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現在的香港,就是 40 年前的高雄

2019/9/11 — 10:13

這是美麗島事件大審的檔案照片,照片裡目前還有在政治圈裡任公職的人,只有陳菊。其他人不是淡出政壇、晚節不保,就是已經仙逝。

美麗島事件,大概已經有許多人淡忘或是完全不了解。1979年12月10日,距離現在40年前,當時的黨外雜誌美麗島,在國際人權日發起遊行與演講,宣揚民主與自由,是的,你沒聽錯,當時立委只有部分可以選舉、總統由一群永遠不用選的國民大會代表選舉,候選人通常只有一個,空一格蔣總統是專有名詞,總統只能是蔣。當時台灣戒嚴了30餘年,看簡體字書、判刑;聽中國廣播、判刑;研究馬克思主義、判刑;主張共產主義,死刑。

他們在那天晚上,主張解除戒嚴、要民主、要自由,但是有一群理平頭,衣服別有青天白日徽章的人,往台上的演講者丟擲雞蛋,並且不斷叫囂。場外鎮暴部隊逐漸縮小包圍,不僅釋放催淚瓦斯,還以強烈探照燈照射群眾,挑起民眾情緒,終於引發兩邊強烈衝突。報紙上看到的新聞都是「暴徒」攻擊員警, 還有地方媽媽跪下來,希望「暴徒」不要打警察。警察滿頭是血,暴徒得意洋洋。第二天,台灣警備總司令部開始搜捕這些參與的「暴徒」,並緝獲「匪首」若干。

廣告

你要想像當時的場景嗎?其實不用。現在的香港,就是當年的高雄。特首不能直選、議員只有部分可以選、報紙挺警察、演藝人員挺警察、輿論挺警察,這些呼籲民主自由的人都是暴徒,意圖讓台灣變亂,共匪就會侵略台灣。

這些「匪酋」,施明德始終談笑風生,坦然面對唯一死刑的叛亂罪威脅。其他人,包括陳菊,一臉嚴肅,面對國家機器的迫害,坦然赴死,沒有人賣友求榮,沒有人跪地求饒。呂秀蓮、陳菊,就是當中的女中豪傑,呂秀蓮,演講20分鐘,換來12年有期徒刑;陳菊,3天後逮捕,1986年才出獄。

廣告

1980年1月,面臨最高刑度是死刑的叛亂罪,陳菊當年29歲,她在獄中寫下遺書,其中有一段是這樣的:

「願所有受苦、被受縛、被壓迫的人早日得到解放,願我深愛的故鄉—台灣的人民早日享有真正的公平、平等、自由、民主的生活。祈法律能象徵代表正義,而非只是統治的工具,形同具文愚弄人民。」

你跟我說,陳菊是比較胖的韓國瑜?

要說這句話之前,先衡量自己能不能在當年肅殺的台灣,站出來呼籲解除戒嚴、冒著死刑的威脅,仍然可以在29歲的芳華,寫下一段鼓舞後人的文字吧!

這些事實,無關藍綠,更不是顏色之爭,你說我深綠,我不予置評,因為以顏色論定一個人,一點意義也沒有,離開了這個網路平臺,我們都還是得為自己的人生煩惱與負責。但是,對於台灣民主自由的發展過程,你我瞭解多少?她願意為了民主而面對死刑,你願意為了網路誹謗而面對罰金嗎?還是只能在歷史盲的情況下,自得其樂的躲在螢幕後面,侮辱曾經拋頭顱的前輩?

民進黨變了嗎?我不是黨員,只是個好發議論的民眾,我不得而知。但是在檯面上,哪一個政黨曾經為民主自由付出過?為台灣這塊土地堅持國家主權?但是,國民黨確實變了,如果可以觀落陰,不妨問問空一格蔣總統,與中共談判,是不是與虎謀皮?到習主席的政治會議中,聽到義勇軍進行曲而起立致敬,是不是要槍斃?

要批評她的政績好壞都可以,但是面對民主與歷史,做人請謙卑與厚道一點,看看自己在29歲的時候,是否願意對抗獨裁政權,坦然自若的面對國家機器的判刑,絕不認罪。如果要問我,什麼是台灣價值,這些人願意以生命,毫不妥協的硬頸守護心中最愛的台灣,這就是台灣價值。

(標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