究指, Z 世代的焦慮、抑鬱的問題比以往同年齡的人為多。大家開始注重甚麼會觸發 (trigger) 到他人情緒,並對他們諸多保護。

廣告

Haidt 不是高高在上地指點一班「廢青」,他憂慮的,是社會文化和社交媒體對這班未來棟樑的無孔不入,將會直接威脅到民主政制。在美國,一些極左政客更看準社會氛圍改變,開始事無大小都視作「冒犯」,而對意見不同者更持敵視看法。意見不同?那他一定是白人、父權壓迫(不是說「父權」不存在,而是說所有問題都簡單歸納於此),出現極嚴重的「圍爐取暖」現象;極右也善用運用社交媒體的回音室 (Echo chamber) 鞏固信念,並不斷針對極左的「脆弱心靈」嘲笑謾罵。傳統媒體也不忘分一杯羹,社論節目不再是提供平台讓雙方討論政事,而是希望製造對罵的擂台對決戲劇效果。

結果?美國近年政治立場變得更為兩極,要取得共識成了天方夜譚。他坦言家長、校園,甚至社會的過份保護,以及社交媒體的影響,都對美國(或者西方國家)的民主政制都是毫無好處。而現時製造假資訊變得更易,民眾對立因而增強。種種因素也令他對美國未來政治氛圍不樂觀,而類似趨勢正漫延至其他國家。話雖如此,他仍希望美國或其他國家可以扭轉局面。

廣告

他認為扭轉局面的關鍵,在乎我們是否懂得抱持「反脆弱 (antifragile)」的態度: What doesn’t kill you make you stronger ,如 Nassim Nicholas Taleb 所指,我們應該要面對恐懼將其解決,而不是將自己視為軟弱、無能的一分子 [1] 。萬物之所以得而留存至今,關鍵就是他們可經得起考驗。廣受爭議的加拿大心理學家 Jordan Peterson 也有類似說法,即人生即痛苦,要脫離痛苦,必須勇於面對。其次,各人都應嘗試從自己的道德觀中抽離,由他人角度思考,並從中選擇令自己更有智慧的想法和價值。

另外,Haidt 亦給予活在西方民主社會的觀眾三點建議,首先自己不要故意去「得罪」對方,各人意見分歧沒有問題,盡量和氣地表達自己的想法;也不要太過在於他人對你的指罵,盡量做到 Principle of Charity ,解讀解對方說話是,要留意其理性論點,而非著重於表達方式。也不要鼓吹仇視氣氛,自己不講,同時也不要間接地挑起其他的情況。要做到的是解決問題,不是要贏得爭辯。

香港面對存亡問題 難與美國同日而語

聽完台上近兩小時演講和對談後,有機會走到後台與 Haidt 簡單談幾句香港近日的狀況。他指香港的情況不同,我們面對的是存亡問題,社交媒體扮演的角色,也並非如美國般有破壞無建設。未有深入研究下,他坦言未能給予更多意見。

Haidt 今晚演講的內容,未必可完全適用於香港今天亂世。然而,作為香港的一份子,不難在過去數星期的反送中抗爭,觀察到港人正慢慢掌握民主神髓,不單是「人人有票」,而是更拿捏到與左右光譜之下的溝通之道。兄弟爬山,各自努力:我們雖各有不同抗爭手法,或者偶爾會不認同對方說法,甚至覺得對方愚蠢,但批評嘲笑過後,仍可不忘初衷繼續各自為目標努力。

有說 Hong Kong is not China ,我想,這不是我們比較優越,也不是 GDP 問題,而是香港人懂得「和而不同」的精神,懂得絕處逢生——這點並不是數十年發展就可得到的。

註:
[1] A Balloon of Emotions in a World of Pins.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