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珍惜專業自主 反對醫委會改革方案

2016/6/28 — 18:17

食衛局局長高永文負責推動醫委會改革方案,圖為高永文早前到訪公立醫院。

食衛局局長高永文負責推動醫委會改革方案,圖為高永文早前到訪公立醫院。

政府的醫委會改革方案近日再引起社會關注,立法會亦會在明天就有關草案恢復二讀(即是離草案表決的時候很近了)。方案最受爭議的,是把特首委任的非醫學界人士由四位增加到八位。雖然新增的四位非醫學界人士會是先由病人權益團體(三位,而草案對於會是什麼團體擔任此角色亦不清晰)及消費者委員會(一位)先提名,但最終亦是要特首委任。

對於此改革,不同人士就其對醫委會組成的影響有各種不同說法。我不會參與這方面的討論了,因為看來只是一個數字遊戲,反而越辯論議題就越混亂。在這混亂中,一方面就出現了「醫醫相衛」的誹謗業界言論、另一方面又出現了各種仇外主義色彩濃厚的「通過了改革就會引入一浪接一浪的海外黃綠醫生」等言論。

對我來說,無論是討論委任人數或各種近泥漿摔角水平的討論其實都不是議題關鍵。其實這些新增委任議席主要有兩個核心問題:

廣告

1. 首先,如果是要給病人及消費權益團體多一些聲音,為何委任權最終還要落在特首身上?如果是相信醫委會需要社會上不同聲音,那些「不同聲音」理應有自己選擇其代表的權利,而不是再讓特首篩選只是合他心意的人士。

2. 第二,而更重要的,就是每當政權擴大它就監管專業人士的機構的委任權,專業自主(即專業人士自行監管自己的事務)就會被削弱:

廣告

● 專業自主不是一個經常會受公眾關注的議題,但其實對一個社會是很重要的。專業工作的特徵,就是要以一門較「窄」但對社會又是特別重要的知識對事不對人地去下獨立判斷。這種「專業」態度在世界各地往往令專業人士無論在工作或在社會問題上都相對地(對,是「相對地」,要說世上的專業是零人性因素是自欺欺人吧)較不畏強權地發表意見。因此,專業自主是確保政權與其他強權得到制衡的一個重要關卡。

● 當然,大家可能會說,難道政權真的是一點都不能管,任由專業人士「自己益自己」、無法無天?當然不是。為了保障公眾利益,專業人士的資格、操守與水準是絕對應受到適當的監管。再者,有非業界人士在監管制度內有適當的參與(例如在紀律處分或某些政策問題上)都是無可厚非的。

● 不過,這些事應該是從制度、權限上入手,而在當下政權把其權力「用到盡」的情況下是絕不適合在人士任命權上把特首的權力加大。如果今天他開了一個增加自己在醫委會委任權的先例,明天他就能以此先例提議把自己的委任權擴大到能全面控制醫委會到底組成,後天他就能把同一作法擴散到其他專業。到時專業自主在香港被削弱甚至消失,損失的亦只是香港人。

在今次的醫委會改革中,我贊成醫生的監管制度是需要改善、亦反對各種嘩然取寵地以推動仇外心理反對有關改革的論述。但為了不想在當下政治環境開一個增加政權對專業監管影響力、減弱專業自主的先例,我個人還是呼籲各議員就加強特首委任權的醫委會改革方案投下反對票。

任建峰
執業律師

(* 註:以上只代表作者個人意見,並不代表他所屬律師行或團體。)

作者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