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宇軒 (Sampson)

黃宇軒 (Sampson)

英國曼徹斯特大學地理系博士,香港土生土長的城市研究者、藝術家及獨立策展人。

2019/8/15 - 20:17

現在就給我們民主,其餘免談

8 月 11 日機場集會

8 月 11 日機場集會

有朋友問,為何對香港當前這場社會運動充滿鬥志,而且覺得這是「終極一戰」。

我四歲的時候,中共在北京屠城。香港人都覺得,不可能將香港這城市,交到屠殺人民的政權手上。但我和家人都留了在香港,跟許多人一樣,沒有因恐懼而離開。

我十二歲的時候,香港真的被交到屠殺人民的政權手上。1997 年 6 月最後一天,許多同齡的同學竟然為此哭了,不少香港人也哭了,那時我不解。後來我明白了。我們被承諾,香港不會變成那個屠殺人民的國家的模樣,香港會是個例外,但接下來,承諾沒兌現,香港沒有成為例外,它一步步邁向成為一個威權城市。

廣告

我十七歲到二十二歲那幾年,年年月月在喊「零七零八雙普選」。結果?什麼都沒有被落實。到現在我還記得,那時相信過,零七零八真會有雙普選。信任是這樣失去的。

我二十九歲生日過後不久,人大 8.31 決定出台,說香港永遠不會得到真正的民主。轉眼又五年了。

我不想走,我希望香港人得到理應擁有的自主和民主制度,我想在自主和民主的城市裡生活。我覺得,我們不能再多抗戰三十年了,現在就要有改變,然後我們一起在自主和民主的城市裡建設。

如果香港只能威權化,當權者拒絕市民清晰的要求,我寧可香港現在就立刻被毀滅,寧可這個城市永遠失去我們。要麼給我們民主,要麼我們現在就立刻讓這個被判凌遲處死的地方毀滅。

現在就給我們民主,其餘免談。

 

(標題為編輯所擬)

作者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