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班長罷工的故事

2019/6/29 — 11:30

在某小學小一甲班,有位班長罷工。

事源是班裏有位同學 A 找不到自己的筆袋,班長一口咬定是有同學偷竊。於是班長擅自把所有同學的書包都打開查看。其實他的確想伸張正義,但明明平時處理這些紛爭的正確程序是先上報班主任,然後由班主任決定如何調查案件;就算最後老師決定交由班長負責,都要先得到老師的首肯,和在第三者在場的情況才可以搜查同學的書包。

同學 B 無意中看到班長的行為,覺得不合程序,但又心知老師一向偏愛班長,向老師告狀都不會有甚麼結果。於是 B 直接跟全班同學公佈班長的行徑,全班同學都十分氣憤。於是有些同學每次見到班長,都指著他說:「哦!你濫權!」

廣告

班長認為這些同學的指責令他的工作環境充滿惡意,所以決定不再為所有同學收功課。雖然同學本身都已經習慣自行把功課放到老師簿櫃裡,但班長一天還是班長,這樣的罷工行為都只代表他沒有履行自己作為班長的責任。

作為老師,知道班長這樣鬧脾氣,應該與他統一口徑,直認工作環境不友善就是不負責任的藉口,還是應該由事件的一開始查起,辨明誰是誰非?

廣告

✽ ✽ ✽

很可惜,香港的警察選擇了前者。

之前文科生習醫的奇幻旅程陳沛然醫生議員都曾經把前線警員的專業表現和醫護人員的作出類比。但警員的學歷和接受訓練時間都和醫護人員大有分別,這樣比較似乎對警員不太公道。但這次暫撤急症室警崗的決定,是更高級指揮官所下的決定,這我就不禁說,這樣的行徑也太不專業了。

我絕不是仇警的人,我相信每個城市都需要警察的存在。但當樹大出現枯枝,一個負責任的團隊應該做的,不是為了團隊精神、員工士氣而繼續遮掩過錯。就算醫護人員之間,也有人涉嫌洩漏病人私隱,也有醫院做不符醫學倫理道德的行為;但我們不會藉口掩護整體醫護界的尊嚴而文過飾非,反而更會予以斥責。

警方要和市民重修關係,首先要撇除內部那種互相掩飾大家過錯的態度,這樣不是展露「兄弟情」的行為,只會令警察的行為標準愈來愈低,妄負「紀律部隊」之名。也只會令警員內部更加停留在自己的同溫層,和普羅市民,即他們宣誓要守護的對象,更加對立。警方高層這樣以小失大,實屬不智。

 

(標題為編輯所擬)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