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現在只是過渡期,中共最後只有兩個選擇

2019/9/28 — 22:05

其實這篇文章,想了好幾個星期。我和許多香港人一樣,在觀察在等待更多消息、資料。不過想了很久,似乎也離不開兩個可能性,我見有些朋友也在社交媒體持相近想法,我也即管推演一下。

即使逆權運動持續快超過百日,香港仍然處於一個懸而未決的狀態。政府黔驢技窮地重覆使用暴力鎮壓,攪出太子8.31慘案,又性侵男女示威者,但種種意圖令人恐懼的手段,仍然沒法遏止香港人的反抗力量,反而催化更多人的堅持。政府其實完全沒有辦法,只能緣木求魚地希冀港人突然不反抗。中共也舉棋不定只是乾等。只要香港人一直堅持反抗,中共也只有兩個選擇:硬的和軟的版本。我嘗試想像兩邊的終極結局。

如果中共一心將暴力鎮壓推到最盡,出解放軍又好,指示港警武警混合體又好,總之進行大規模殺戮,那麼,最終結局只有"鎖國"一途。即是中共打算從國際社會撤退,把國民和財產鎖在中國。因為大規模殺戮必會促使國際社會出手制裁中共,而且不會再次出現九十年代西方社會給予的改過機會(八九六四後,西方自由派認為只要中國發達起來,便會發展民主)。假設習近平會這樣做,有可能出於中國經濟瀕臨崩盤,又或者預計到必會於中美貿易戰中大敗,因為鎖國才能保住共產黨繼續統治中國。其實早幾年已有些苗頭:中共將政府官員及子女羈留在中國;錢只能進不能出。而且習近平多次表示他崇拜毛澤東,毛澤東便曾經鎖國多年。已故中共領導人陳雲便提出過"鳥籠經濟"的概念。歷代中國及中共領導都有這種幻想:中國這麼大,必要時自給自足好了,完全是違逆世界潮流的無知想法。

廣告

坦白說,如果中共鎖國,我們幾乎沒有機會贏,因為雙方擁有的武裝力量簡直是核武年代和石器時代的差距。好消息是,習近平可能會比我們先下地獄。現在中共利益集團的想法是,大家有錢賺有美好生活,大家便即管不反枱。如果習近平玩攬炒鎖國,那班黨政軍領導會很有可能發動政變,習近平的生命便會危在旦夕。習近平雖然身為軍委主席,但去到生死存亡時會發生什麼事,恐怕連他也說不準。這一點習主席比什麼人都清楚。

另一個版本是,當所有硬手段都用盡的時候(不包括大規模殺戮),中共才會考慮採用軟功。習近平痛恨西方民主自由,誓保中共江山,由此推斷,他一定厭惡香港人,這些都不用懷疑。但要保命,個人感受不值一提。如果習近平考慮到做什麼比較能保住自己小命及中共大命時,他有可能不得不承認香港本質上是一個國際共管城市。原本香港就是一個國際場,有錢大家揾,沒有人逾越規矩便相安無事,偏偏中共以為自己是上帝,萬事在他掌握中,意欲將香港攪成一個大陸城市,才落得如斯田地。軟功包括容讓香港高度自治,實行雙普選等。這不是沒有可能。

廣告

補充一點,在這其中一個版本到來時,香港警察也不會有好下場。如果香港有雙普選,可能過半支警隊會被判刑,當中有不少會重判。如果中共鎖國,中共也不會信任這支屢屢違抗上司的警隊(至少兩次公開違反政務司張建宗命令),反而會派遣嫡系解放軍、武警、公安接管。香港警察,有沒有想過駐港解放軍這麼接近警總?又佐敦軍營這麼接近尖沙咀警署?不信的,可以看看納粹德國惡名昭彰的長刀之夜,希特拉如何指使黨衛隊及蓋世太保幾天之內盡殺納粹衝鋒隊。好像只有香港警察不知道自己死到臨頭。

不過,在最終結局來到前,過渡期可能長達幾個月至幾年不等。今次香港人知道退縮了便一無所有,反抗力量並不會輕易散去。即使有時累了氣勢稍歇,甚至可能因政府的高度鎮壓而停止一陣,很快又會捲土重來。其實,政府一定比我們心急,一定更怕打消耗戰,因為他們的壓力及成本比我們高。很多朋友都說過要打長久戰,其中可以參考葉一知的長文。因此,懇請大家上場時不戀戰,不妨多考慮策略,不自殺,不被捕,懷抱希望,繼續堅持反抗,等待煲底相認一刻的來臨。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